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八十章 奇怪印迹
    我找了个理由,独自一个人走出去,站在门口抽着烟,排遣一下心里的落魄和压力。外面人来人往,声音格外嘈杂,似乎一到了晚上,什么都出来了,热闹非凡。

    我吐了口烟雾,视线不经意朝着远处看去,朦胧的烟雾中,我似乎在前方的角落看到一个人,他穿的非常破烂,在路边拦人要钱,手拿一个算命藩,深秋了,还穿的非常单薄。

    他看到我,怔了片刻,摸着头走进了前方的阴暗巷子里,我猛抽了口烟,甩落烟头朝着他追去。

    到了巷子里,我发现前面已经空无一人,我快速往前跑,才算追上他,我喘了口气,大声说:“王老头子,你等等。”

    那个人听到我的叫喊,忙把算命藩扔掉,拔腿就跑,我骂了声卧槽,这绝对是做了亏心事,怕见到我,当初婷婷被杀,一定是他做的。

    我快速朝他追去,他毕竟年老体迈,我看他腿部好像受了伤,一瘸一拐,走的非常慢。

    我毫不费力,总算抓住了他,把他摁了下墙壁上,我厉声说:“跑什么跑。”

    那个老头子哼哼唧唧的说:“你追我我当然跑啦。”

    我说:“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怕我追你做什么。”

    老头子叹息着说:“我这不是做了亏心事吗。”

    我听这声音并不是王破军,快速把他转过身来,映在我视线里的果然是另一个人,我怕是他的伪装,又摸了摸他的脸,并没有带什么面具,他确实不是王老头子。

    刚才视线比较暗,他和王老头子穿的衣服一样,再加上王老头子的算命藩,难保认错人。

    老头子哆嗦着说:“你要啥就说,我顺从,我绝对顺从,你只要别打我就好。”

    我说:“你的这身衣服和算命藩是谁给你的?”

    老头子慌乱的说:“是一个高人给我的,他说我穿着这身衣服,靠着自己这张嘴还有自己的小把戏绝对可以谋生。”

    我问:“那个高人在哪?”

    老头子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和他有一面之缘,他把这些送给我,然后就走了,也没留个联系方式。”

    我气愤的锤了下墙壁,这个举动把老头子吓得脸色惨白,他全身一哆嗦,蹲了下去,我也不想为难他,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看来王破军是故意躲着我了,估计到他住的地方也不一定能找到他,我心思沉重,还未走出巷子,刚抬起头就看到了婷婷,她靠在巷口,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走上前去,轻声说:“你怎么出来了?”

    “我不放心你就跟着你出来看看。”婷婷指着远处角落瑟瑟发抖的老头,仰起头问:“那是谁?”

    我摆着手说:“我也不认识,刚才把他错认成了另一个人。”

    婷婷哦了一声,再次看了眼那个老头,跟在我身后返回饭店,今晚星辰寂寥,昏黄的路灯照耀着斑驳的路面,霓虹灯闪烁着,一切显得朦胧而又美丽。

    这个时间点,爱好活动的年轻人们都出来了,那些情侣们拉拉扯扯,又拥又抱的,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杨大宇站在门外,羡慕的看着来来往往的情侣们,不时的咽着口水,我递给他一根烟,说:“你小子怎么也出来了。”

    杨大宇把烟别在嘴里,支支吾吾的说:“我这不是,不是等你们的吗。”

    我笑着说:“你小子行了,不就那点心思吗。”

    杨大宇嘿嘿笑了两声,刚点上烟,小眼一眯,顿时怔了原地,我诧异的回过头去,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正盯着我们,他西装革履,看上去非常帅气。

    我心里一咯噔,这杨大宇不会换了口味,喜欢上男人了吧?

    我拍了杨大宇一下,说:“你丫看什么呢。”

    杨大宇拿掉香烟,吐了口烟雾,又抽了口气,眯着眼说:“明哥,你有没有发现刚才对面那个人手提着一个箱子。”

    我说:“不就是一个箱子而已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虽是这么说,但还是好奇的朝着后面看了眼,要知道杨大宇这人大晚上的只会看美女,如果有别的东西把他吸引了,这东西绝对不一般,不过等我再次转过身的时候,西装革履的男子已经不见了,眼前人来人往,喧哗的街道再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杨大宇说:“那个箱子可不一般,我看着好像杨大宇之前提的魔术箱。”

    我心头一颤,慌乱的在四周找寻那个人,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他的身影,他是彻底消失了,刚才我只顾看那个人的外表,却忘了那个携带的东西。

    杨嘉乐的魔术箱是一个古朴略带花纹的箱子,两边各带一张醒目的塔罗牌,箱子边缘嵌上了金黄色的线条,这种箱子我在市面上并没有见到过,所以很可能是定制的。

    我暗暗猜测,难道说杨嘉乐回来了?那天他死了之后,灵魂不翼而飞,他是否又找到了一具新的身体,重新返回了这个世界?

