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九十八章 不要脸
    林凯痴迷的看着她,裴佳佳伸手从他的手里拿到了项链,眼角露出一抹狠色,突然一掌拍在他的脑门,林凯吃痛的捂住额头。

    “你打我干什么?”林凯呵斥道。

    刚刚裴佳佳靠得越近,林凯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幻境一样。

    可是,她一掌就把自己拉回了现实中。

    “我……”

    裴佳佳刚想要骂回去,突然有人站在门口轻咳了一声。

    两人齐刷刷的看过去,来的人居然是刘思达,林凯眉头一紧,原本还想要挑逗裴佳佳的,顿时绷紧了身子,现在不是调戏女人的时候。

    “你是谁?知不知道这是审讯室?”裴佳佳大声的说道。

    现在的声音完全没有刚刚那般细腻,温柔,而是一头满身都是刺的刺猬,还很凶。

    刘思达双手环胸,冷不丁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警局的警官居然跟犯人胡搞,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笑话。”

    说到后面一句话,刘思达摊开双手,嘲笑了起来。

    裴佳佳脸色发红,咬着唇,握着手里的项链,冰冷的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控诉方,我要跟林凯单独聊一聊。”刘思达立马端正了态度。

    裴佳佳走到刘思达身旁,又看了一眼林凯,看不出她是什么意思。

    看着裴佳佳离开审讯室,刘思达关上门,坐在林凯对面,双腿随意交叠,双手交叉放在靠手上,看着桌上的美食,笑了笑,说:“没想到你在这里的生活很不错嘛。”

    “我在哪里的生活会不好?”林凯靠着椅背,表情佯装很轻松。

    刘思达深呼吸一口气,从兜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吐出一团烟雾寥寥。

    淡淡的说道:“让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你就是不愿意,现在好了?”

    “到了这里头啊,你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总之,你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林凯坚定的看着他。

    刘思达哈哈的冷笑了起来,摇晃着头,不屑的看着林凯,“等苏易尘入土为安,我就是苏氏集团的老板,所有人都要听我的安排。”

    “我想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哦?”林凯挑眉,冷不丁的看着刘思达,接着说道:“那我们就走着瞧吧。”

    刘思达深吸一口烟,林凯眉头一紧,看着刘思达冰冷的说道:“我劝你啊,最好是不要在抽烟了,你的肺部已经开始病变了,你若是继续的话,估计你用不了几年你也会进医院。”

    “别给我瞎说。”刘思达顿时就怒了。

    自己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快要得到一切了,结果林凯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话。

    现在正是自己可以一展宏图之际,他最忌讳的就是听到这些话。

    “不是我瞎说,我看人很准的,你看你的手指,你的指甲盖没有了月牙,而且,你的食指跟你的中指关节骨部位已经发黑了,你的食指甲盖已经被熏黑了,由此迹象可以看出来,你的肺部已经是一片黑的了。”

    “还有你手背上的青筋明显就是你的肺部功能降低,你需要的氧气很多,可是,你的肺部排解功能已经很差了,所以,你经常会有胸闷,气喘,身体不适,甚至还会出现头晕的现象。”

    刘思达一愣,锁眉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医生啊。”林凯淡淡的一笑。

    刘思达哈哈的笑了起来,冷不丁的看着林凯说道:“你以为你随便说的两句话,就能吓到我吗?我想要活多久这是我才能决定的事情。”

    “可惜啊,你的不良嗜好正在慢慢的侵蚀你。”林凯露出微笑。

    刘思达咬着牙,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确实,林凯说的都是对的,自己确实感觉到胸闷,气喘,身体不适,甚至还有头晕的现象。

    “告诉我,我该怎么治疗。”刘思达只好转移话题。

    若是自己身体不行了,有再多钱也没用啊。

    林凯双手搭在桌上,一脸认真的看着刘思达,勾唇冷笑的说道:“如果你想要我告诉你怎么办的话,现在就撤诉。”

    “撤诉?这是不可能的,苏易尘一天没有被火葬,我一天不会放你出来。”刘思达立马说道。

    “他不能被火葬。”林凯咬着牙说道。

    刘思达双手抵着下巴,冰冷的说道:“没什么不能被火葬,我可不管他现在是生是死,反正法医已经鉴定他已经死了,他就死了。”

    “明天就会进入火葬场,谁都别想阻止。”

    刘思达深吸一口气,不耐烦地说道:“现在回答我的问题,我要怎么处理我的肺部?”

