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二百零三章 解决问题
    “等一下。”苏夫人抓住轮椅的手靠,虚弱的声音饱含着丝丝力道说道。

    张妈一怔,温和的说道:“夫人,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今天我要把话说清楚了再走。”苏夫人一脸认真的说道。

    随即叹了口气,看着刘思达的眸子,坚定的说道:“思达,我不管是谁告诉你的那些东西,总之,我们苏家问心无愧,如果你想要证据,你大可找人去调查当年的事情。”

    “你觉得我会傻到听你的话这么去做吗?我现在人在监狱,到时候你们苏家只要随随便便的造假就可以了,你还真当我傻啊。”刘思达没好气的说道。

    “你现在被人利用了,我的傻孩子啊。”苏夫人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

    刘思达眼前一愣,瞳孔收缩,看着眼前的苏夫人,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丝的愧疚之意。

    双目痴呆的看着苏夫人,看着她泪流满面,心里居然会有种沉闷的难受。

    林凯给了张妈一个眼神,示意她推着苏夫人离开,张妈点点头,快速推着轮椅出去了。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林凯和刘思达两人,林凯双手环胸,正儿八经的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

    嘴角勾起了一抹嗤笑,刘思达为什么会和龚游天认识?按照之前苏易尘的表现来看,苏易尘跟龚游天都没有任何联系,可是,刘思达却跟龚游天很熟络。

    甚至,刘思达还会带着林凯去了龚游天的万豪庄园,能够踏进万豪庄园的人,都是被龚游天认可的人,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是龚游天告诉你的?”林凯冷笑的问道。

    刘思达惊愕的抬头看着林凯,双目痴呆,脑子一片凌乱。

    林凯深呼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没什么要说的了,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来看你,而是给苏夫人治病的。”

    “现在好了,她愿意开口说话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说完,林凯便朝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突然停顿,扭头看着他,接着说道:“啊,对了,如果龚游天真的把你当成一回事的话,他肯定会找人来救你的。”

    “可是,大半个月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一丝丝动静。”

    林凯耸耸肩,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接着说道:“估计,你是他棋子中最差的那一枚。”

    说完,林凯迅速的离开了,刘思达坐在凳子上,整个人都是处于游魂的状态。

    林凯没有过问刘思达跟龚游天的事情,这些事情已经不需要知道了。

    反正现在刘思达也在监狱里头,就算是龚游天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刘思达放出来。

    刚刚踏出门,便看见警察压着苏易尘站在墙角,苏夫人一直捂住自己的闭嘴,嘤嘤作哭。

    林凯走到苏易尘的面前,一脸认真的说道:“可以走了。”

    随即转头看着张妈,温和的一笑,说:“张妈,走吧。”

    几人离开监狱所,重新回到车里,苏易尘郁闷寡欢,双手环胸盯着窗外的世界。

    苏夫人抹干眼泪,虚弱的说道:“儿子,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妈。”苏易尘突然扭过头看着她,眼神充满了悲愤。

    “我会让他死在监狱里。”苏易尘紧紧的抓住苏夫人的肩膀,咬牙切齿的说道:“就算是在他的食物里投毒,我也做得出来。”

    苏夫人又红了眼眶,伸手摸着苏易尘的脸庞,哽咽的说道:“我的傻儿子。”

    “行了,这一切只是个误会,我的一生算是圆满了,曾经我有个幸福的家,儿子,你要把苏氏集团照顾好,这是你爸一辈子的心血。”苏夫人认真的说道。

    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宠溺的说道:“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去寺庙,度过余生。”

    “妈,不可以。”苏易尘顿时就紧张了。

    现在的苏家就是支离破碎,苏州早几年就死了,经过刘思达这么一闹腾,现在苏夫人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惹得一生不得清白。

    越想到这件事情,苏易尘心里的憎恨不断的加深。

    苏夫人拉着苏易尘的手,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背,温和的说道:“人这一生,经历了沧桑,离别,失去,如若想要圆满,最终你得做个了断。”

    “儿子,对于思达,妈妈希望你不要抱着憎恨的心态,我不想苏家到最后什么都没有。”苏夫人嘴角挤出了一抹苦笑。

    苏易尘脸色一怔,林凯坐在前面,听到苏夫人的声音,心里很不是滋味。

    示意司机立马回到苏家,一路上,苏夫人都是苦口婆心的教导苏易尘。

    完全把自己受到的屈辱抛之脑后,一心想要苏易尘忘记刘思达的所作所为。

    嘴里一直念叨着刘思达是因为一时糊涂,并非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苏易尘面无表情的听着。

