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送信预言
    我大惊失色,使劲的搓着我的胸口,可是那个印迹就好像融入了我的血肉和血液,那个恶鬼怒视着我,怎么都搓不掉,我的皮肤泛红,都快搓出血来,依旧没有什么改变。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我气喘不止,我的额头冒出来大量的汗水,那个恶鬼一般的图像潜藏在我的身体,就好像被恶鬼附身,我记得以前还是一头狼呢,现在突然变成了这副图像,实在难以接受。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为什么出现在我的身体里,这种不安和慌张像是海水快速将我淹没,我无助的站在那,犹如一个惶恐万状的孩子。

    只听“啪”的一声响,貌似水杯掉落在地破裂的声音,我转过身,看到婷婷慌张的模样,她的脚下是七零八碎的杯子,可能看到我这副模样,一时被吓到了。

    她盯着我,张了张口,紧张的说:“阿,阿明,你这是怎么了?”

    我焦躁的说:“我也不知道,自从我回来就这样了,这幅图像不知为何跑进了我的身体里。”

    婷婷捂住嘴吧,疑惑的说:“之前不还是一头狼吗,怎么变成了这个东西。”

    我烦躁的回复:“我说了,我不知道。”

    婷婷摆着手做出安抚状,说:“你别慌,我过来看看。”

    婷婷走到我身边,轻轻抚摸着我的胸口,仔细的观察了半天,蹙起眉头说:“看这情况,这也许并不完整。”

    我没有听明白,便问:“什么意思?”

    婷婷说:“之前看到的时候是一头狼,那是因为这个图像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显露出来的一部分刚好看上去像是一头狼,现在图像扩大了,如今看上去,又像一个怪物。”

    我问:“那这图像定型了吗?”

    婷婷说:“应该还会继续扩散,因为我发现你的后背还有图像在延伸。”

    那也就是说,我身上的图像或许并不是一个恶鬼,我扭过身,用余光看着镜子,我后背延伸的东西好像是两条腿,但我说不清楚是什么,有点貌似怪物的爪子,我有点心慌,这应该不是什么图腾。

    婷婷蹙起眉头,也很不解,她摸着我的胸口说:“和上次一样,这东西融进了血肉里。”

    我问:“你有听说过这种情况吗?”

    婷婷无力的说:“我没有听说过,不过上次你遇到这种事情之后,我问过奶奶,她斟酌了很久,还问我什么形状,但是并没有给我答复,我隐约觉得她应该是知道的。”

    要是这么说的话,她的奶奶应该隐瞒了这件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隐隐觉得这应该是个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恐怕也只能找到她再问了。

    我在洗澡间洗了个澡,翻腾的雾气里,我隐约看到了一个诡异的影子,像是一条龙趴在墙边,我伸手去摸,却又消失不见了。

    自从回来以后,我发现自己的伤口恢复出奇的快,匕首划破的肌肤,已经看不出来多少痕迹,这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婷婷坐起来开了灯,侧过头问我:“是不是睡不着?”

    我说:“对,不知道怎么了,心里乱糟糟的。”

    婷婷靠在我怀里说:“最近遇到的事确实挺遭心的,你有这种感觉我也能理解,之前一直处于生死关头,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事情,真的静下来了,却又心乱如麻。”

    我紧紧抱住她,这一路确实发生太多事了,最让我觉得难过的还是杜伟韬,多年的兄弟说没就没了,任谁都会心痛吧。

    我坐起来,从床头柜里摸了根烟,刚点上抽了口,婷婷仰起头说:“阿明,你身上的图案不见了。”

    我一激动,烟雾吸进了嘴里,止不住咳嗽起来,婷婷拍着我的后背,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我咳了几下,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这才轻声回复:“我没事。”

    我看着自己的胸口,洁白的胸膛上并没有什么杂质,那些图案一消而散,好像隐藏在了我的血肉里,这实在太奇怪了。

    我记得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好像也是受伤后,这次同样如此,莫非当我受了严重的创伤,这个图案就会出现吗?

    我心里填满了疑惑,这件事势必有一天要搞清楚,要不然我永远也无法安心。

    窗外已经很寂静了,我看了眼钟表,已经夜晚十二点了,我却毫无困意,婷婷温柔的问我:“你现在还睡不着吗?”