    林凯看着刘思达,在他的眼里,林凯看不到一丝丝人情。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利益生存的而已,林凯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淡定的问道:“苏家养育你几十年,你就是这样报答他们苏家的啊?”

    “我记得苏州待你很不错,刚刚一毕业就给你一个总经理的位置,现在苏州死了,你就这么着急的把苏易尘害死,你的良心,真的不痛吗?”

    刘思达哈哈的笑了起来,单手搭在桌上,不以为然的看着林凯,说:“良心是什么?”

    “我可不知道什么是良心,林凯,我来找你,无非就是通知你,你要是在背地里还敢做什么手脚的话,别比我下狠手,你若是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待着,等苏易尘死了,我会给你一个自由身,到时候,你就当我的私人专用医生,薪酬随你开。”

    这么大手笔,果然当了老板的人感觉就是与众不同。

    刘思达之所以要留着林凯,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医术,一眼就能看出此人哪里病了。

    这样的人留在自己身边,算是对自己身体的一个保障。

    可是,林凯可不想这么委屈自己,即便钱再多,也买不来自己的那份开心。

    若是跟刘思达混在一起,林凯每天要面对的都是一些令人头疼的问题。

    还没开始呢,刘思达就已经把他推向了火坑里。

    “多谢刘总的美意,我就不笑纳了。”林凯憨憨的一笑。

    “别给脸不要脸。”刘思达呵斥道。

    这句话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林凯眨巴着眸子,面带微笑的说道:“我就是这么不要脸的人。”

    顿时,刘思达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了。

    深吸一口气,冷不丁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龚少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你只有六天时间了,你考虑好了吗?”

    林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龚游天跟刘思达是不同的人,刘思达虽然说是有钱,但是,并不像龚游天那样,可是一手遮天。

    龚游天找自己无非就是想要聘用自己成为他的药剂师,他父亲患有肾衰竭跟白血病,他自己又是没有色彩的动物,活在黑白的世界里。

    很明显,是因为身体内少了一条染色体的原因,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

    龚游天让林凯做的是改变人体基因,增强人体细胞,人服用后力量会无穷无尽。

    如果真的制作出了这样的药剂,这只会成为一种祸害。

    林凯果断的说道:“你跟龚少说,我不考虑,我不会做他的药剂师。”

    “这又不耽误,而且,如果你想要待在医院上班的话,也是可以的,你只要抽时间去他的实验基地就行,无需随时随地待在实验基地。”刘思达放软了态度。

    来这里找林凯,主要目的就是替龚游天带话,其次就是警告林凯不要胡来。

    林凯不以为然的说道:“那又怎么样?我不想去。”

    突然,刘思达站起来,愤怒的说道:“林凯,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林凯双手放在脑后门,枕着头。

    刘思达深吸一口气,冰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那好啊,我们看看谁先后悔。”林凯勾唇一笑。

    刘思达起身,大步离开,啪的一下关上门,刘思达气冲冲的走了。

    小警察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对里面的林凯更加好奇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徐羽之会喊他一声凯哥,就算是警局里的警花也被他调戏了。

    后来来的男人也被他给气走了,越来越怀疑林凯的身份了。

    刘思达回到车里,迅速离开了。

    而旁边一辆黑色的宾利车里,坐在驾驶座的司机说道:“程总,他已经走了。”

    程弓嗯了一声,便下车,冲着警局走去。

    “程叔叔。”裴佳佳惊讶的看着他。

    “佳佳?”程弓也很奇怪,狐疑的问道:“你真的来警局当警察了?”

    “我在警校那么多年可不能白读啊,程叔叔,你怎么来这里了?”裴佳佳好奇的问道。

    裴佳佳是一个小城镇的姑娘,父母都是车祸身亡,裴佳佳从小就是住在孤儿院,程弓在捐赠福利院的时候,带着程惜玥一起去。

    不料,程惜玥走丢了,是裴佳佳找回来的,后来,程弓问她想要做什么,她说,她想要成为一名警察,程弓二话不说就资助她去读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