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河童
    我环视一周,再没有见到那两个鬼魂,这个村子不是一般的安静,如果有关那个女鬼的故事是真的,那个女鬼会是鬼王吗?

    他们从身后走来,婷婷问我:“怎么样,这个村子并不是死村吧。”

    我说:“对,之前我们搞错了。”

    婷婷注视着村落,慢慢把目光转到了万村长家的院子,有关这个村子的一切,我就是从接触万村长开始的,虽然那个万村长是假的,但他真的改变了我的命运走向,把我推向了一个万劫不复的世界。

    我知道这一切迟早会到来的,所以提起他,我始终恨不起来。

    阿顺叹息着说:“这个村子也是多灾多难。”

    我转过身,抬起头看了眼茂密的山林,阴暗茂盛的树木形成的大片阴影盖住了大半个村子,上面鬼灵颇多,暗夜时分,这个村子确实会倒霉。

    我们停留了片刻,正要离开,这时杨大宇猛拍了下额头,转身说:“明哥,我们恐怕很难过去了,那个巫水桥在我们来的时候断裂了。”

    经过他的提醒我才想起来,我们来的时候,金大诚他们把巫水桥破坏了,整座桥都沉入了巫水河中,我们想要过去,如果没有船,确实不太可能。

    虎子吃惊的说:“那么大的桥,怎么说断就断了。”

    阿顺眯着眼望着远处说:“应该是被人为破坏的,什么东西都抵不住人类的破坏。”

    虎子张了张口,呐呐的说:“那我们该如何过去呢。”

    阿顺踌躇片刻,说:“我们先去看看吧。”

    我带他们来到了巫水桥边,河水流淌着,向下而去,那座桥彻底沉入了暗色的河水里,只有桥的断头还在两边悬挂着,显得很不合时宜。

    阿顺走到河边,观察了片刻,皱起眉头又走了回来,杨大宇忍不住问:“什么个情况,有办法过去吗?”

    阿顺望着河面,啧啧两声,摇头晃脑的说:“想要过去恐怕比较难啊。”

    杨大宇说:“比较难说明还是有办法的。”

    阿顺眯着眼说:“确实有办法,比如游过去。”

    杨大宇面色一沉,慌乱的注视着河水说:“这里面有水怪,下去就会被它们抓住,搞不好一会就会被分吃了,谁下去谁死啊。”

    阿顺摆着手说:“那我就没办法了。”

    这个巫水河比较长,直接割断了尚乡村和外界的通道,我看左右两边均被山石挡住了,根本没法过,所以想要出去,只有走水路,别无他法。

    想必大家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所措,我们不能一直在这等下去。等到了晚上,百鬼夜行,一定会被那些鬼魂们发现的,别说我们跑不了,就连这个村子都会受到影响。

    大家心情都不太好,似乎都在想办法,我烦躁的打量着水面,不经意看到上游飘荡过来一个小木船,那个船很小,大概可以容纳两个人,应该是某个村民捕鱼用的,不知道为何跑到了这里。

    我欣喜的指着那边,说:“大家快看,那有一条船,我们可以坐船走。”

    杨大宇看到了小船,闷闷不乐的他顿时欢呼雀跃起来,不过很快这种喜悦就消失不见了,杨大宇哭丧着脸说:“水流有点急啊,我们怎么把小船弄过来。”

    虎子撸了撸袖子,走到河边说:“你们不用担心,这交给我了。”

    虎子快速脱下裤子,双手一伸,扑通一声跳入了巫水河中,他在水中如鱼得水,游的非常快,那条船顺着河流漂下来,被他用手扣住,一跃爬了上去。

    虎子拿着小木桨,把船划到了岸边,我们快速跑下去帮忙,总算把船固定在岸边,虎子跳上来,又快速穿上衣服。

    这么冷的天,跳入冰凉的河水之中,上来又要吹冷风,这种感觉恐怕一般人难以忍受,不过他好像无所谓,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阿顺说:“现在船到手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我到了近前才知道,原来这个船一下可以坐三个人,我让虎子先带婷婷和大宇过去,我和阿顺留在最后,他们两个过去时,水流突然大了不少,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等水势渐稳,虎子才把船划过来,我和阿顺轻脚上船,刚划到一半,船身突然晃动起来,下面好像有东西在撞击木船。

    我向下看了眼,顿时心惊肉跳,头皮都快炸开了,只见水底下密密麻麻,游动着不少水怪。

    虎子显然也是始料未及,船身晃晃悠悠,差点没有把我们抖下去,想到这么多水怪,我们一旦落入水中,估计会被撕的粉碎,它们就像食人鱼一样,有着锋利而又密集的牙齿,最主要的是它们个头大,一个就能吃掉一个人。

