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71章 班师北返
    作者大大在此,向喜欢本书的书友求几张月票吧!

    李煜以王府仓曹参军事窦怀恪为新罗检校长史,以尉迟循俨所统率的镇夷军留守新罗,于金城西十里河西岸另筑镇夷城做为镇夷军屯住地。

    镇夷城方圆十里的土地做为唐朝驻军所有,招纳新罗人为佃户耕种,地租五成。城内不准新罗人入内定居,以防奸细,驻军的粮响一应由新罗出。

    新罗女王金正雅和一众走马上任的百官登上尚未修复好的金城西城楼,面色复杂的目送缓缓出城的唐军。

    半年前,新罗尚有南北千里,东西五百余里的国土,民三百余万,国力达到历史的顶点。他们这些新罗官宦权贵们更是从新罗的大扩张中捞取了不少的田地财富。

    可短短半载过去,新罗百余年北征高勾丽、西讨百济所得的疆土尽数失去,几百年的财富积累一朝尽丧。他们这些在新罗做威做福的官宦权贵不仅家财尽失,为了活命,还自甘沦为唐国控制新罗的棋子,真叫一个悲乎哀哉!

    待唐军走远之时,城楼上的新罗群臣拥着他们的女王返回王宫,就新罗战后民生凋敝,面临到来的寒冬,百姓缺衣少粮,民生困苦的困境寻球解决之法。

    之前因战事大量青壮被征入伍,不是战死就是逃亡于山林为盗匪为祸地方,导致农村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抢收粮食而使不少粮食在秋季的雨水浇灌下烂在了田地里。

    以往储备的粮食也在这场战争中几乎被消耗一空。

    眼下半个新罗的百姓都面临着不足食的问题,诺不能很好的解决粮食问题,说不定这个冬天,指不定要冻饿死多少人,各地饥肠辘辘的百姓不知要发生多少暴动。

    此外令新罗君臣忧心的是,燕王在离去前,在新罗的脖子上又套了一个枷锁。

    新罗每年赋税收入的四成要上缴安东都护府,留下的六成在扣除军政一年所需后节余也要归入驻新罗唐军屯驻于镇夷城中由检校长史管控的府库中。未有燕王令,任何人不能调用。

    新罗群臣带着满腹愁绪随着他们的女王金正雅离去时,人群中的金比苏和金洛水隔着人群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对视。

    这是自当日燕王宣布二人职位后,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两人在各自亲兵的护卫下走近,脸上如同见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饱含微笑,各自身后的亲兵却死死盯着对方,手握刀柄,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刀撕杀。

    “我很好奇,当夜身处监牢里的你,四肢都让我用铁链给栓住了,是如何逃过金法敏派来的人清除他眼中的叛逆的?”

    金洛水爽朗的笑道。

    “呵!”金比苏吐出一口浊气,道:“当然是唐军攻进监牢救下了我!”

    “你的命还真像阴沟里的老鼠,又臭又硬。牢里大半被关押的人都被杀了,沦到你时恰巧唐军就攻进来了……”

    “这是燕王殿下的庇佑,岂是嗜主求荣之徒能理解的?”

    金洛水讥讽的笑容一怔,突然指着金比苏哈哈大笑起来,“金比苏,你不也是一丘之貉吗?”

    “但我失败了,你却是个坐实的投机倒把的墙头草。历史会记住你金城破前为金法敏鹰犬,借机残害城中官将。城破后你为了向燕王邀功,临阵倒戈,攻下王宫,将金法敏一干王室成员献于燕王,成为燕王忠诚的鹰犬……”

    “不知我说的可对?”金比苏笑问道。

    金洛水冷哼一声,正如金比苏所言,论对新罗的罪行,他比起谋化胁迫金法敏开城投降却失败被抓,家小大多被杀的金比苏重多了。是他以王宫卫队将领的身份轻意骗开了宫城,杀尽了王宫守卫,生擒了金法敏,并亲手送给唐军。

    历史会着重记住他金洛水这个新罗叛臣,当下饥寒交迫的新罗百姓更会将他视为第一号卖国贼。

    “当夜从你床上拉下来的小妾,将我的部下服侍的很不错,可惜了,就是死得太快了。”

    金洛水和他的部下有声有色的谈笑起当夜宠幸金比苏小妾的事,大笑着离开。

    金比苏气得脸色发青,那个小妾可是他的最爱,却被仇敌凌辱至死。

    “此生不取金洛水项上人头,誓不为人!”

    两人不欢而散的场面尽数落在了远处担任新罗检校长史的窦怀恪眼中。

    “窦长史,他们二人不会在城中打起来吧?”

    尉迟循俨有些担心道。

    “殿下刚刚离开金城,他们二人胆子再大也不敢范事。殿下对两人的安排上,一人统领王宫卫队驻金城王宫,一人统领肃清军驻节义昌县,相隔几十里,又有左右禁军和你的镇夷军镇慑,谅他们也不敢公开率军寻仇。不过私下里,两人恐怕会斗得火热。”

    窦怀恪目光深远的说道。

    ……

    随李煜北返的这支兵马是唐军在新罗的最后一批,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批,总计三万人,队伍行进绵延十里。

    一路上,唐军留下的赫赫威名令新罗百姓纷纷退避,只敢躲在山林间偷偷观望。

    从金城北返平壤,行程一千五百余里,考滤到北返路途多山路,大军日行也就四十里,到了河谷平原会快些,可日行六十里。预计要二十来天才能赶回平壤。

    如果是急行军的话,速度会更快,又不是打仗要出其不意,李煜觉得没这个必要,就慢慢走回去得了。

    唯一让李煜不太爽的是,他回到平壤后就是十二月底了,是来不及赶回长安过新年了。

    “回去后向父皇母后上个奏疏道明原由,今年过年就不回长安了。”

    坐在四平八稳的马车上的李煜烤着炉火想道。

    想想这一年发生的事,李煜颇为感慨,年初攻取了三江交汇处的大片土地,将当地的黑水靺鞨诸部杀的逃的逃降得降,疆土都扩到黑水入海口后世的庙街去了。视为心腹大患的新罗也被平定,从此多了一处财源地,来年的重心该全力放到开拓南洋上了。

    只是安东的财政一直倚赖自己建立起的一众商行、工坊生产售卖独家经营的商品赚取暴利。每年赚取的利润虽高,可要供养十几万军队的军械、粮响,数十万的移民,安东都护府一众官吏的薪俸,海外的探险开拓。

    大小花费算起来,李煜发现,自己每年赚取的高额利润却面临着捉襟见肘的局面。

    这里面既有李煜的商行业务尚未全面开拓全国市场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也有初唐人口不多,市场规模并不是太大的影响。由其这几年关中频繁的旱灾、霜灾导致人口众多的关中地区经济滑坡式的下跌,吐蕃攻占安西四镇,战乱导致丝绸之路时有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