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83章 珠联璧合
    “哈欠……”

    李煜裹着厚厚的狐裘披风站在王宫的南门城楼上,被呼啸的风雪冻的哈欠连天,清涕长流。身边则是一堆裹着狐裘大衣被冻的哆哆嗦嗦的馨儿等侍女跟李煜紧紧的挤在一块取暖,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城楼下的动静。

    城楼下有什么?城楼下是好几千戴着鬼头面具的人在傩翁、傩婆引领下载歌载舞正在给燕王府驱傩呢。

    确切的说,他们是在通过载歌载舞来取暖保持身体热量,不被风雪给冻坏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在风雪天出来驱傩?

    前几天李煜拍着案几对安东文武吼道:“大年除夕夜驱傩是吾华夏几千年来之传统,勿以气候不佳、天时不利而不举行。无论天寒地冻还是风雨交加也不能阻止我们炎黄炎孙对千年传统风俗的延续……”

    然后就是安东当地百姓久离华夏不知什么叫驱傩?

    行,李煜一道命令,安东都护府各州县官员组织官兵、发动当地百姓在除夕夜把驱傩活动搞起来,还要搞得热热闹闹的,让久违华夏的安东当地百姓重温华夏风俗。

    平壤那可是安东各州县效仿的典范,驱傩活动更要办得隆重不输两京。

    李煜一道命令,直接从平壤驻军中调拨三千人马除夕夜换上驱傩的服装,戴上鬼头面具,夜色降临就开始上街驱傩了。从城南开始,到城中心处原高句丽王宫现李煜燕王府为止。

    只是今夜天气实在不佳啊,竟刮起了风雪,真真正正上演了天寒地冻闹驱傩。

    然后?然后就是街上除了三千军兵扮演的驱傩队伍外,几乎看不到有城中百姓观看、加入驱傩大游行。

    只剩一帮子平壤的文武官员陪着李煜在寒风中慑慑发抖的登城观看。

    诺非李煜也在寒风中受冻,此时城下扮演驱傩的军兵们就要怨声载道了。

    瞧城下军兵们为了御寒而跳得欢快喊得响亮的身影,李煜吸了吸鼻子很是惆怅的叹了一声。

    “这驱傩搞得,别说和两京比了,就和中原普通州县都比不了。”驱傩的热闹喜庆氛围,李煜就没从参与的观看的人群中看到一个。

    “给将士们把赏赐发了,大家都散了吧。”

    李煜也不想在城上苦挨着了,吩咐下去,转身下城。

    馨儿等侍女一听,喜上眉梢,欢欢呼呼的跳着冰凉的小脚围着李煜离去。

    于寒风中苦拉着脸的众官员们见燕王离开后,立马一哄而散,兴冲冲的下了宫城登上马车令仆人快马加鞭往家赶。这天气,实在是没法待了啊!

    只剩下三千军兵仍矗立在风雪之中捂紧衣服等着拿赏赐,幸好李煜给的赏赐还算丰厚,不然大头兵们心里的怨言就如翻腾的江海了。

    李煜回到寝宫就躺到温暖的炕上,裹上暖和虎皮被子,都快冻僵的身子逐渐回暖起来。

    “平壤还真特么的冷啊,幸好吾早以令军营、暂时迁居安东的百姓家里修了热炕。不然如此寒冷的夜晚普通百姓有多少人熬不过去。”

    李煜对进入房中的馨儿感叹道。

    馨儿白了李煜一眼,嗔怪道:“那郞君还非要在这风雪交加的夜晚搞驱傩,瞧你把奴家和众姐妹们都给冻成什么样了。”

    馨儿扑上床,搞怪的将一双冻得冰凉的双手捧住李煜的脸颊,冰的李煜一阵冷颤。

    馨儿面对着李煜吐气如兰,双方面对面相隔不到三寸,暧昧气息开始不断上升。

    馨儿冰凉的双手被李煜的体温暖和了,她的脸颊却开始爬满粉红,耳根子变得热呼呼的。

    处在眼前的倾国之容让李煜情难自抑,双手鬼使神差的环上了馨儿的纤腰用力往下一拉,馨儿惊呼一声直接趴在李煜身上,娇艳欲滴的红唇恰好印在了李煜干渴的嘴唇上。

    李煜都没多想,张嘴就紧紧的含住了馨儿的红唇肆意品尝,还不忘拉开被子将馨儿盖进来。

    馨儿徒然瞪大了眼睛,被动的承受着李煜一步步进犯的动作。断在她身上游走的大手让她先是身体紧崩,适应后娇躯犹若无骨一般软软的趴在李煜身上,微闭双眼享受着此刻的欢乐。

    两具火热的躯体就这样上下紧紧叠在一起,双手紧扣对方的身躯似要将对方融入进自己身体里一样。

    漫布全身的燥热让紧紧相拥在一起的男女在被子里激动的翻滚调整姿式,一件件留着体温的衣裳被褪去随手扔出了被窝。

    一声带着一丝痛苦的惊叫声突兀的在寂静的黑夜中响起,惊起隔壁房间内正熟睡的灵儿、梅儿。

    窗外漫天飞雪,伴随的轻风呼啸声似是高歌吟唱,庆祝一对佳人走过漫长的时间煎熬终于珠联璧合,成就一段人间美事。

    此处省略两万字……

    馨儿虽比李煜大了两岁,但初尝雨露的她实在经不起常年累月经习武艺热血方纲的李煜鞭挞。在李煜贪婪的留恋她娇美红润的娇躯想再成就一段好事时,馨儿惊荒的伸出双手抵住李煜的进一步动作求饶道:“奴家初承欢娱,身子有些虚弱,还请郞君怜惜。”

    李煜顿时苦了脸,腹中的火热可正等待着冲刺勃发呢,不发泄出来下面难受的紧。

    见郞君窘迫的模样,馨儿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环着李煜的脖子安慰性的吻了他一下。

    不吻不要紧,一吻李煜更激动了。

    谁叫馨儿生得花容月貌、肤如凝脂呢?前突后翘又雪白的酮体,对男人可是致命的毒药。何况还有一双透着春和谐情的桃花眼无不鼓励着李煜再展雄风吧!

    “馨儿最后一次了,要不就忍忍吧!”

    李煜说完就要纵身下挺了,馨儿一看慌了,以郞君的战斗力再折腾一次,明日她就起不来了。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馨儿也顾不得姐妹情了,慌忙劝道:“郞君何不乘此良辰美景,再将灵儿、梅儿、杏儿一并收下呢?”

    反正三位妹妹早晚要成为郞君的女人,今夜一并成就好事,说不定将来能在郞君心中占据更重要的地位呢。

    诺四人中谁生下燕王长子,虽是庶长子不是嫡长子,即使生母在府中没成为二儒人之一,十媵那也是没得跑啊。到时姐妹们在府中相互帮衬,何不乐哉。

    前太子李忠,不也是在圣人为储君时与宫婢所生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