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一百零二章 顺利带回
    程弓见刘思达不说话,一拍手,见到远处的宾利车里下来一个人。

    刘思达倒吸一口气,瞪大了眼睛,苏老夫人快步的跑了过来,看到担架上的苏易尘,哭的泣不成声的,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我的儿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啊?”

    苏老夫人哭的很伤心,程弓双手放在腹前,淡淡的说道:“苏老夫人,苏易尘还有得救呢。”

    “那怎么不送去医院啊,到火葬场来干什么?”苏老夫人泪眼婆娑的问道。

    立马起身看着刘思达,揪住他的衣服,大声的问道:“是不是你干的?”

    “是不是你干的?”

    刘思达扯开她的手,整理了一下衣裳,愤怒的说道:“不是我干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苏老夫人激动的吼道。

    突然,转头看着程弓,搓着双手,恳求的说道:“老程,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

    “求求你了。”

    “苏老夫人,你应该要求的人不是我,而是他,王院长。”程弓看着王伟笑了笑。

    王伟立马说道:“苏老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苏总救活的。”

    “那就好,那就好。”

    苏老夫人立马趴在担架上,紧紧的握住苏易尘的手,说:“儿子,你可千万不能丢下我了。”

    “我们苏家就你一个人了,你要是也丢下我,那我该怎么活啊。”

    刘思达握紧拳头,眼神充满愤怒,大声的说道:“苏总已经死了,需要立马火葬。”

    说完,立马推开苏老夫人,拉起苏易尘,程弓一个眼神,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保镖上前,挡住了刘思达的去路,程弓看着旁边的股东,一脸认真的说道:“苏氏集团现在是怎么回事?”

    “轮到刘思达做主了不成?”

    程弓看着众人,一脸认真的说道:“他到底是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一个个都听他的差遣?”

    “没有,没有,程总,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对啊,我们只知道苏总已经死了,要火葬了。”

    “……”

    众人纷纷说不停,刘思达脸色更加苍白了,程弓的意思不就是说明了刘思达想要篡位吗。

    大家都明白了程弓的意思,他可是苏氏集团的股东,又是程氏集团的老板。

    谁敢对他不敬,现在他出来搅局,刘思达也是万万没想到。

    这只不过是苏家的事情,程弓居然也会插手多管闲事。

    “我觉得苏易尘死没死还需要进一步确诊。”程弓认真的说道。

    “可是,我已经确定他死了啊。”刘思达眨巴着眸子说道。

    程弓眸子紧盯着他,冷哼一声问道:“你是谁?”

    “我是法医。”刘思达说的铿锵有力。

    立马拿出自己的执照,端正姿态说道:“难不成程总还怀疑我的判断不成?”

    “听你这意思,你说什么我就要听什么了?”程弓没好气的看着他。

    刘思达一愣,无奈的说道:“那倒不是。”

    随即,程弓看着王伟,笑了笑,“王院长,苏易尘就拜托你了。”

    “直到查出他到底是什么病因为止。”程弓坚定的说道。

    “好。”王伟满口答应了。

    只要苏易尘被成功的带回了医院,一切都还有转机。

    “程总,我哥他死了,你跟我们苏家又有什么关系,他今天要火葬,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刘思达炸毛一样瞪着程弓。

    程弓面无表情,淡淡的问道:“你在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

    “既然如此那就让王院长带回医院,否则,我会认为是你一手操作,嫁祸于人,谋权篡位,想要坐上苏氏集团的宝座。”程弓大声的说道。

    顿时,所有人都不敢在说话了,刘思达太着急了,谁都看得出来。

    现在程弓说这话无非就是在下最后的通告,如果刘思达想要做上苏氏集团总裁的位置,还需要进行股东会议。

    而程弓在江城的影响力也是响当当的,他若是反对了,无论刘思达下多大的功夫都没用。

    现在刘思达已经失去了先机,原本以为苏易尘跟程弓的关系早就僵硬了,表面上一套暗地里一套,不管自己对苏易尘做什么,只要不在损害程弓的利益情况下,他不会有什么动作。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在火葬的这一天,程弓会突然杀出来。

    刘思达握紧拳头,亲眼看着王伟叫来救护车,把苏易尘重新带回了医院。

    火葬场的苏氏集团的股东们一次离开,苏老夫人也陪着苏易尘去了医院。

    整个火葬场只剩下刘思达和程弓还有他的几名保镖。

    刘思达握紧拳头问道:“程总,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苏易尘为人阴险毒辣,你就算是把他救活了,他也未必改头换面。”

    “那也是我的事情。”程弓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随后又苦口婆心的说道:“小刘啊,你还是太嫩了点,有些时候,人不能太贪心了。”

    “苏家把你养大,你这样对苏易尘,是不是太对不起地底下你的养父苏州了啊?”

