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85章
    李煜在新年之际冒着风雪在赶回京的路上不好过,身处台湾岛的薛茂勋更是难咽东征后世的宜兰平原失败这口气。

    薛茂勋年前东征失败退回,在都督府的将官们看来,除了身为主帅的薛茂勋染疾难以指挥作战失利外,更重要的是从台北通向宜兰平原这段路虽只有两百多里,但沿途皆为崇山峻岭、古木狼林。对于地形不熟的唐军来说,到处可以是岛番的设伏点,更别说唐军还得边走边砍伐林木修出一条可通行的道路来。

    薛茂勋染上疟疾被部下抬着回到台北,足足在床上躺了月余,一日三餐前饮用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取的汁水才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现在薛茂勋闻到青蒿的味道就想吐。

    一想到自己从军以来,第一次失利而回,还差点丢了命,薛茂勋就气血上涌。

    新年都督府将官们不是在家陪老婆孩子,就是青楼妓婠游山踏水,就薛茂勋待在都督府官衙里看着大致的台湾岛北部地形沙盘,谋化下一次进攻。

    人日一过,薛茂勋就召回了都督府将官,当众宣布:“十日内从各城、各臣服番社征集一万青壮为兵,十五日后东讨玛噶兰。”

    众将官讶然,台湾都督府内目前有口不过七万余,加上归附的岛番五万余人。一次就要征一万青壮为兵,等于都督府管辖的百姓中一半青壮都跟着都督去打仗了,这还不算留守各城的兵马。

    “都督,对付一个玛噶兰,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吧。”

    身为都督府兼混沌卫长史的李继异议道。

    “而且征集一万兵马所需的粮草将是一个大问题,更别说玛噶兰部面对我军攻伐时必藏于深山密林肆意袭击,要剿灭他们恐需数月时间。粮草的需求可就更大了。”

    “十日内集结一万兵马,时间也过于紧迫了。”

    “那些归附的番社会不会听令出兵也是个问题,都督府出动一万大军东讨玛噶兰。那些降服的番社会不会乘都督府留守兵力空虚之际勾结东部群山中的泰雅人反叛也值得担忧。”

    一众将官们各自提出对此次出征的看法,对薛茂勋兴师动众的举措不太满意。

    都督府内至少有一半的将官家属以经被接到台湾开垦分到他们手中的大片田地,甘蔗都以经种下去了,就等收获了。另一半也是按功劳大小分得了大片土地,虽家人未迁来,但他们把自己的穷亲戚或穷乡邻迁来了,把自家的地租给他们种。分到他们手里的土地少则几百亩,多则三四千亩,谁都不愿看到进入稳定阶段等着收获则利的都督府遭遇差错。

    当地番人叛乱攻破城池的可能性不大,但摧毁他们种满甘蔗的田地是没问题的。所以,他们不希望太多的军队离开驻防地。

    如果薛茂勋提出只调三四千人马的话,他们不但不会有异议,还会大力支持,毕竟没人会嫌自己的土地多了。

    何况宜兰平原经斥候勘察,那可是一片河流纵横交措,呈现三角形向东面海,可开垦出三四十万亩的肥沃土地。

    不然上次薛茂勋吃饱了撑的翻山越岭去征讨当地的玛噶兰人啊。

    “还有疫病,上次我军征讨,有百八十人没战死沙场却死在了疫病上,更有上千人染病丧失作战能力。这病好像叫什么?对了,殿下分发各军卫生注意事项中称它为疟疾,病原体在蚊虫体内,人被蚊虫盯咬后就会染病。也不知殿下是怎么知道疟疾的传播途径的……”

    吴三和咕隆道,一看薛茂勋看向他的眼神不善,迅速闭上了嘴巴,一副都督让打哪就打哪的乖巧模样。

    薛茂勋全程黑着一张脸听完众将官的异议,待他们说完后,以九十分贝的咆哮声怒吼道:“台北不是存储着年前由蛟龙海航运来足以供应六万人六个月所需之粮吗?这么多粮草还不足以供应一万大军三四个月所需?都督府下辖各城皆分布在台湾岛西岸,南北相距不过六百多里。日行不过六十里,十日内从最南端的屏东城还赶不到台北,那要这么兵何用?至于那些归降的番社存在的叛乱可能性,你们不知道把每番社的青壮年都给征走,番社想叛乱都不可能了吗?如有不听令的番社,本都督就先把他们灭了再东征玛噶兰人。”

    “你们张嘴闭嘴就是疫病,本都督染的疫病喝了一个多月的青蒿汁不是治好了吗……”

    讲到疫病时,薛茂勋几乎是对着吴三和狂喷。

    听薛茂勋说要动用存储在台北,用以供应将要不久到达的两支移民船队所载移民在耕种收获前的口粮,长史李继吓了一跳。

    薛茂勋诺把这批存粮给用了,移民到达后无足够的粮食引发恶死事件,燕王怪罪下来,都督府上下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在座的都督府将官们几乎被薛茂勋的咆哮声震的一愣一愣的,愣是没人再敢反驳以经处于怒火爆发边缘的薛茂勋。

    在座的谁不知薛茂勋是那个遇事不痛快,脑子一热就和高阳公主、房遗爱等人勾结想造反而被砍了脑袋的名将薛万彻孙子。所谓有其祖父必有其孙子,薛茂勋发起火来,那可是要当众抽人的。

    一众将官们唯唯若若的表示,“听凭薛都督调遣……”

    依朝廷法度,地方都督府都督可是拥有本辖区的军政大权,他们这些属官们只能劝而无权阻止。此次兴师动众东征真出了事,身为都督的薛茂勋必然顶杠,届时那他们就不可客气了。

    经过薛茂勋的大嗓门震慑,以沦为一言堂的会议大厅里又响起了李继那不和谐的追问声。

    “莫非薛都督是想动用台北的移民用粮?”

    薛茂勋脸色垮下来,沉声回道:“不错。”

    “都督你可知那批粮食的重要性?诺此次用了,即将到达的移民没粮了怎么办?届时殿下怪罪……”

    “李长史心中所忧本都督会不知吗?那批粮食供应的是六万人六个月所需。本都督暂时支用一万人三个月所需的粮食完全可以在出现粮食短缺之前取胜回军,届时某携开疆拓土之功向燕王奏明原由,必得燕王欢心,再请求拨给所缺粮食不就行了。”

    薛茂勋胸有成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