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治病
    杨月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是医生,那是我该做的,这份礼物,我不收并不是因为我拒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杨主任,这里这么多人呢,我特意给你买的礼物,你不收下,你这不是打我脸嘛。”苏易尘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杨月一怔,没想到他会强行让自己收下,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人,他们都是面无波澜,无奈的拿着礼盒,温和的说道:“我吃饱了,那就先走了。”

    “杨主任,这你就不厚道啊,林凯他们这才刚刚来,你这就走了,不好吧。”苏易尘带着戏虐的味道,任谁听了都会愤怒。

    更何况还是杨月这种傲娇的人,顿时,点燃了杨月的怒火。

    双手环胸冷不丁的望着苏易尘,说:“如果你不想当着整个餐厅的人打脸的话,你最好不要在阻挠我,苏易尘,我来跟你吃饭,已经接受了你的感谢之意。”

    “何必要一次又一次的逼着我去做我不愿意的事情呢?”

    随即,瞟了一眼礼盒,不屑的说道:“我相信苏总的身边会有不少的漂亮女人。”

    “你随便找一个,这礼物一下子就送出去了。”

    苏易尘的脸色越加难堪了,无奈的说道:“杨主任,我……”

    “啊,对了,杨主任,刚刚医院的人说打你电话打不通,他们让你尽快回去,有一场很重要的手术要你去应付,患者是头部撞伤,你快点回去处理。”林凯匆忙说道。

    “好。”杨月点点头。

    拿着包包快步离开,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苏易尘,说:“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

    说完,快步跑开了,吴鑫鹏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苏易尘的脸色越发的黑。

    “来,我们吃饭吧,菜都快凉了。”林凯慌忙转移话题。

    若是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结,苏易尘肯定会暴走,到时候,谁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吴鑫鹏就是不会掩饰,这种时候不能笑的,苏易尘是个很爱面子的人,看到吴鑫鹏的笑,心里更加不爽快了,林凯独自吃饭,尽快的避开这个问题。

    “林医生,你刚刚是故意的吧?”苏易尘突然问道。

    你也看出来了啊?林凯心里想着,脸上却维持着和谐的笑容,说:“杨主任是内科主任,她本就是手持手术刀的,作为医生,随时都要做好回医院的准备,这是正常的。”

    “行了吧,苏总,泡女人你不能来硬的啊,你只会把他给吓跑的。”吴鑫鹏突然搭腔。

    端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单手架在腿上,像个说书先生一样,说道:“从刚刚我看到的杨月来说,她是个有骨气的人,你越是逼着她,她只会离你越来越远。”

    “既然你那么喜欢的话,何不暂时跟她保持点距离,随后慢慢发展呢?”

    吴鑫鹏像个情场高手一般,对他来说,女人不过就是衣服,只要是自己想要,就会想办法得到手,一旦到手,做了自己想做的,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撤退。

    苏易尘冰冷的眼神望着吴鑫鹏,冰冷的说道:“多谢提醒,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来教。”

    气氛降至零点,林凯夹在中间,不知如何劝解,先把自己给喂饱。

    随后点了几道菜都上来了,这顿饭吃的有点尴尬,吴鑫鹏虽是吴氏集团的继承人。

    不过,对于苏易尘来说,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而且,苏氏集团的资产比吴氏集团的资产要高,因此,吴鑫鹏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说话。

    饭后,苏易尘拿过擦巾纸抹了把嘴角,淡淡的说道:“林医生,跟我走吧。”

    “嗯嗯。”林凯点了点头。

    吴鑫鹏立马说道:“苏总,那就不好意思了,今晚上我跟林医生还有事情呢。”

    突然,苏易尘一张冰冷的脸看着林凯,问道:“你答应了他什么?”

    这话听起来就不舒服了,搞得林凯好像是他们的宠物一样。

    吴鑫鹏就是不爽快苏易尘对自己的态度,句句相对,夹在中间的林凯感觉生不如死。

    原本以为在女人堆里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没想到在男人堆里,比在女人堆里更加难受。

    女人只需要哄一哄就没事了,但是,男人就不一样,特别是对吴鑫鹏这种不识趣的。

    “我也不知道啊。”林凯又把导火线丢给了吴鑫鹏。

    吴鑫鹏撇嘴说道:“我今天第一天出院,带着你去我的世界里兜一圈。”

    “年轻人,只会玩,到时候你爸的公司迟早都会被你给败光。”苏易尘毒嘴恶言相向。

    吴鑫鹏本就娇生惯养,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对自己,顿时脾气就上来了。

    愤怒的说道:“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要不是因为林医生帮你,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那几天吴鑫鹏虽然在医院,可是,外面的传闻他并不是没有听过。

