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95章 檄英王鸡文
    “来人啦,去把吾的镖骑大将军捉来。”

    “喏。”

    两个内侍立马小跑去王府后花园中的鸡舍,去捉那只统领王府鸡舍的花羽大公鸡。

    “三哥请……”

    李煜将李显邀请到府中专设的斗鸡场,一群人在斗鸡场外围了个圈。

    李显一招手,侍从马上打开鸡笼,将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放进了斗鸡场,耀武扬威的咯咯叫了一阵。

    “四弟,为兄新得的这只威武大将军怎么样?”

    李显颇为得意的问道。

    “两抓粗壮有力,毛色鲜亮,声喉嘹亮,喙尖光泽,实乃不可多得的上好斗鸡。”

    李煜如实点评道。

    “哈哈哈,为兄为寻这只威武大将军可是派人遍寻各地的斗鸡名种,千挑万选才选出了这只,它以经为兄赢得十三场比赛,琢杀五只对手。今日定能打败你的镖骑大将军……”

    看着自信满满的四哥,李煜那叫一个汗颜啊。感情你费这么大力寻只斗鸡来就是会了打败我的镖骑大将军?好歹你也是一国亲王,玩乐上未免太专注了吧。

    李煜也不想想,他那只镖骑大将军与李显的斗鸡相斗时,屡战屡胜,一向在玩乐上颇有造诣的李显为此都输成了心病,不赢一把回来那怎么行?

    两名内侍脸上手上都挂了彩,一脸疲惫的将李煜的镖骑大将军抱来,还好生给它捋了捋毛松了松筋骨,把它伺候好了才将它放入场。

    两只斗鸡相见,那是分外眼红,一眼不合就挥动着翅膀朝对方扑了过去,嘴啄爪抓,翅膀拍打对方,缠在一起杀得难解难分,折腾起一地灰尘。

    场外,两王的侍从们眼睛瞪的贼大,更有甚者大声叫壤着给自家殿下的斗鸡加油鼓劲,顺便指导下怎么打败对方。

    李煜对于斗鸡只是无聊之时娱乐己身,没有倾注多少心力,财力那更是九牛一毛。斗鸡赢了,高兴一场,输了,杀了斗鸡煲汤。以无所谓的态度看着斗鸡场内两雄争霸。

    李显就不同了,那可是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倾注在斗鸡走马、寻欢作乐上。不然历史上也不会那么窝囊透顶,李治死的时候那可是十足的不安心,他太清楚自己这儿子什么德性了,这才给了武后彻底掌握朝政大权的机会。

    这不,李煜看着自己三哥,紧盯着场内相争的两只大公鸡,不时叫嚷着:“啄它啊,跳起来用爪子抓它啊……”

    恐怕比场内的两只大公鸡都紧张,在李煜看来至于莫?

    也许这就是赌徒的心态吧!李煜如此想道。

    与李显斗鸡,令李煜突然想起了那位才华横溢却倒霉透顶的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他就是栽在李显斗鸡这件事上的,至此王勃的命运那叫一个坎坷,霉运似乎就此赖上了他。

    当年担任沛王李贤修撰的王勃,在李贤与李显斗鸡之时,偏偏有感而发,写了偏《檄英王鸡文》来讨伐李显的鸡,给李贤助兴。结果让高宗李治看到了,那可是龙颜大怒啊。

    檄古代用于征召,晓谕朝廷公告或声讨、揭发罪行等的文书,也指战斗性强的批判,声讨文章。

    王勃作檄文,在李治看来是在李贤与李显两兄弟间挑拨离间,直接被逐出了王府,至此一桩又一桩不得意之事接踵而来,最后看父回归途中溺水而亡于南海,落得个英年早逝。

    “以经到了咸亨四年(即673年)了,也不知王勃现身在何处?待会派人去打探下他的消息,免得这货又落得个南海溺水而亡。”

    李煜可是稀才的,最见不得这样的大才子平白无故的死了,还需要他将来为自己写一篇流传千古、流芳百世,歌颂自己一世传奇,震惊华夏文坛古今未来的赋呢。要让后人每念起这篇赋,第一想到的是作者王勃,第二想到的就是他李煜,读起赋中的每字每句了解他李煜一生奋斗史,功盖千秋、远迈三皇五帝的伟业。

    让以后的教师向学生们教授这篇大才子王勃所著,记录李煜一生功业的赋时,顺带讲起李煜传奇的一生,和他那些功过褒贬不一的施政举措。

    “对了,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在历史上因上书讥讽娘亲当政而被下狱后遇赦贬为县丞。在娘亲废李显时,与李敬业等一众被娘亲贬谪心怀怨恨的官员起兵讨伐,后失败被杀,但又传他没被捉住,隐姓埋名遁入空门做起和尚。”

    李煜想着,到时把骆宾王也收入麾下,加上现正在他手下任职星州都督府都督的卢照邻,初唐四杰届时就有三人被收入麾下,想想都让人激动彭拜啊。

    “哈哈哈,赢了赢了……”

    李显高兴的手舞足捣,只见为李煜赢得无数场胜利的镖骑大将军被威武大将军啄的头破血流,正撒丫子绕着斗鸡场的围墙落慌而逃,后面却是威武大将军穷追不舍,誓要不当场斩杀此敌就不收脚。

    “败了……”

    李煜刚才一时失神,自己的镖骑大将军竟然惨败,想想也就释然了。镖骑大将军现在都五岁了,对于一只斗鸡来说早就过了壮年,哪打得过正值青壮年精气神十足的威武大将军。

    “败了啊……”

    梅儿拉长了声音,颇为失望。

    “败了好啊,这样咱们晚上就可以包鸡汤了。”

    杏儿笑道,提了提腰间的长剑,准备去把那只曾经啄伤了她玉手的镖骑大将军斩头。心里那叫一个爽,看你以前嚣张,今日本菇凉要斩了你的鸡头,吃了你的肉。

    其她人不知杏儿心里打的主意,馨儿笑骂:“府里还差你那点鸡汤?”

    李显在一众他的侍从恭贺声中,得意的将为他赢得胜利的威武大将军抱起,捋着发亮的羽毛笑道:“看你今日为本王在四弟这赢得久违的胜利,回去就赏你三十只花母鸡,开三宫六院……”

    李煜听到就一阵恶寒,摇了摇头,自家三哥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看着自家那只斗败了的镖骑大将军,李煜随意的吩咐身边的内侍:“将它捉到膳房里去杀了煲汤。”

    “喏……”

    刚才负责捉镖骑大将军而被抓啄了不少伤的两名内侍顿时高兴了,这可是向孽畜报仇的大好时机啊。

    “你们两个让开,让我来。”

    杏儿一把推开两名内侍,拔剑一斩,全程行云流水,可怜的镖骑大将军尚未明白发生了何事,在战斗中被啄的伤痕累累的鸡头冲天而起,洒下一腔热血。

    “扑哧扑哧……”

    无头的鸡身挣扎了几下便无力的垂下了双翅。

    由于杏儿的动作太快,鸡血飞洒而出时,恰好飞向李显一边,把正高兴的李显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