<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受骗
    阿顺拿着罗盘,这一路走的非常快,我们火急火燎赶到出口,看到那个破旧的木门,大家才舒了口气。

    上面挂着破旧的黄色纸符,纸符上的咒文非常特殊,和管德柱之前给我的纸符上写的并不一样,虽是好奇,但我只是迟疑了下,便把纸符揭开,拉开了木门。

    我带他们走了进去,这个房间里很是黑暗,依旧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恶臭味,当初管德柱骗我说这里是放猎物的房间,蒙了我好久。

    我向前走去,发现这个房间里的路面竟然是个台阶型的,一层一层,逐渐升高,这让我非常疑惑不解。

    我诧异的转过身,询问阿顺:“这个房间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来的时候路面很平啊,现在我怎么觉得像是到了地下一样,在往上爬。”

    阿顺说:“我们之前本就是在一个地下空间啊。”

    杨大宇也说:“一直就是这样啊,明哥,你是不是记错了。”

    我说:“我没有记错啊,上次来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个异度空间,并不是在地下,而且我的走的路也很平啊,并不是这样的台阶型。”

    阿顺严肃的说:“可能你被骗了,你被表象蒙蔽了双眼。”

    难道说管德柱一直在骗我?我记得以前进来的时候,这个屋子里出现了很多诡异的事情,最不可思议的一次,我进来之后找不到出口,打开一道门,紧接着又是一道门,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以管德柱的能力确实迷惑我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之前万村长用的摄香,难道真如虎子所说,这个管德柱有问题?

    我的脑子里思绪纷杂,也不知怎么走到上面的,出了房间之后,明亮的光线照耀着卧室,我突然有些不适应,我透过窗外看着外面的世界,一时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杨大宇欣喜的看着外面,伸了个懒腰,说:“我们终于出来了。”

    我正目视远处,发现远处的暗林之中站着一个人,她看了我一会,很快钻入了林子里,不见了身影。

    这个人正是雪茹,此刻她还在穿着杨大宇之前的衣服,我揉了揉眼睛,恍惚间以为看错了,那里已经没人了,风吹草动,树叶哗啦作响。

    婷婷问我:“阿明,你在看什么呢?”

    我说:“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人。”

    婷婷问:“是谁?”

    我说:“是雪茹。”

    婷婷皱起眉头,面色凝重了起来,她透过窗户朝着远处看了眼,又回过了头,我说:“她走了。”

    婷婷喃喃说:“雪茹跑这里做什么。”

    杨大宇笑嘻嘻的说:“会不会对我念念不忘啊,所以这一路一直跟着我们,都救了我们两三次了。”

    我鄙夷的看了杨大宇一眼,这家伙总是异想天开,殊不知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想到他之前的遭遇就知道,那些美女们只要缠上他就不会有好事,不是恶鬼就是死尸人偶之类的。

    婷婷诧异的问我:“雪茹救活你们两三次了?”

    我说:“对,其实也不是为了救我们,只能说我们有相同的敌人,她是去报仇的,阴差阳错,刚好救了我们。”

    婷婷继续问:“她是怎么复活的?”

    我说:“她的尸体和灵魂被人找到了,在巫水河底有个诡异的空间,杨大宇在棺材里发现了她,应该是被谁救活的,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那个神秘人。”

    说到此处,我再次想起了在巫水河底的遭遇,当时出现了两个杨大宇,这一直是我心头挥之不去的疑惑,那里的很多东西都很相似,就像是镜像。

    婷婷喃喃:“没有想到她竟然活了。”

    阿顺摸着下巴,眯着眼说:“大千世界,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太多了。”

    他这话大有深意,阿顺的眼神带着探究的意味,婷婷眉头紧锁,看了阿顺一眼,快速低下了头,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隐晦的事情,也许是秘密,也许是把柄,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婷婷拉住我的手,轻声说:“阿明,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我转身问阿顺和虎子:“你们两个有什么打算?”

    阿顺摸着头说:“老夫准备走出这里,看一看大千世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捎带上我吧。”

    虎子说:“我也和你们一起。”

    我说:“那管叔呢?”

    阿顺摆着手:“不用管他,他要想找到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不用担心,他肯定会寻找我们的。”

    阿顺说的十分肯定,虽然十分简单的一句话,但若是细细品味的话,就觉得其中有一定深意,比如管德柱为什么肯定会寻找我们?

