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顶神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担忧
    易平思索了片刻,镇定的说道:“我只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啊。”

    只闻到饭菜的香味?林凯紧锁着眉头,依照血色香水的味道,飘散的距离虽然不远,若是空气不流通的话,香味会慢慢的聚集在一起。

    到了客厅,林凯警惕的四处寻望,为了掩人耳目,刻意让易平给自己打掩护。

    他跟李妈的接触机会有很多,可,为何偏偏到了吃饭的时候,易平被血色香水的味道加上菜里的药晕了过去,林凯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血色香水的存在。

    血色香水的味道很诱人,常人闻到,大脑皮层组织会开始产生幻觉,香气闻得越久,精神会越加的兴奋,在男女之间,只要加上一点点血色香水,还有兴奋剂的作用。

    但是,剂量一定要掌握好,否则,会是致命的毒药。

    血色香水是十二种不同的花秘制而成的香水,其操作方法很复杂,一般的调香师很难掌控。

    除非,是一位高级的调香师所制,血色香水市面上基本上是买不到的。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啊?”易平突然扭头问道。

    林凯迅速被拉回了视线,浅笑的望着他,说:“李妈身上喷了一种致命的香水。”

    “奇怪的就在这里,你跟李妈接触了那么久,为何,你会没事?”林凯好奇的看着他。

    “啊?”易平摆着一张苦瓜脸,挠着后脑勺。

    撇嘴看着林凯,淡淡的说道:“你该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林凯挑眉一笑,说:“也不是没可能啊,毕竟你跟李妈接触的时候,我没在你身边。”

    “喂,林凯,你脑子是不是短路了,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就算是在读书的时候,我是做过几件对不起的你事情,你没必要这样报复我吧,我光明磊落,没干过什么坏事。”易平一本正经的看着林凯,眼神有丝丝不安的波动。

    跟易平同寝四年时间,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宅男,成天沉溺在游戏的世界里。

    不过,只要一出去,立马变成了花心大萝卜,看到美女就会冲过去。

    “在读书的时候,你做了什么?”林凯嗤笑的看着易平。

    见他不动声色,表情冷漠,声音低沉的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嘛。”易平长吁了一口气。

    淡淡的说道:“我不过就是在你的枕头底下放了两颗生鸡蛋,你睡觉的时候,蛋就碎了。”

    林凯瞪大了眸子,回想那时候,还是刚刚来学校没几天,听到蛋碎了的声音,寝室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最后在枕头下找到鸡蛋,被寝室的人笑话了四年。

    奈何,自己的家室比不上别人,便忍气吞声,跟大家熟络之后,大家知道他的为人,这件事情也算是消停了。

    “还有什么?”林凯板着脸说道。

    “再然后就是在你擦脸的毛巾上放了辣椒粉,这个我必须要澄清,当天我是跟寝室的人玩游戏,我输了,他们说随便挑一块毛巾放辣椒粉,我不是故意的。”易平不敢看着林凯。

    生怕对上那双凌厉的眸子,今晚上就别想坐车回家了。

    回想到这件事情,当天林凯正好自己父亲见完面,回家洗把脸,结果,一张脸活生生的被辣红了三天,寝室的人都没有做声,林凯发怒了,扯开了嗓子骂了几句。

    还是没有人站出来,跟他同一个寝室的人,家庭条件都很不错,背景更不用说。

    以林凯背景,哪敢跟他们叫板,只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从此以后,林凯不管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

    易平悄悄抬眼瞟了林凯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心虚的说道:“我诚挚的向你道歉。”

    “都是寝室的那帮孙子,我只是随便拿了一块毛巾,我不知道是你的。”

    “行了,就别给我装了。”林凯心里微微发怒。

    不过,念在事情都过去了,懒得跟他追究,淡定的说道:“至于为何你没有闻到血色香水的味道,这跟你的嗅觉有关。”

    “你分得清大蒜跟葱的味道吗?”林凯突然问道。

    易平惊讶的看着林凯,原本以为自己如实招来,肯定会被他打一顿。

    可没想到,他居然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反而一本正经的研究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轻咳一声,认真的说道:“分不清,不都是一个味道嘛?”