    刘思达心头一紧,苏州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怎么能忘记,可是,他天性贪婪,占有欲强。

    凭什么苏易尘可以拥有很多东西,自己却不及他的三分之一。

    刘思达走到程弓身旁,握紧拳头说道:“苏易尘永远都醒不来了。”

    “你就算是费尽心思也是如此,谁都查不出病因。”

    说完,大步离开了,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了,程弓也松了口气,幸好自己来得及时。

    为了把苏老夫人弄出来,花费了不少时间,他也没想到刘思达居然敢苏老夫人囚禁在房间里。

    程弓回到车里,说:“去医院。”

    “是,程总。”司机认真的说道。

    杨月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警局,申请要见林凯一眼,坐在审讯室里,看着桌上的一堆吃的。

    惊讶的问道:“林凯,你这是在坐牢还是来吃东西的啊?”

    林凯罢罢手,温和的说道:“没办法,徐羽之这小子看不得我吃苦,给我吃好的住好的。”

    “在这里比在医院轻松多了,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吃好喝好就行了。”

    杨月丢给他一个白眼,说:“早知道我就不这么紧张了。”

    林凯笑了笑,突然问道:“李静冉呢?”

    “她还在医院上班啊。”杨月回答的很自然。

    顿时,林凯感觉自己的心都凉了,昨晚上柳墨雪哭着过来看了自己,她想要伸出援手被林凯拒绝了,最后还是林凯把她哄回去的。

    一直以来都给林凯一种家的感觉的李静冉,居然没有来看自己一眼。

    拿过一瓶水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抿嘴一笑,说:“哦。”

    杨月双手搭在桌上,叹了口气,“你跟李静冉本来就是两条道的人,不适合在一起。”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们就简单的做个同事之间的关系就好了。”

    “我也怎么想的啊。”林凯强壮淡定的耸耸肩。

    “你啊,你……”

    杨月还没有说完,手机就响了,是王伟来的电话,立马接过问道:“王院长。”

    “苏易尘的躯体被我们带回来了,你怎么休假了?我们需要一个人全天守着他,不能让别人靠近。”王伟一脸认真的说道。

    杨月看了一眼林凯,温和的说道:“我在林凯这里。”

    “你赶紧问问他,苏易尘到底中的是什么毒。”王伟激动的说道。

    杨月索性打开了扩音,看着林凯说道:“王院长问你,苏易尘到底中的是什么毒。”

    林凯深吸一口气,这是假死药,如果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的,而且,这假死药本来是针对程弓给苏易尘设的陷阱,只是没想到被刘思达搅和了。

    想了想,温和的说道:“他明天就会自己醒来了,他中的是一种慢性毒药,会在体内存留三天左右,等体内新陈代谢之后,自然就会醒来的。”

    “那这到底是什么毒?”王伟奇怪的问道。

    “叫……绳毒,是以一种动物死后的身体晒干磨成粉末,再利用各种药材混合在一起,导致人体短暂的休克。”林凯认真的说道。

    王伟一愣,淡淡的说道:“好。”

    “王院长,现在只要苏易尘安静的躺着,什么都不用做,明天中午他自然会醒过来。”

    “好。”

    王伟没有去反问为什么,慰问了林凯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杨月双手趴在桌上,好奇的问道:“绳毒?那是什么毒?”

    “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的。”林凯含糊的回应。

    杨月想了想,回忆了一下林凯说的话,认真的问道:“按照你说的话,有一个直接解释,苏易尘并没有死,只是短暂性的休克,可是,身体机能都是正常的。”

    “若是按照这样的说法的话,他岂不是假死的状态?”

    林凯挑眉,嘴角勾起一抹意犹未尽的笑容,杨月锁眉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林凯拿过桌上的瓜子慢慢嗑着,说:“你没有猜错,这确实是假死药。”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药吗?”杨月狐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