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合作
    我惊讶不已,这个人昨晚刚被我们救下,他的话根本分不清真假,火葬场那边是个陷阱也未可知,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怎么能轻易放他走呢,这件事情婷婷不应该不懂啊。

    我说:“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你怎么让他走了呢。”

    婷婷温和一笑,安慰我说:“你放心,我是特意让他走的,我在那个魔术箱里放了一个追踪器。”

    我说:“那我们还去不去火葬场。”

    婷婷说:“必须去啊,不过我们不用深入,稍加打探一下就行了。”

    我不明白婷婷的意思,这样做岂不是打草惊蛇吗,我问她有什么计划,婷婷讳莫如深,只对我露出了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

    我就更好奇了,换好衣服一路跟着她走下楼去,我们开车来到火葬场的时候,刚走下车准备进去,看门员就拦住了我们。

    这个看门员面容枯瘦,眼窝深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工作太久了,全身散发着浓郁的阴气。

    他疑惑的问:“你们这是?”

    我说:“是这样的,前些时日,本市有两个人失踪了,我们刚接到通知,说昨晚送来了两具尸体,一直没人认领,就过来看一下情况。”

    它这个火葬场和殡仪馆是一体的,主要有停尸房、吊唁厅和休息室,我朝里看了看,正要进去。

    这人狐疑的看着我,呐呐的说:“这不对吧,昨晚并没有尸体送进来啊。”

    我厉声说道:“你可不要给我装蒜,你们外面是有监控的,而且我听朋友说,昨晚你们这里确实有两个人被送进来了。”

    我这一声怒喝把看门员吓了一跳,这些技俩都是以前工作的时候常用的,尤其是碰到心智脆弱的犯人,一顿爆喝,双腿一哆嗦啥都招了。

    看门员摸着头,回想了半天,说:“好像我记错了,昨晚的时候,貌似送进来了两具尸体,要不,我带你们去休息室坐会,我先去查一查。”

    我说:“行。”

    我抽了根烟,给他递了根,看门员都没敢接,慌不择路跑到了远处的房间里,这人虽然看着瘦骨嶙峋,但是跑的速度却挺快。

    我说:“哎,你慢点,先带我们去休息室啊。”

    这人头也不回,钻进屋子里就不出来了,甚至连个回复都没有,我说:“我这不会吓到他了吧,我看着也没有这么凶神恶煞啊。”

    婷婷说:“不是你吓到他了,他肯定是心虚,跑进去告知同伙寻求帮助去了。”

    我看这个火葬场搞的还不小,旁边就是殡仪馆,院子停了好几辆车,有一辆还是加长林肯,我就奇怪了,这个地方怎么会停这么好的车子。

    我正想进去看看情况,婷婷拉着我说:“我们走吧。”

    我不解的说:“好不容易来一次,还没进去查看情况,怎么说走就走了。”

    婷婷注视着前方,神色略有凝重,我看阴暗封闭的屋子微微露出了一条缝,那条缝隙里冒出了一股烟雾,那个看门员进去之后,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那个地方让我忍不住想要一窥究竟。

    婷婷拉着我说:“那里面大有问题,我们对里面一点也不了解,将会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知道,还是不要进去了,况且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还是赶快离开吧。”

    我诧异的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婷婷说:“等回去我再告诉你。”

    我被婷婷拉着走出了火葬场的院门,我刚坐上车,准备发动车子,却发现车子已经启动不了了,我发动了好几次,车子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我心里一凉,这下完了,肯定是有人趁我们进去的当头把我们的车子给搞坏了,这些人太歹毒了,看来是不想让我们走了。

    这里是郊区,公交车站还有一些距离,我看远处一片荒芜,宽阔的马路上没有一个人的影子,这不禁让我心慌起来。

    我抬起头,发现头顶上方悬着一个摄像头,摄像头直直对着我们,像是一颗诡异的眼睛。

    我慌乱的说:“婷婷,有人在监视我们。”

    婷婷说:“我已经发现了,别慌,我们只管往前走,先离开这里。”

    我点头,迈着大步匆忙离开,光线照射下,马路上映着斑驳的光影,凉风习习,落叶纷飞,也不知道这地面多久没有没有人清理了,灰尘遍地都是,一刮风,沙尘满天飞。

    这风起的真不是时候,我们站在路中间,灰尘扑面而来,我快速转过身捂住口鼻,等风声过去,我才转过身来。

    我刚转过身,一张纸拍打在我的脸上,我烦躁的拿掉废纸,看了眼顿时一惊,我手里拿着的竟然是冥币,上面数字大概有一万多,另一面上的图像应该是阎王。

    我诧异的打量着四周,发现正前方有不少冥币飞了过来,有些已经燃了大半。

    我喃喃:“这是啥情况,难道有人死了?还是说这条路上有鬼?”