    婷婷目视远处,问杨大宇:“你确定没有看错?”

    杨大宇坚定的说:“我对那个箱子印象深刻,不可能看错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看着那边了。”

    我和婷婷面面向觎,心里多少都有点猜测,不过这个猜测的真实度就不好说了,如果真的是他,他为什么不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又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我情不自禁把手揣进兜里,那个包装完好的蜡烛还在我兜里放着,被我小心翼翼的保存着,杨大宇出事之前,把杨凝的灵魂封印在了里面,交给了我保管。

    这么久以来,我从来没有看过杨凝,当我的手摸到这块蜡烛,心里的思绪纠成一团,无法言说的难过瞬间将我吞噬。

    我曾多次想过,如果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了,大家开开心心,过着自己平稳安定的日子,这一生也许碌碌无为,但平平淡淡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可惜不是什么事情都如希望的那样,我们的一生终究被命运所左右,而这个变化莫测、诡异离奇的命运一次次将我卷入了深渊。

    我看着寂寥的夜空,心头的难过纠结无法发泄,最终化作了无数声叹息。

    我点了根烟抽上,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醉醺醺的说:“少年郎,为何接连叹气啊,有何想不开的,不妨和老夫说一下,我来帮你解决。”

    这是阿顺的声音,我听的非常清楚,他应该是喝多了,在我面前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又反过身来,单手指着我,打了个饱嗝,摇头晃脑的说:“你,不是一般人。”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不由得笑了,如果我是一般人,也不会具有阴阳眼经历这么多诡异莫测的事情了。

    阿顺摇摇晃晃看着我,又说:“你很有可能是我们村里的人。”

    我顿时定在原地,被他这句话惊到了,难道说我是灵水村人?我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人,从哪里出生,我以前的记忆一片空白。

    我紧张的走上前,问:“你为什么这么说?”

    阿顺笑呵呵的说:“我也只是猜测,尚不能证实,不过如果我猜测对的话,事情兴许比预料中更严重,这将会是一个惊天秘密。”

    我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如果是那个诡村的人,这就是一个惊天秘密呢?我想再问,阿顺摇摇晃晃,已经不说了,他自顾自往前走去,哼着小调,撞到了不少人,一路走去,路人骂声一片。

    虎子忙跑上前,扶着阿顺,阿顺已经神志不清了,我们把他送回了宾馆,刚躺下就睡着了。

    宾馆距离小区不远,我和虎子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思绪更乱了,阿顺所说的话就像一块巨石挡在了心头,我觉得无比压抑。

    我问婷婷:“你是在灵水村长大的吗?”

    婷婷说:“我在村子里生活的时间并不长,那段时间一直呆在园子里,其实村子很久之前就出问题了,可我一直不知道,等后来长大懂事了,我才知道实情。”

    我说:“那你听说过村里有我吗?和你年龄差不多的一个小男孩。”

    婷婷努力回想了片刻,摇了摇头,我心乱如麻,全当做阿顺乱说的好了,这种事情越想越乱。

    婷婷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这本就是阿顺喝醉之后胡乱的猜测,如果你真的是灵水村的人,我奶奶肯定早就和我说了。”

    提到老奶奶,婷婷低下头,顿时不说话了,她的脸色不太好。这次去救婷婷,她的奶奶并没有跟来,如今或许还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古井里面,苟且偷生。

    我知道婷婷一定很失落,她奶奶这么多次卑劣的做法也让她丧失了信心,如果这些事情都没发生,也就不会有隔阂了,这次回来,婷婷肯定会首先去寻找她的奶奶,可是她没有。

    我们各怀心事,在中途和杨大宇分开,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到了洗手间,我的胸口疼痛无比,从灵水村回来,我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被匕首划破的印迹非常清晰。

    我脱掉衣服,看着洗手间的镜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见我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印迹,仔细一看,好像是一个诡异的人,赤面獠牙,双眼冒着火光,又像是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