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救人
    林凯拨开人群,看到躺在地上的男人,面色苍白,林凯伸出两指,食指跟中指并拢,感应患者脖子的动脉是否还在跳动。

    “你跟他认识吗?”林凯着急的问道。

    “他是我男朋友。”女人哭着说道。

    “他之前有没有得过病?”林凯好奇的问道。

    女人摇摇头,林凯将男人的身体放平,冲着易平喊道:“易平,过来。”

    易平慌忙跑过来,咽了口唾液看着林凯。

    “疏散人群。”林凯说道。

    “好。”易平点点头。

    立马驱散人群,女人蹲在旁边哭着问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林凯拿出自己的医师资格证,认真的说道:“我是江城市人民医院的林凯。”

    说完,立马给男人把脉,脉象凌乱,心脏没有跳动,林凯双手压在男人的胸口,冲着易平说道:“立马给医院打电话。”

    随即,手掌有规律的在他的胸腔不停的按压,女人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所有人都盯着舞池,酒吧的负责人过来,想要上前询问,易平立马拦下,认真的说道:“他是个医生,放心吧。”

    “嗯嗯。”酒吧负责人提心吊胆的看着林凯。

    酒吧里出现死人,对酒吧还是有一定的影响,林凯不停的在男人的胸口按压。

    突然,男人睁开眼睛吐了口气,女人瞪大了眸子,大声的说道:“你醒了?”

    林凯由衷的松了口气,站起来,女人紧紧的抱着男人在怀里痛哭。

    顿时酒吧一片喧哗,所有人都对林凯称赞,酒吧负责人也松了口气,上前紧紧地握住林凯的手,激动的说道:“谢谢你。”

    “没事,只是,他突发心脏病,短暂性休克,他不适合来这种地方。”林凯无奈的说道。

    女人吃惊的看着怀里虚弱的男人,问道:“你有心脏病怎么也不跟我说啊?”

    男人无力的看着他,眼神里充斥着忧伤,女人不管不顾的抱着他哭了起来。

    林凯上前,温和的说道:“他需要好好的休息,先送他回家吧,明天带着他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以后最好是不要碰酒。”

    “好。”男人虚弱地点点头。

    看着女人柔柔弱弱的样子,酒吧负责人让几个保镖带着他们到了休息室,酒吧重新回到了燥热的气氛,酒吧负责人看着林凯,笑着说道:“你今天所有的酒水费用我们酒吧全部承担,任你消费,玩的开心。”

    林凯笑着点点头,易平走上前搭在他的肩膀上,激动的说道:“你小子可以啊你。”

    林凯右手不停的抖,伤口的血已经浸出来了,刚刚给患者按压伤口刻意右手在下,左手在上,为了掩盖自己的伤势,现在病患是重新活过来了,林凯感觉自己的右手都要失去知觉了。

    易平拍着林凯的胸脯,激动的说道:“看你这样英勇的行为,突然激发了我对医学的兴趣。”

    “再给你一次机会,愿不愿意来我身边,当我的助手?”林凯忍着右手的刺痛,笑着问道。

    “嗯?这个……”易平犹豫了一下,嘿嘿的笑着。

    “我还要好好的考虑一段时间。”易平认真的说道。

    既然他没有什么想法去,林凯也没有强求,大步离开舞池,一转身便看见台下的南欣沉。

    她双手环胸,冷若冰霜的看着林凯,可是,眼睛里却充满了温柔,刚刚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对林凯自然也刷新了认识。

    两人四目相对,摩擦着火花,突然,南欣沉转身坐在旁边的包厢,拍了拍沙发,示意他们两人过来,林凯坐在她旁边,南欣沉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说:“周涛现在正在餐厅吃饭,他的情人还定了一个套房。”

    “情人?”林凯眉头一紧。

    仔细回想了一下,跟周涛有一腿的女人是谁?貌似是江城市的市长夫人江丽。

    “不过,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这个周涛还真够大胆的,居然敢给市长戴绿帽子,可敬啊。”南欣沉淡淡的笑着。

    易平顿时倒吸一口气,不可思议的问道:“不会吧。”

    “不信你们去看看,他们现在还在餐厅吃饭呢。”南欣沉努努嘴说道。

    突然,服务员走上前,恭敬的看着林凯说道:“先生,我们经理问你,想要喝什么,我们这里现在就给你送过来。”

    南欣沉立马起身,双手环胸认真的说道:“通知你们经理,这酒先欠着,下次再来喝。”