    心里头对刘思达的憎恨深扎心底,回到苏家,张妈搀扶着苏夫人下车。

    心灵得到释放的苏夫人,现在看起来跟正常人无两样。

    “林医生,你进去坐着休息一会儿吧,今天,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强行带着我们去了监狱,估计,我这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阴影。”苏夫人温和的说道。

    哭过的眼睛,眸光特别的明亮,苏夫人淡淡的说道:“去了这一趟,我才知道事情的真正原因,算是落得个心安了。”

    听到这句话,林凯总觉得奇怪,原谅一个人真的有那么容易?

    得知事情的真相后,苏夫人果断的选择了原谅了刘思达,而苏易尘一直偶读不明事理,一心想要害死刘思达,林凯产生了想要将事情全部查清楚的念头。

    继而想到自身的处境,别人家的事情还是少插手的较好。

    “妈,你先进去休息吧,我要跟林凯单独聊一聊。”苏易尘冰冷的说道。

    “嗯嗯。”苏夫人点点头。

    张妈搀扶着苏夫人回到了家里,苏易尘双手环胸转过身看着林凯,冷冰冰的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你才让我妈去监狱看刘思达的?”

    “你的想法很天真。”林凯抿嘴一笑。

    苏易尘冷哼一声,呵斥道:“你可以走了,我这几天不想看到你。”

    哎哟喂,要不是因为林凯,苏夫人能张嘴说话?虽然说去监狱也只是碰个运气罢了,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好心当作驴肝肺,这一向都是苏易尘的做法。

    苏易尘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看着林凯,冰冷的说道:“你从刘思达嘴里听到的东西,永远不能让第三方人知道,否则,我连你也敢杀。”

    林凯一愣,难不成苏易尘不知道现在的林凯是在龚游天的监视之下吗?

    如果他想要杀了林凯,恐怕,先是害死了自己,尽管龚游天的人从未露过面,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林凯的一举一动都在龚游天的瞩目之下。

    “嗯嗯。”林凯郑重地点点头。

    看着苏易尘大步往回走,易平走到林凯身旁,学者苏易尘的,双手环胸,正儿八经的说道:“林凯,你听到了什么?他居然还要威胁你?”

    “别人家的事情就不要多管了,走吧,该回家了。”林凯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李静冉早上就跟自己说了,晚上要给自己做晚餐,这可不能错过。

    回到易平的车里,加快速度离开,在途中,林凯看着窗外的世界。

    今日听到的消息其实很荒谬,刘思达说的是真的,还是苏夫人说的是真的,林凯无从辨别。

    当林凯问了刘思达是不是龚游天告诉他的,他居然没有说一句话。

    林凯更加郁闷了,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一天就这么浪费了。

    回到家里,易平舒服的躺在沙发里,林凯呵斥道:“回到你自己家去。”

    “喂,我今天当了你一天的司机,你还不给我饭吃的啊,我都快饿死了。”易平苦着脸看着林凯说道。

    林凯一挑眉头,无奈的说道:“待会儿有个朋友会过来做饭,你只要安静的吃饭,不要说话。”

    突然,易平立马爬起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林凯,问道:“是不是裴佳佳啊?”

    “不是。”林凯果断的回应了。

    随即坐在沙发里,单手撑着半个脑袋,打开电视,随意的切换频道。

    “那你跟我说,是谁啊?是不是个女人?”易平激动的问道。

    林凯懒得搭理他,愣是一句话也没有回应,不到半小时,就有人敲门了。

    易平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开门,李静冉提着买好的食材,惊讶的看了看门牌号,问道:“我来错地方了?”

    “你是来找林凯的吗?”易平嬉皮笑脸的看着李静冉。

    一逢长发披在身后,穿着黑色职业装,将她完全的身材曲线,尽显得淋漓尽致,这比中午的时候,裴佳佳跑来给林凯做饭时穿的警服要好看的很多。

    成熟,妩媚,特别是声音,很甜美,易平痴迷的看着李静冉。

    “嗯嗯。”

    “我叫易平,是林凯的助理。”易平激动的说道。

    看着李静冉,两眼发光,好像没有见过女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