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90章 漫漫东征路
    此次出征宜兰地区的玛噶兰人,薛茂勋吸取了上次的教训。

    路线选择方面舍弃了上次走的景美溪河谷,选择经斥候月余勘探发现的北势溪河谷。

    北势溪是淡水河三大支流之一的新店溪主流的上游河段,河谷在山中绵延七十余里,河谷宽阔利于大军通行。沿着河谷走到北势溪的源头,翻过一座起伏较为平缓的山岭就到达宜兰平原的北部。比之上次走的景美溪河谷,无疑便捷了许多,少翻了几座山头,少走了几十里山路。

    一万大军从台北出发,沿着新店溪向南行驶二十余里抵达进入雪山山脉的谷口,全军奉命在此暂时休息。

    薛茂勋将诸将传至身前,特命在山地丛林中与番人作战经验丰富的都尉闵仞为先锋,率混沌卫两百、团结兵八百、番兵八百为大军开路。

    以都尉吴三和率一千团结兵殿后,其余兵马做为中军,由薛茂勋亲自统帅,居中指挥。

    行军路线虽是沿河谷前进,难免会遇到河流喘急的险滩深谷的地段,就需要在两侧山坡上伐木开路,有时候可能还需要造桥。

    为此薛茂勋又给闵仞调拨了一千番兵以做修路造桥之用,遇到需要伐木开路造桥的地段,这群番兵们便被趋使着前去。挥着给他们配发的铁刀、斧头砍伐山坡上的林木,再用早就准备好的锄头挖出仅供五人并行的,简易到不能再简易的土路,也许下场暴雨就被水流冲垮了。

    为防止这些番兵们心怀怨恨,乘机勾结玛噶兰人反叛,薛茂勋压根就没给这些征来的番兵配发唐军制式兵器,携带够全军两月所需之粮也由团结兵负责运输。

    上万大军就这么沿着北势溪河谷边走边修路,足足走了十日才抵达北势溪的源头,横曳在大军前方的就是一道海拔在六百多米的山梁。

    令人欣喜的是唐军抵达的北势溪源头正对着眼前山梁中间一处平缓的山凹部,虽被茂密的林木覆盖着,但对于唐军修一条上山的路无疑轻松多了。

    “都督,翻过前面这座山,山的东面就是北门坑,沿山坳中的小溪下山就直达宜兰平原。”

    勘探过此地形的斥候队正指着前眼的山岭向薛茂勋禀道。

    薛茂勋收起手中的地图,爬上路边的一块巨石,手持单筒望远镜查看山岭情况,在他的周围是枕戈待旦的一万大军。

    被茂密的丛林所覆盖的山岭,薛茂勋举着望远镜瞧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异常情况,但征战多年的他对此保有足够的警惕心。

    令亲兵去将闵仞传来,薛茂勋有事要交待他。

    “都督你找某……”

    闵仞手中拿着胡饼,边吃边小跑过来,全身披挂着黑漆明光山文甲,头上的范阳兽盔也没摘下来。在沙场上征战的岁月比薛茂勋还长,他太清楚行军途中,诺是大意卸了甲,说不定在遭遇埋伏时就被一支冷箭给结果了。

    薛茂勋手指着前方的山岭向闵仞吩咐道:“给你部一刻钟用完午饭,立即上山搜查山岭,以防有玛噶兰人埋伏,确定下往山上修路的走向。”

    闵仞从薛茂勋手中借过望远镜观茶了一番山岭疑心道:“我军一路走来,山中鸟兽时有出没叫唤声。可我军行至此待了快半个时辰了,未闻鸟兽的动响,连台湾山中常见的水鹿都没看到一只。都督,前方山上不会有埋伏吧?”

    “所以才叫你率部先行上山探查。”

    薛茂勋没好气的抢回自己的望远镜,要知望远镜由于产量小,造价高,目前只能给各卫、军主将配备,要是弄丢或损坏了,几个月内可没得补充。

    闵仞羡慕的多看了薛茂勋手中的望远镜几眼,才不舍的咬着胡饼回到自己的部队。

    在安东都护府文武官将中,拥有望远镜那可是身份地位的像征,干了几年都尉的闵仞做梦都想立下大功升迁,得燕王给他配一个望远镜。

    “都吃完了吗?吃完了就给某起来上山搜查玛噶兰人,动作给某快点……”

    闵仞连吼带骂的催促着他麾下加上番兵一千八百兵马整理行装开始登山搜查。

    闵仞把部队排成一个不密不稀的扇形阵缓缓进入山岭,刀枪出鞘,弓弩搭箭,小心谨慎的一步步拨开丛林进入山林深处。

    山下兵马也早以用完午饭,除了那一千负责伐木修路的番兵与闵仞的先峰部队保持个三百步的距离开始修筑上山的道路外,其余兵马皆在山下人不卸甲马不卸鞍,等着先锋军传来消息。

    诺是先锋军遭遇伏击,他们就要赶上去增援,或者从另一侧攻上去。

    薛茂勋为了此次东征马到成功,不至于出现上次的失利,足足征调了一万兵马来对付玛噶兰。

    话说生活在宜兰平原及周围山岭的玛噶兰人总计也不过万余,经过上次与唐军交锋后,虽说击退了唐军的进攻,其自身损失可不小,眼下能抽出的能战之兵不会超过三千之数,还分散在互不统属的各个村社。

    当然啦,这些薛茂勋是不会知道的,斥候来这一片勘察地形时都得躲着玛噶兰人,更虽说从玛噶兰人那打听消息了。

    闵仞带着他的部队一步步摸上了半山腰,越往上走,直觉越是警告他前方有危险,这是征战多年的沙场宿将才会有的感觉。

    如果说山下没未发现鸟兽的踪迹,可深入山岭里数里之遥,仍未发现鸟兽踪迹,没有埋伏那才见鬼了。

    “传令下去,所有人都给某把眼睛瞪大点,小心点,山上极有可能有玛噶兰人打咱们的埋伏。”

    闵仞对着身旁的亲兵小声命令道。

    “喏。”

    听到自家都尉的命令,所有士兵们顿时呼气都粗重了些,个个把眼睛睁的贼大,拨开一片片遮挡视线的枝叶,小心谨慎的继续往上前进。弓弩手们举着手中的弓弩瞄着前方丛林,一旦发现前方有人冲出来就立马射杀。

    距离上山搜索的唐军五百步之遥的密林里,赫然藏着一支头戴羽饰,身穿兽皮麻衣的玛噶兰人手持弓箭、长矛埋伏于此,脸上涂着战斗时的彩绘,面色冷冽,静静的等待唐军进入他们的伏击圈。

    早在四天前,在山中狩猎的玛噶兰人就发现了数月前曾来攻击他们的唐人沿着北势溪河谷再度来犯,人数还是上次的几倍,给从未见过这么多军队的玛噶兰人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当宜兰地区的玛噶兰人各村社头人得知消息后,自知仅靠几个村社的力量是无力抵御唐军再度来犯,只有像上次一样各村社联合起来,甚至要联合宜兰平原以外的更多村社一起才有可能打败对方。

    于是,不仅宜兰平原地带的玛噶兰人各村社联合,连拉拢了宜兰以西山岭中生活的七八个泰雅族村社,共同出兵抵抗唐军的进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