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77章 计定人选
    此时的安东,隔个三五天就是一场鹅毛大雪,寒风呼啸。

    夜色下,比起户外在星光的照耀下呈现白雪皑皑一片,瞧一眼就让人感受到雪夜的冷冽。

    李煜的寝宫内却咋暖还春般温暖,这得多亏了李煜将后世流行于北方的热炕描绘出来让工匠们把它捣鼓出来,在寝宫中造了一个,隔壁房间烧木炭。本想用煤的,但煤烧起来产生不少有害气体就放弃了,但像军营和中低级官吏家、民房就造的热炕没这么多考量了,无非就是注意室内通风,建个高高的烟囱。

    热炕并没有什么技术要求,需要的只是一个脑洞。

    实际上在后世生活中很多常用的物品在唐代要将它复制出来,技术方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题。

    依靠着一座热炕把室内烘得暖洋洋的,馨儿就穿着单衣胡坐在床塌上好让她那双休长浑圆滑嫩的大腿充当李煜舒适的枕头。

    李煜枕缉在这双爱不释手的白腻大腿上贪婪的吮吸着那令人迷醉的处子幽香,脸颊还时不时的在滑腻的大腿上赠来赠去,一时兴起,嘴唇轻咬细腻的腿肉,吮吸着,在如冰雪般洁白的大腿上留下一个沾满口水而皮肤呈现微红的唇映。

    馨儿早以满脸粉霞,裸露在外的肌肤散发着一层醉人的粉色。

    当李煜轻咬吮吸腿肉时,娇躯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栗,在李煜身上轻摧揉肩的双手一时停顿。

    馨儿羞红着脸,动情的杏眼颇为幽怨的注视着枕籍在自己双腿上轻赠的李煜那一张令少女沉溺其中不可自拔的俊颜。

    还有那令自己脸红耳赤,身心躁动,双腿上越来越多的口水。

    馨儿止不住腿上李煜的搞怪挑动,粉红的肌肤、犹如春水般荡漾的眼眸彰显着她内心的悸动和可望。偏偏腿上的少年郞却不解风情的只是摩梭着她的那双迷人的大腿再无下一步动作。

    被勾起的内心欲望折磨的俏脸都快滴出水来了,馨儿瞧李煜不但没有再进一步,连之前的动作都停下来了,似陷入了思考之中,心里有点不乐意的啜道:“每次都勾起奴家的心底,却又中途停下来……”

    不过一想到郞君与府中其她侍女也未突破最后一层关系,自己在府中七八百漂亮可人的侍女中却常常陪侍郞君左右,馨儿满是哀怨的心情顿时好多了。

    “按照宫中的说法,我应该算是独宠燕王后宫了。”

    馨儿又是一阵窃喜,慢下来的动作又提了上去,在李煜身上轻揉的按摩着一遍又一遍,爽得李煜轻哼出来。

    见郞君在自己一双巧手下时不时舒爽的轻哼两声,但双目微睁却显得有些空洞。

    常年伴侍李煜左右的馨儿明悟,郞君只有在想重要事情时才会出现眼前的神态。

    作为李煜在王府中设立以馨儿为首的秘书处参与安东军政事务,全权掌控燕王府一切产业。

    对当前安东诸事了然于心的馨儿有些好奇,郞君为何事而苦思良策?

    依郞君的性格,遇事如有解决之法,在休息前必以做出决定,现在必会搂着她的娇躯好一番挑逗,而不是半途陷入沉思中。

    “郞君,如有难定的事,不妨说来奴家听听,也许奴家能给郞君出出主意。”

    馨儿笑靥如花的问道。

    李煜回过神来,眼前馨儿那百看不厌的娇容粉霞尚未退去,透着诱人的春情,娇艳欲滴的红唇更是看得李煜口干舌燥,体内的男性荷尔蒙在这一刻迅速分泌。顿时一股热火从李煜的腹下窜起,犹如破关夺寨的百战雄师,一入无人之境的冲向李煜的心神。

    一想到尚未确定派往蒲罗中的人选,李煜又一阵懊恼的强压下心中的欲火。从温暖的被窝中伸出右手勾起馨儿秀丽的下巴调戏道:“我正为年后派遣何人领军下南洋驻守蒲罗中苦恼,馨儿不妨帮我参考参考如何?”

    馨儿停下手中的动作小嘴一抿略作一想,“郞君说说对驻守蒲罗中的将领有何要求?如此奴家才能为郞君分析下何人可派。”

    “要求也不多,要文武兼备、足智多谋而不失勇武,具备统军作战治理一方的能力。”

    李煜想了想说道。

    “你就在现安东诸卫、军将领中筛选一个满足条件的说来我听听。”

    “按郞君的条件,薛讷、李业嗣、李尚旦、秦景倩几人都挺合适的啊,直接从他们中选派一人前往蒲罗中不好吗?”

    自己知道这几人合适,那么郞君必然也知道,可却苦恼人选,馨儿有些不解。

    李煜惆怅了,他当然知道这几人合适,可这几人都是最早追随他颇得信重,将才又不错的将领,将来说不定要倚重为宏股重臣,做为左膀右臂来使,怎能轻易将他们派往来返一年之久的南洋去?

    万一有事,李煜身边无大将可用,那不就抓瞎了?

    “这几人可不能派到南洋去,安东驻防可离不开他们。”

    郞君的意思馨儿是明白了,以郞君现所行之事,岂能轻易将亲信大将外派?

    馨儿又琢磨了一番,将安东的领兵大将除了如薛茂勋、程伯献这种以外调驻防的外统统过滤了一遍,提议道:“那高崇德、陈宣、刘永贞……刘滔如何?”

    李煜思绪一遍还是觉得不合适。

    “这些人条件虽符合,但有一点,他们所领之兵皆为我麾下之精锐,一不能轻离安东,二对付南洋土蛮完全是大才小用,三他们皆是北方人,恐难以适应南洋气候。要是水土不服染上瘟疫,不说全军覆灭,但也会变得毫无战力可言。”

    馨儿再作思滤状,久久一想只得提出一个法子:“为防水土不服染上瘟疫,郞君不妨抽掉军中出身于南方江浙、岭南一带的士兵另组一军,以角端卫郞将李文昌为将统军驻守蒲罗中。”

    李煜糊涂了,馨儿为何推荐李文昌啊?

    李文昌此人是江夏王李道宗之次孙,北海铁骑右卫军郞将李文柏之弟。算起来也是李煜的远房表亲,对此人的映像是沉默寡言、作战勇猛。应此在扩军建立团结兵时,将其提升为新组建的角端卫郞将,李煜又发现他一个特点就是治军严谨,一丝不苟,是团结兵诸将中唯一一个严格按他编的《苍穹练兵操典》操练军队的将领。硬生生把角端卫这支新兵蛋子组成,就没指望太强战斗力的团结兵训练成一支精悍之气不输于十神兽卫的军队。

    着实令李煜小小惊呀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