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南疆蛊虫
    我返回窗口,把窗户拉上,虽然已经是深夜了,外面的世界依旧灯火辉煌,繁华的街区,隐约有音乐声传来,这座不夜的城市,像是精力过盛的青年,努力拼搏出一片天地。

    我正要拉上窗帘,远处的楼层之上,似乎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我揉了揉眼睛,恍惚间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我再看时,那个黑影确实存在,它在楼层之上奔跑,貌似在躲避什么,头顶上的月亮又大又圆,带着阴森的寒意。

    那个人我今晚刚见过,他提着魔术箱,在楼层上穿梭,速度飞快,我喃喃:“莫非真的是杨嘉乐。”

    他会不会因为被什么追杀,所以才不敢见我,隐藏在暗处。

    婷婷在身后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正要回答,远处的楼层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再没有任何人的影子,寒夜侵蚀,一切显得寂寥而阴森。

    我拉上窗帘,在床头坐下,注视着婷婷说:“我刚才看到那个提箱子的年轻人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杨嘉乐。”

    婷婷抬起头随机看了眼窗口位置,问:“那他现在在哪?”

    我说:“他跑了,好像在躲避什么追杀。”

    婷婷蹙起眉头,深思了会说:“如果他真的是杨嘉乐,又被什么追杀的话,事情恐怕要严重了,在他生前的时候,并没有谁追杀他,可是死后却遇到了危险,这是非常具有针对性的。”

    我说:“他现在是不是杨嘉乐还不知道呢。”

    婷婷坐起来,快速穿好上衣,严肃的说:“很有可能是他,虽然只是猜测,我们还是去看一下的好,杨嘉乐消失了这么久,从未出现,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那个人提着魔术箱,就算不是他,也和他有关系。”

    婷婷很快把衣服穿好,又问:“他朝着哪个方向去了。”

    我说:“西边。”

    在婷婷的说服下,我也快速穿好了衣服,我们走出门外,朝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走去。

    夜色浓浓,深秋的寒意越发逼人,无孔不入的夜风侵入身体,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楼下空无一人,一眼望去,空荡荡环境诡异极了。

    西边的小区是一栋接一栋的楼房,密集而又阴森,此刻的夜晚静的可怕,家家户户的窗口漆黑一片。

    我穿梭在各楼之间的小道,朝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走去,走了不多远,婷婷让我停了下来。

    我说:“怎么了?”

    婷婷指着前面:“你看。”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小道中间放着一个箱子,清冷的月光下,提箱边缘的金色纹路散发着光泽。

    那是杨嘉乐的魔术箱,我记得很清楚,箱子不规则的靠在墙边,应该是从上面掉落下来的,我跑上前去,发现箱子上隐隐露着血迹。

    我抬起头看了眼头顶上方,上面并没有一个人,我诧异的提起魔术箱,还别说,这箱子真的很重。

    我观察着四周,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影,我正想问婷婷还找不找,婷婷突然把我拉到了一边,藏在了不起眼的角落。

    我疑惑的问:“咋了?”

    婷婷打了个禁声手势,我顿时明白了一切,快速贴在墙边,默默的注视着周边的一切,头顶上有几个黑影一闪而过,我抬起头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它们的实体,貌似是鬼魂。

    有一个鬼魂朝着下方看了好大一会才离开,这一过程,我的内心都是十分紧张,凉风呼啸,嗖嗖的风从巷子里穿过,等一切安静了,确信没有危险了,我才松了口气。

    我说:“可能就是这些东西在追杀那个人,我觉得那个人应该就是杨嘉乐,我想起了今晚他的眼神,依旧充满桀骜。”

    婷婷说:“如果是他,那我们需要调查清楚,追杀他的到底是谁。”

    这个事情确实得弄清楚,毕竟对于杨嘉乐而言,几个小鬼还不足为惧,但是他却一直在逃跑,可想而知,对方的能力有多强。

    我说:“现在杨嘉乐也不知道去哪了,该怎么找呢。”

    婷婷蹙起眉头,我看她正在思考,谁知她突然怔怔看着我的身后,快速把我拉到了一边,严肃的说:“你快点往回跑,能有多快跑多快。”

    她这话让我心头一颤,这绝对是遇到危险了,我紧张的转过身,看了眼后方,通道的尽头不知何时冒出了几个影子,有一个影子直接从高楼之上跳下来,落地时竟然没有一点声响。

    如果不是映着皎洁的月光,我们根本看不到这些影子,那些东西其实看着像影子,却又有着实体,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也说不清楚。

    婷婷再次严肃的说:“你快走,这里我来对付。”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遇到危险,我们共同面对。”

    正在我们谈话间,那些黑色影子已经冲了过来,婷婷用力推了我一下,把我推出老远,我打了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

    那些像是鬼魂一般的影子快速把婷婷包围了起来,婷婷手握阴阳匕首,出手凌厉,那些影子虽然移动很快,但也伤了不少。

    婷婷划破一个影子时,黄白色的皮肤露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人,只不过他们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看着就像火柴人。

    我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是谁?”