    苏易尘强行的压制心头的怒火,攥紧拳头,林凯意识到不对劲,看着他们两人的脸色,林凯欲言又止,现在他只要一开口,受伤的人只有自己。

    “苏总,时间不早了,该去给你母亲看病了。”林凯立马说道。

    随后,又看着吴鑫鹏,认真的说道:“小鹏,你也该回去了,注意,你目前的身体绝不可以在出乱子,否则,到时候我也会没办法。”

    “嗯嗯。”吴鑫鹏点点头。

    苏易尘整理了一下衣裳,叫来服务员买完单便快步离开,林凯只好跟上去。

    刚走了两步,吴鑫鹏快步追上,认真地说道:“林医生,你何必要跟他客气?”

    “他在界内可是出了名的贱人,你若是跟他有交集的话,对你不好的。”吴鑫鹏担忧的说道。

    林凯笑了笑,现在他若是不去面对他,指不定苏易尘接下来会做什么手脚。

    这一次去他家给他母亲看病,只不过是一个幌子,林凯心里清楚的很。

    “拜托你一件事情。”林凯一脸认真的说道。

    吴鑫鹏点点头,林凯附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两句,吴鑫鹏嗯了一声,林凯迅速跟上苏易尘。

    离开了餐厅,坐在他车里,苏易尘看着外面的夜景,心情很沉重。

    难不成他还在计较刚刚吴鑫鹏不识趣?林凯正想着怎么打开话题。

    苏易尘立马说道:“林医生,你是江城医学院毕业的?”

    “嗯。”林凯点点头。

    “那你的医术是哪位医生教的?可否引荐我认识?”苏易尘直击要点。

    这个问题王伟已经提过了,医叟道人已经不在世上,林凯盯着苏易尘的眼睛。

    这是一双充满了贪欲的眼睛,即便表面上掩藏的多深,可是,内心的欲望林凯一眼便能望穿。

    自从头部受伤后获得了相术,只要林凯看着他就能预知一天内会发生的事情。

    林凯的脑子里闪过血光之灾,若是在苏家滞留太久了,会有人受伤。

    林凯不知道受伤的人是谁,心惊胆战的,能够看到未来的事情,确实有点恐怖。

    咽了口唾液说道:“我的师父已经身亡了。”

    “身亡?那你师父叫什么名字?”苏易尘冷漠的眼神看着林凯。

    林凯犹豫了一下,无奈的说道:“当时我遇到他的时候,年纪还很小,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他叫什么名字,来无影去无踪,只是他闲的时候就会过来找我。”

    “他已经几年都没有过来找我了,好像,逝世了。”林凯刻意把后面几个字咬重了说。

    苏易尘沉默了片刻,扭头看着林凯,认真的说道:“我给你一笔钱,把制作绳毒的方法告诉我,你想要多少都没问题。”

    果然,他打的就是这个心思,林凯故作镇定,淡然的说道:“恐怕不行啊。”

    “苏总,你也见识过这东西的神奇之处了,你花多少钱都不行。”林凯斩钉截铁的看着他。

    苏易尘脸色阴沉,屏住呼吸,冷不丁的看着林凯,说:“何必要把这东西看的那么重要,明白人不说暗话,我想要他,你需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就会满足你。”

    “不好意思。”林凯温和一笑。

    顿时,车厢里一片冷静,气氛尴尬,苏易尘头痛的看着窗外,不再做声。

    到了苏家,苏易尘领着林凯到了苏母的房间,屋里一片乌漆墨黑的,苏易尘打开房间的灯,苏母躺在床上,十分虚弱。

    以前林凯给苏母看过身体情况,一切正常,当初为了让苏易尘认为苏母病了,林凯故意让苏母的身体暂时出现反应,即便如此,也会以最快的速度恢复。

    可现在的苏母,面色发白,嘴唇毫无血色,眼神涣散,好像染上了什么疾病。

    “她这样多久了?”林凯板着脸问道。

    “一周的样子,听刘思达说,自从我出事后,我母亲就不说话,成天躺在床上,前几天我还以为只是情绪问题,后来,我发觉不对劲,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易尘双手放在裤兜里,冷漠的说道。

    林凯走到苏母的床边,给她把脉,脉象很正常,五脏六腑也没有问题。

    “苏夫人。”林凯轻声的唤了一句。

    苏母没有任何反应,眼睛都不眨一下,眼睛一直看着天花板的吊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