    我轻点了下头,婷婷妩媚的朝我眨了下眼睛,挑起我的下巴,脸上带着一丝坏笑,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身体。

    被她这么一挑拨,我的心跳加快了速度,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好事将近,我正要脱掉衣服,不经意看到了窗帘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那个人影并不大,但是在窗帘位置十分明显。

    我朝窗户处大喝一声:“是谁。”

    婷婷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快速转过了身,那个影子并没有因为我的大喝而离开,它一直立在那,就好像吸附在窗口上。

    我和婷婷快速走下床,她拿起匕首,我拿着猎鬼枪,走到窗口旁边。我小心翼翼的打着手势,快速挥动了下,婷婷猛地一下把窗帘拉开了。

    我们做好了准备,欲要将这个鬼影捉住,谁知拉开窗帘后,窗户旁贴着的竟然是一个纸人,我看这纸人有鼻子有眼,刻画的惟妙惟肖,非常生动,只是那双眼睛呈现血红色,透露着一股邪气。

    小纸人手中握着一张纸,它注视着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看的到,我紧张的说:“这个纸人我见过,在管德柱家的卧室窗口,曾经就有一个纸人给我送信。”

    婷婷听罢,诧异的拉开了窗户,那个纸人把那张折叠好的白纸扔了进来,身体瞬间四分五裂,变成了纸片随风飘走了。

    婷婷朝着窗外探出头,疑惑的说:“这是怎么做到的,纸人也可以移动吗。”

    其实我也很不解,扎纸人往往用品祭灵,是相当普遍的祭祀活动,遍布全国各民族中,听说这些纸人烧了之后,可以为死人服务,所以一般谁家死人了,家里人都会烧一些纸人,用来祭祀死人。

    我望着楼下漆黑的道路,猜测说:“难道这是死人送给我们的?这纸人肯定是被某个鬼魂驱使过来的。”

    婷婷说:“兴许有可能,不过它送这个做什么。”

    我说:“可能是想要传递什么消息,上次就是传递了一个消息,还别说那消息挺准的,就像是预言,接连都发生了。”

    婷婷诧异的捡起纸人扔进来的纸条,不确信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可能不信,因为她毕竟没有经历那种事,如果我和别人说,兴许别人还会说我是神经病,但我确确实实经历了,那个纸条上写的东西很准,所以我很慎重。

    我咽了口吐沫,期待的看着婷婷,扬了扬手说:“你先看。”

    婷婷紧张的拉开纸条,我看她视线在纸条上移动了半天,皱起了眉头,随后无奈的抬起头看着我。

    我说:“你看到什么了?”

    婷婷说:“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也没有写。”

    婷婷把纸条翻过来让我看,我只扫了眼,就看到了上面写的字眼,“命星微弱,亲人相遇,身世谜开,大劫将至。”

    这些字是血红色的,像是烙印在上面,非常清楚,我怔怔的看着,半天都没有缓过神,难道说我的命星出现了什么问题吗?亲人相遇,我的父母要回来了?身世谜开,我的身世要谜题要解开了?大劫将至就不用说了,我的劫难要来了。

    婷婷扬起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说:“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不就是一张空白的纸条吗?”

    我说:“这不是空白的纸条,上面写的有字。”

    婷婷撑开纸条,胡乱的翻了几遍,不可置信的盯着我,说:“会不会这上面的字只有你才能看到。”

    我接过纸条,再次看了会,上面的字眼依旧很醒目,难道说真的只有我才能看到吗?

    我说:“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只有我才能看到。”

    婷婷说:“会不会因为你的阴阳眼,这上面的字说不定用什么写的,只有你的阴阳眼才能看到。”

    她的说法倒是有一定的可能性,那个纸人说不定就是某个鬼魂操控过来的,那么这个字,也许还真有可能只有我的阴阳眼才能看到。

    婷婷问我上面写了什么,我把内容和她说了下,婷婷紧张的说:“上次那个纸条上所说的一切,真的都发生了吗?”

    我点头,上次的事情,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这个纸人从灵水村跟到这里,背后一定有一个操控者,它以旁观者的姿态注视着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它的每一次提示,看上去像是帮助,却又很像一场游戏。

    婷婷慌乱的说:“如果是真的,那接下来,你岂不是很危险。”

    我安慰说:“你不要担心,之前杨嘉乐帮我测过了,我的命局很不一般,轻易不会出事的。”

    婷婷紧紧抱着我:“可我还是有点怕。”

    我再次安慰了几句,她才把我松开,我把她抱到床上,吻了她一下,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轻声说:“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