    说完,低头看着林凯说道:“走吧,这已经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很想去看看事情的结果。”

    林凯一怔,没想到南欣沉会主动要求一起去,她去了更好,想要知道周涛更准确的位置都不在话下,易平积极的起身,认真的说道:“那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

    南欣沉看了他一眼,未做声,大步往外头走,林凯也跟着离开了。

    走到酒吧门口,南欣沉淡淡的说道:“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开车过来。”

    “好。”易平积极的回应。

    南欣沉穿的很有魅力,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百,林凯忍不住多欣赏了两眼。

    都说漂亮的女人都很傻,但是,南欣沉却刷新了这个观念,她很漂亮,能力远在别人之上。

    这样的女人需要一个比她更强的男人才能压制住她,林凯饶有一丝兴趣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啊。”易平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恰巧,易平的跨步刚好也撞到了林凯的右手,林凯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右手抖得更厉害,抬手一看,右手血流不止,易平顿时瞪大了眸子,吃惊的问道:“你?”

    “快,先去附近的诊所。”易平顿时就慌了,拽着林凯的手往前跑。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啊,你是医生还能让自己的手受伤?”易平着急的问道。

    林凯没做声,脸色有点惨白,到了附近的诊所,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撕开纱布,一片血肉模糊,本身只是一条刀伤,现在被摧残的血肉模糊了。

    被刘国栋折磨了一下,又因为兴奋剂,为了真实林凯不顾及自己的伤口,方才在舞池里,为了救人,胸口按压一百多下,林凯感觉这右手不是自己的手了。

    “啧啧啧,你这伤口,必须要服药了。”诊所的医生淡淡的说道。

    “没关系,你只需要帮我包扎一下就好,我家里有药。”林凯认真的说道。

    诊所的医生奇怪的看着林凯,没有说话,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林凯看着自己的右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冲着医生说道:“谢谢。”

    拿出钱包,买完单,两人离开诊所,易平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几天不见你变成这样了?”

    “医院有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我只好受伤了咯。”林凯回答的很轻松。

    突然刺激到了易平的正义感,板着脸说道:“我去,谁敢欺负我兄弟?说,我去教训他。”

    “行了吧,我现在还有正事要办呢。”林凯淡定的说道。

    林凯的手机响了,掏出一看,南欣沉来电话了,接过,告诉她地址。

    不到几分钟,南欣沉便停在他们跟前,锁眉问道:“你们怎么跑到诊所来了?”

    “林凯的右手受伤很严重。”易平立马说道。

    南欣沉低头看着林凯的手,眉头一紧,问道:“怎么回事?”

    “无大碍,先去找周涛。”林凯眼神严厉的看着前方,表情冷漠。

    南欣沉没有继续问下去,立马去了周涛坐在的餐厅,刚刚到门口,便看见有人人从里面出来。

    “他怎么是一个人?”林凯奇怪的问道。

    易平听到后,立马朝着前方看过去,周涛臃肿的身子,一身腐败的味道。

    “我去,我还以为是个器宇不凡的中年大叔,没想到就是一条肥猪啊。”易平努嘴说道。

    南欣沉忍不住笑了笑,看着周涛回到车上,弃疾离去,易平激动的说道:“快去追啊。”

    “等一下。”南欣沉双眼盯着,好像在等着猎物一般。

    “再不快点,周涛的车可就走远了。”易平激动的说道。

    不到一分钟,便看见江丽也从里面走出来,一身贵气,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大雅,坐在另一辆车上,顺着周涛的方向走了。

    南欣沉立马跟了上去,易平吃惊的说道:“我去,市长夫人长得如花似玉的,怎么会跟周涛这种肥膘混在一起?”

    若是不知情者,还以为是江丽贪慕虚荣,所以才跟周涛混在一起的。

    知情者知道江丽的身份,都觉得惊讶不已,以她的条件,何必要委屈自己跟周涛在一起。

    除非,他们之间除了情人的身份之外,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南欣沉为了避免被他们发现,故意开了小道,避开他们的警惕。

    “师父,你开错方向了。”易平嘟囔的说道。

    南欣沉指了指视频上的方向,认真的说道:“你看懂了地图在说话。”

    易平一愣,盯着地图看了几眼,南欣沉只要一个转弯便能与江丽的车狭路相逢。

    “师父不愧是师父,就是强。”易平忍不住赞叹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