    杨大宇在对面慌乱的大喊:“你们一定要小心啊,这家伙不好对付。”

    虎子见船体不受控制,索性不划船了,直接拿着船桨胡乱的拍打着下面的水怪,阿顺眯着眼注视着下方的怪物,转动了下眼睛说:“打它的头部,尤其是头顶椭圆形的凹陷处。”

    虎子照做,船桨打到了一个水怪头部,那个水怪头顶冒出了一滩水,瞬间像是被抽干了力气,沉了下去。

    虎子一喜,见这方法有用,又敲晕了几个,他的身手敏捷,手速快,这一会有不少水怪沉了下去,其余的水怪有些怕,一时之间竟然跑了不少。

    我看一个水怪怒瞪着我们,它浮在不远处的水面上,屁股后面冒出了一连串的气泡,就好像在放屁,只听咕噜噜几声响,它竟然朝着木船冲了过来,好在虎子反应快,及时调转方向,躲过了一击,要不然以它的冲击力,这小船估计被撞倒了。

    我看的目瞪口呆,这特码太神了,可以用屁当发动力,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在它弹射水面的那一刻,我闻到了一股恶臭味,这怪物长的像小孩又像猿猴,身体似乎还有粘液。

    我忍不住问:“阿顺,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你是不是了解啊。”

    阿顺说道:“这是河童。”

    听到这个词我心头一颤,没想到传说中的怪物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怪不得他放屁的力量这么大,怪不得虎子敲击它的头部,它就沉下去了,如果是河童的话,那就说的通了。

    河童的传说,最早起源自中国黄河流域的上游,古时候叫做水虎又名河伯。对中国人来说,河童就像是水鬼一般的生物,根据古书《幽明录》上的记载这种生物名叫水虫,又叫做虫童或水精。

    这种怪物的头顶有一碗状的凹镜,内有满水,如其生命,水无则死,能以屁的力量飞天。在《百鬼夜行》《百物志》《万鬼录》《妖怪物语》等民俗书籍中都有记载。

    听说战国时代初期,在魏国邺县这个地方。每年雨季一到,河水暴涨泛滥成灾,常常夺去许多人的生命和财产。

    不过目前这种传说中的怪物早就没了踪迹,听说日本保留的还有河童的木乃伊,河童究竟是不是某种生物的变种?至今仍是生物界的未解之谜,我实在没有想到,有生之年竟然可以见到它。

    虎子见它们越来越少,毫不犹豫,快速的划着船往岸边跑,有些河童还在纠着不放,一直在后面穷追猛赶。

    我慌乱的看着身后的水面,总算弄清楚了这群怪物到底是什么,不过看到这么多的怪物,还是有些心惊。

    等我们快到岸边,只听噗几声响,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船体遇到了猛烈的撞击,我只觉得全身一晃,普通一声落到了水中,好在已经距离岸边很近了,杨大宇他们及时伸出手把我拉了上去。

    虎子和阿顺距离岸边也不是多远,我们快速把他们拉了上来,虎子上来的时候被一个河童拽住了腿,他快速拿起船桨朝着河童的头部敲击了下,河童头部冒出了大量的水花,很快沉了下去。

    杨大宇瞪大了眼睛,吃惊的说:“这到底是啥玩意。”

    我说:“是河童。”

    杨大宇迷茫的问:“那是啥。”

    我说:“和你说你也不知道,还是回去查查资料吧。”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再次把视线转移到暗色河面上,那些水怪游动了会,很快沉了下去,慢慢没了踪影。

    经历了险象迭生的一幕,我的心还在跳动着,久久缓不过神来,看着暗色的河面,我的心跳动的更厉害了,我快速转过身,尽量不受这方面的影响。

    杨大宇指着前面说:“没想到我们的车还在呢,这下回去也方便了。”

    上次来的时候,我们把车停在了对面,如今看来,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快速走到车旁,进去发动了下机子,性能良好,油量还有不少,开回去应该没问题。

    我们几个挤在了车里面,我发动车子载着他们远去,这一路奔驰,我看着窗外的世界,感触颇深。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了,我给阿顺他们安排了住宿,把他们安顿了下来,然后在不远处的饭店里点了几个小菜,阿顺要了瓶二锅头。

    劫后余生,确实应该庆祝一下,不过想到杜伟韬,我的心头多少有些难过,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天色已经很暗了,饭店里的暖意闷的我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