    这不说还好,原本他们正在对付婷婷,并没有注意我,这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两个黑衣人跑了过来。

    我慌忙掏出猎鬼枪,对着他们连放几枪,他们只愣了下又冲了过来,我看他们安然无恙,顿时拔腿就跑,可我没想到两个黑影子太快了,我只跑了几步就被他们抓住了。

    面对面我才看清楚他们的脸,他们戴着黑色的头套,一双眼睛乌黑发亮,全身散发着一股尸臭味。

    我这时才明白,他们应该是死尸,只不过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就不得而知了,我可以确定他们应该不是僵尸,或许是用某种蛊术控住的傀儡。

    他们两个不由分说,拉着我往前跑,我使劲挣扎却没有一点用处,他们的力气太大了,我正慌乱不堪,这时,左侧的黑影顿时倒下了。

    我看他的后面插着阴阳匕首,顺手拔掉匕首又对着另一个黑影刺去,那个黑影被来了一刀,全身一哆嗦,也倒了下去。

    正在和婷婷激战的黑影看大事不妙,快速后退,消失在了拐角处,我把匕首递给婷婷,欣喜的说:“刚才多亏你这一下,要不然我就被他们拽走了。”

    婷婷深思了会,说:“刚才我看他们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应该不是冲你来的,这下我就放心了。”

    我想想也是,如果是冲我而来,早就该对我出击了,而不是先对付婷婷,而且对战的过程中,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我,是我没忍住才引起他们注意。

    我踹了下地面上的尸体,诧异的说:“他们明明是死人,为啥从上面跳下来的时候没有声音呢,这太奇怪了。”

    婷婷说:“有一个黑影并不是死人,他的身上软软的,非常轻,从楼下跳下来的就是那个黑影。”

    我喃喃:“难道他们之中还有个另类?”

    婷婷蹲下身,取掉死人的头套,我看了眼,发现这人脸呈青紫色,嘴巴血红,双眼翻瞪着,全是眼白,我记得刚才见的时候还乌黑发亮呢,不知道为何突然变成了这样。

    我说:“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婷婷盯着地面上的死人,皱起眉头:“我也说不上来。”

    我说:“有个地方很奇怪,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婷婷问:“哪里奇怪了?”

    我说:“这些死人身上并没有灵魂,按理说这种死人被我们刺上一刀,不应该倒下的,但是它们却倒下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婷婷注视着阴阳匕首,沉重的说:“这匕首有驱邪的能力,难道说这尸体身上邪气太重了,匕首驱散了邪气,所以尸体倒下了?”

    我问:“邪气可以控制一具尸体吗?”

    婷婷无力的说:“我不知道。”

    我俯下身,再次看了眼尸体,只见有一具尸体嘴巴动了起来,这可吓了我一跳,忙往后退了退。

    我慌乱的指着那具尸体的嘴巴:“婷婷,你看。”

    婷婷沉重的说:“我看到了。”

    那具尸体的嘴巴动了几下,从嘴里爬出来一条小蜈蚣,这条蜈蚣全身冒着黑烟,非常奇怪,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那蜈蚣看了我们一眼,快速爬到地面上,跑的非常快,婷婷扔出匕首,嗖的一声,匕首落在蜈蚣身上,把蜈蚣切成了两半,不过蜈蚣竟然还在往前爬,很快消失在暗夜之中,只有后半截在视线里停留着。

    我吃惊的说:“这条蜈蚣生命力真顽强,不会就是这条蜈蚣控制的尸体吧。”

    婷婷说:“应该是有可能的,这是蛊虫。”

    我心头一颤,听说蛊虫的制作方法是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虫放在一个密闭容器里,让它们在其中互相打斗,最后剩下来的那一只就被称为蛊,这样的蛊虫是很厉害的,蛊术一般都是南疆,怎么跑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