    阿顺收好罗盘,无意再说,大摇大摆走了出去,我看了眼卧室四处,一种悲伤的感觉从心底涌出,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如此美好,如今早已被破坏的不成样子,这才多久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似乎自从我来了之后,这个村子就开始变了,我总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导火线,这不免让我自责万分。

    阿顺无论遇到什么事,总是很随性,出了管德柱家的房子,他走在最前面,一路哼着小调,步伐轻快。

    我们穿过茂密的林子,一直蜿蜒而下,耗费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来到了尚乡村,这一路很安全,并没有见到脏东西。

    那些鬼魂大概都跑进了鬼林里,从我们先前遇到那么多鬼魂和死尸就可以得知,它们似乎聚集在一起,估计在寻找我们,可是它们不知道,我们早已经出来了。

    阳光普照,照耀着破旧残败的村子,一排排鳞次栉比的房屋在视线中延长,一部分覆盖在阴影下,一部分晾晒在阳光里。

    那些瓦房竖立在那,死一般寂静,我以前没有仔细看,现如今仔细观察才发现这里旧的这么很,有些土墙都已经崩塌了,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杨大宇颇有感慨的说:“离开这么多年,没想到再次回来,已经没有人了,之前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无比震惊的。”

    婷婷好奇的问:“什么消息?”

    杨大宇做出悲伤的表情,面对着残破的村落说:“这个村子里的人除了离开的,其余的都死了,貌似是被鬼王害死的。”

    婷婷略有吃惊,不可置信的盯着这个村子:“这不太可能吧,上次来的时候不还有人的吗。”

    我说:“我们上次来的时候,见到的是鬼魂,不是活人。”

    婷婷摆着手:“不对,我记得这个村子里还有不少活人的,再说这个村子在山脚下,交通还算便利,如果出了这么大事情,早该引起轰动了,但是你听说过这个村子的事情吗?”

    她这么一说,我觉得确实很有道理,如果这个村离奇死去这么多人,新闻早该报道了,肯定会引起轰动的,但是我并没有听说过,这很奇怪。

    我正诧异不解,这时村子里走出来几个村民,他们拿着锄头,似乎要去干农活,我记得以前就见过这里的村民干活。

    他们行走在阳光下,有说有笑的,并不是鬼魂,我打了个激灵,狐疑的看着他们,跑了过去,那几个村民大概听到声响,看到我们,显然也是一惊。

    我问:“你们是这里的村民吗?”

    五大三粗的一个村民大大咧咧的回答:“废话,我们从这里出来,不是这里的村民还能是哪的。”

    杨大宇也跑了过来,没头没脑的说:“这里的村民不是都死了吗?”

    那个村民脸色一沉,对着杨大宇破口大骂:“你才死了,你们全家都死了。”

    杨大宇脸皮厚,摸着头说:“我的家人确实都没了。”

    我对村民说:“你们别见怪,我这位兄弟说话直,脑子不太好使。”

    另一位村民摆着手说:“算了,本来也没啥事。”

    我说:“之前听人说你们村好像死了不少人,然后我们都以为你们村没人了呢,不过这也都是道听途说,不一定真实,你们也别生气。”

    说着这位村民叹了口气,无力的说道:“其实以前我们村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死了不少人,后来又有不少人搬走了,所以这村子啊,就显得空荡了。”

    杨大宇伸着头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人再次叹了口气,刚说了句还不是因为万村长,另一位村民对着他摇了摇头,他当即不说话了,无论我们再怎么问,他也不说这件事了,这件事好像对他们而言,是个讳莫如深的秘密。

    两个村民相互看了眼,朝我们摆了摆手,叹息着抗起锄头去务农了,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思绪越发凌乱。

    看来他们村的人并不是都死了,只不过这里的人少了而已,杨大宇摸着头说:“明哥,看来是那天见到的两个村民鬼魂骗了我们。”

    我说:“可能他们都没骗我们。”

    杨大宇疑惑的说:“啥意思?”

    我说:“刚才那两个村民提到了万村长,可能当年的事情确实和万村长有关,那两个鬼魂告诉我的事情,应该确有其事,只不过那个女鬼并没有害死村里所有人,只是害死了一部分参与者,他们应该都没说谎。”

    杨大宇若有所思的点头,我记得那天来的时候,我在四周的房屋处看到了不少鬼魂,当时也以为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死了,由此可见,我的猜测也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