    林凯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当时李妈在厨房做饭菜,还没进门就闻到了浓烈的饭菜香气。

    而当时易平是倚在厨房门槛旁边,而李妈又在做饭菜,身上的香味被饭菜的香气掩盖也是正常的,林凯淡淡的说道:“没事了。”

    “什么意思?”易平眨巴着眸子,懵懂的看着林凯。

    “先回家吧,我累了。”林凯无奈的叹了口气。

    易平识趣的没有说话,坐在副驾驶,看着外面的美景,很快,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区。

    停好车,林凯把车钥匙丢给易平,边走边说:“明天早点起来。”

    “嗯嗯。”易平点点头。

    跟着林凯坐在电梯里,林凯沉默不语,眼睛看着前方,双手惯性的放在裤兜里,按了楼层。

    易平站在他旁边,不敢做声,跟着林凯出了电梯。

    走了两步,林凯扭头看着他,说:“你不回家,跟着我做什么?”

    “哦。”易平挠着自己头,尴尬的一笑,说:“我都忘了。”

    “那你早点休息,我明天上来找你。”易平憨笑了两声。

    说完,又转折回到电梯,回到自己楼层,林凯深沉的呼了口气,拿出钥匙开门。

    拖着沉重的身体躺在沙发里,单手搭在额头上,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全是今天看到的画面。

    一想到推开那扇门,看到大铁笼里的人,整个空间都散发出一股恶臭味。

    林凯闭上眸子,伸出右手,一晚上都没有换药,立马起身,找到药盒,撕开纱布,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在过几天,就差不多可以不用包纱布了。

    换了药,打了个哈欠,已经是深夜一两点了,困意席卷而来,随意洗了个澡,便回到房间。

    刚刚躺下,突然想到盐城郊区别墅的案件是裴佳佳在负责,立马给她打了电话。

    响了三声便接通了,林凯温柔的问道:“你回家了吗?”

    “刚刚把一切都整理好,准备回家了。”裴佳佳透露着一丝丝疲倦。

    “回家后早点睡觉。”林凯认真的说道。

    裴佳佳浅笑了一声,温和的嗯了一声,林凯翻转身子,接着说道:“是不是很累啊?”

    “确实有点,不过,现在坐在车里,可以好好的休息了。”裴佳佳舒服的松了口气。

    时间已经不早了,林凯笑着说道:“那你先休息,明天我会直接去警局。”

    “好。”裴佳佳点点头。

    挂了电话,林凯放下手机,盖上被子,便入睡了。

    这一天下来,惊心动魄的,血色香水的调香师,这才是此次案件的关键。

    别墅的主人是谁?那三个男人脖子上的骷髅纹身又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要查清楚。

    一夜过去的很快,阳光灿烂,林凯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眸子。

    起身洗漱完毕,换了套休闲装,刚刚穿上鞋子,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大声的喊:“开门。”

    林凯眉头一紧,迅速穿好鞋子,打开门,便看见徐羽之站在门口,气呼呼的望着林凯。

    “你不是有钥匙吗?”林凯奇怪的问道。

    “哼,我忘记带了。”徐羽之嘟着嘴,满脸的怨气。

    林凯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他,说:“大早上的不上课,怎么来我这里了?”

    “今天周末,凯哥,为什么你出事了不给我打电话?”徐羽之气愤的说道。

    随即,大步走到屋里,双手环胸,气呼呼的坐在沙发里,说:“我一觉醒来,就听我爸跟裴警官在商量盐城郊区发生的事情,现在整个警局都不得安宁。”

    “要不是裴警官说你是被害者,我还不知道,凯哥,你太不仗义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该怎么办啊?”徐羽之满脸担忧的说道。

    林凯低头看着他,沉默了片刻,徐羽之的一片心意,自己当然知道。

    这小子这个年纪就知道仗义两个字,若是他在大个十岁,两人绝对是挚交。

    奈何,徐羽之只有十岁,只能当个小弟弟。

    走到他身边,摸着他的头,林凯笑着说道:“我是个成年人,面对这些应急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处理。”

    “得了吧,要不是因为裴警官及时赶到,我看你八成又要受伤了。”徐羽之无奈的叹了口气。

    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林凯,说:“凯哥,以后要是在发生类似的事情,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林凯一口答应了。

    若是不答应,徐羽之不知道要跟他纠结到什么时候。

    徐羽之嘿嘿的笑着,扭头冲着门口的人喊了一声,“把早餐带进来,你下去等我。”

    “是,少爷。”门口的下人毕恭毕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