    婷婷指着前面说:“你看,那里有个人在烧纸。”

    我盯着她手指的方向,隐约看到一个老太婆蹲坐在地面上,那里火光一片,不少纸质灰尘飞上了天空。

    我好奇的走过去,那老太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脚步声,她继续低下头烧纸,我看纸盆里不单有纸钱还有纸叠的金银元宝,她一边烧一边哭。

    我说:“老婆婆,你怎么在这烧纸钱呢。”

    老太婆抬起头,我看到她老泪纵横的脸庞,心里不由得一酸,她抖动着干瘪瘪的嘴巴,哽咽着说:“阿儿子死了好久啦,但是我前天又在这看到他啦,他可能一直徘徊在这里还没走嘞,可能是在下面钱不够了,我给他送点盘缠,好让他上路。”

    老太婆声音无比沧桑,眼睛红肿,可能哭的时间太久了,双眼皮都塌陷了,我问:“你的儿子是不是在这里火葬的啊。”

    老太婆说:“是嘞,你咋知道的?”

    我干笑着说:“我也是猜的,毕竟好多死人都在这里火葬。”

    老太婆说:“我的儿子不但是在这里火葬的,而且他生前啊,就是在这里面工作。”

    我顿时眉头皱起,我实在没有想到她的儿子竟然在火葬场工作,怪不得老太婆一直在这里烧纸。

    老太婆继续烧着冥币,一边烧一边说话,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总觉得在自言自语,后来她越说我越觉得不对,因为她的声音腔调都变了。

    婷婷拉了拉我,我疑惑不解,这时婷婷正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老太婆,我看了眼老太婆,全身不由得一抖。

    老太婆的眼睛已经不再血红了,她瞪大眼睛,手里紧紧握着冥币,然后默默的把冥币撕开,一片又一片的纸条被她一扬,撒落在空中,慢慢又散开。

    她的模样就像变了一个人,奇怪的动作更是让我觉得匪夷所思,我说:“老婆婆,你为什么把冥币撕了呀?”

    老太婆扭头看着我,瞪大眼睛,沙哑的说:“烧这些是没有用的,这些都是没用的。”

    我仔细看着老太婆,全身再次一抖,因为我发现的她的眼睛里映出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我紧张的说:“你不是老太婆,你是谁?”

    老太婆掀起烧纸的铁盆,咧着嘴说:“我是她的儿子。”

    我抽了口气,问:“你为什么附在她的身体里。”

    老太婆望着远处的火葬场,恶狠狠的说:“我就想等那个人出来,然后杀了他。”

    我看了眼火葬场,好奇的问:“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老太婆瞪着我们,语气十分不善,甚至有敌对的意味:“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我说:“我们兴许能帮你,这个人貌似不简单,以你一人之力恐怕是对付不了的。”

    老太婆说:“我知道你们厉害,昨天晚上我看到了,不过,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们呢。”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原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知道,看来当时她肯定在某个角落里偷窥,这个鬼魂既然能从那个人手中逃脱,一定有不一般的地方。

    我斟酌了下,说:“我们得到消息,我们有一个朋友也被那个人抓走了,所以和那个人对立是必不可免的,我们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老太婆握紧拳头,气愤的说:“那个人是个怪物,他不但能操控尸体,还能吃掉鬼魂,有好多被他看上的人都死于非命,我就是死在他手里,这个仇必须得报,既然我们志同道合,那就合伙。”

    我说:“你从火葬场逃出来,肯定对那里比较熟悉吧,不妨和我们讲一讲火葬场的布局,我们也好下手。”

    老太婆说:“今晚八点,我们在小龙湖见,我到时候把一切告诉你,现在不得不走了。”

    老太婆朝着远处看了眼,快速后退,别看她身子单薄,整个人佝偻不堪,没想到跑的时候还挺快,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我朝着后方看去,只见火葬场的大门开了,那辆加长林肯缓缓驶出,阳光下,这辆豪车非常耀眼。

    我暗自琢磨,这老太婆跑这么快,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人出来了,很可能就是她口中的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