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76章 调用海军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谢越、顾诚顿时哭丧着个脸,他们蛟龙海航手里哪还抽得出空闲的海船去运移民?

    整个蛟龙海航的海船现在是没有休假的满负荷在海上跑,不是编进移民船队运移民,就是负责为海外各岛上的都督府运输各项物资,剩下的船只不是在港内等待装货就是在港内卸货。还有一批海船做为商船运载燕王府各产业出产的商货往大唐各地、海外各国贩运,赚取丰厚利润继续填进李煜海外开拓的大窟窿。

    “蛟龙海航实在没有多余的船只再组建一支移民船队了,短时间内还找不到足够的熟悉航线、各地海况的船长和众多的水手啊……”

    “吾倒是强尔等所难了!”

    李煜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殿下折煞臣等了,实属臣等无能。”

    谢越、顾诚诚惶诚恐躬身拜道。

    “辽东造船坊今年下水了多少艘混元船?”

    李煜又问道。

    “禀殿下,仅建成十艘,其中有五艘船还处于船员熟悉船只操作,尚不能投入使用。”

    李煜摸着精致的下巴沉声道:“仅仅十艘船,都投入移民运人也不过一两千人,要是有个五十艘就好了。”

    见殿下急于将聚集在各港安东开拓团招募的移民运往海外,顾诚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个主意。

    论当今天下,拥有的海船之多,除了朝廷就数咱殿下了,而殿下手中有两支海上力理。自己所属的蛟龙海航确切的说只是属于殿下手中的一支商船队,另一支隶属于安东都护府下辖的船队此时确停在港口吹冷风。(安东都护府是唐朝地方军政一体的机构,军政组织自然隶属于朝廷而非李煜这个主官,李煜做为大都护拥有对都护府内军政官兵任免调动的权利,军事行动和兵额还是需要上报朝廷报备,朝廷诺不准,还得撤销。只有李煜以经商的名义创办的各个组织机构才是真正隶属于他这个燕王私人,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就是通过这些机构办的。)

    “殿下急于运载移民于海外各都督府,何不调用都护府的海军协助运载?”

    顾诚出主意道。

    调用海军,李煜到是想过,毕竟现装备于三大舰队的海船都是当年朝廷为攻高句丽、百济而建造的,结实耐用。最大的船也能装八百号人,小的也能装四五十号人。三支舰队的加起来八百艘大小船只一次怎么也能运个三四万人。(每艘船不可能全都装人,装食水等各项海上所需物资,保障所搭载的移民在船上建康的居住环境就得占一半多的仓位,毕竟这可不是运黑奴)

    只是海军可承担着除了辽东内陆外,各地驻军的兵员、粮响、器械的运输,警戒防区,战时的任务就更多更重了。

    正是大父(即李治,唐代父亲称谓)拨给了李煜八百艘船组建专门的海军才有了将蛟龙海航从这些军务中解放出来专心于运载移民和商贸。

    要是把宿卫在黄海、东海、新罗海岸的黄海、东海舰队调去运移民,半年甚至一年才返回一次。这期间安东都护府突然爆发战事,急需海军,那李煜岂不傻眼了。

    就像刚结束的平写新罗战役,诺没有大父给予的八百艘海船,还默认李煜把原是朝廷的水军拐跑了大半(主要是唐朝没有了水上威胁,没有必要维持一支常备水军),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这世上不好色的男人,少得可怜!

    一向正经的薛讷、陈宣、秦景倩面对部下送上来活色生香的新罗女子也忍耐不住的沉沦了,与张世等好色之徒唯一的区别就是收得多与少。

    至于像薛俊这样的斯文文人,对待女色方面,李煜也是呵呵了。古代文人玩起女人来,后世拍马也赶不上,还自形惭愧犹如土鳖,至于像张世这样的大老粗,只有仰望的份。

    陈纯乞等降臣,如愿以盼的盼回了被唐军掳走的妻女,但并非他们的女儿都得以送还。比如唐军将士们精心挑选出送给燕王的九女,比如某个将领不愿割爱,就随便找个借口搪塞回去,再比如掳走的侍妾和婢女并非他们的妻女,不在送还之列。

    新罗降臣们含泪的收下眼前的结果,但得知自家女儿以成为燕王殿下的侍妾,那几个降臣,心中却乐开了花。陈纯乞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他家中不受待见排行第三,但姿色秀丽温婉可人的庶女陈思颖成了服侍李煜生活起居的侍女之一。

    李煜没打算把将士们献上来的九名小娘子编入秀衣卫训练,她们原本是生活富足安逸的官宦之女,被部下掳来一下子从凤凰跌成了麻雀。从以前受人服侍的贵女变成服侍李煜毫无地位可言,李煜有需求还要侍寝的卑微侍女。

    心理落差之大,估计对她们造成了不小的心灵创伤。

    李煜可不想将她们训练成心志坚毅,刀马弓弩、护卫刺杀样样精通的女强人放在身边保护自己,万一她们中有人对自己心怀仇恨,意欲不利,那岂不近水楼台般便利?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李煜还是让她们做一个柔弱无骨、娇俏可人,专心服侍男人的小娘子吧!

    ……

    诸将回去后,想着殿下纵容他们在城中大掠三日,可今日听薛俊一番胡诌后,觉得给自己大掠金城冠个冠冕堂皇的名口也不错。毕竟纵军掳掠城池在史书上一直都不是什么好名声,虽说掳的是新罗人。

    然后一道命令从诸卫军郞将那传下来,自今日起士卒需以寻视街道、维持城中治安的之名掳掠。

    诸军士卒接到命令时有些莫名其妙,自南征以来,凡破新罗不降之城皆大掠或屠之,今日将军们哪根筋搭错了,给抢掠冠个好听的名头?

    士卒们虽不解,但将军们传下来的命令只得依令而行,然后金城就上演出奇怪的一幕,走街窜巷的唐军士卒高喊着寻视街道、维持城中治安,检查各家各户是否藏有贼人,义正严词的闯进城中百姓家中抢掠财物,淫掠女子。

    城中的新罗人那真是打碎了牙齿混着血往肚里吞,跪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财物被唐军大爷们挑三拣四的拿走,还得面带微笑。妻女诺是有姿容,就得做好被唐军士卒掳走或者压在身下的准备,伺候好了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