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69章 想见你的父亲吗?
    新罗中央机构和地方行政区的划分,及相应主官的任命结束后,薛俊的宣读并没有结束。

    接下来宣布的是关于设置的新罗王畿府宿卫兵马及王宫卫队的组建。

    李煜为了防止宿卫王畿地区的新罗军被一人掌控,从而生起不该有的心思,特意组建四支互不统属的兵马,让其相互牵制,将领的选择上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

    薛俊宣道:“新罗王畿府宿卫兵马由左右禁军和王宫卫队组成,左、右禁军指挥使分别由文训和朴永和担任,王宫卫队指挥使则由金比苏担任,各控兵三千……”

    新罗降臣之中一直沉默不发,安心等待燕王给予自己任命的金洛水闻知心中一惊。

    “金比苏不是和一众当夜被自己抓进监牢意图降唐的叛臣一并在唐军攻破金城不久被金法敏派人给杀了吗?”

    就在金洛水不解其中倒底发生了何事时,一张令他记忆清晰的脸庞映入视线中。

    那不正是当夜被自己带人闯进其家,将其全家老小捉拿投入监牢,还肆意羞辱的金比苏吗?

    金比苏从大殿中的帷幕后面走出来,面带微笑向李煜谢恩领命,回头目光阴蛰的撇了一旁布满阴云的金洛水。

    两人的目光交错,眸光中透着浓烈的煞气,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不死不休。

    “金洛水下新罗王宫,生擒新罗伪王金法敏,有功于大唐。依燕王殿下之命,赐予金洛水田五千亩,银千两,以其所部增编兵员组建肃清军,控兵三千,驻守义昌县。专职监察清剿新罗境内不服王化之贼……”

    金洛水笑了,专职监察清剿新罗境内不服王化之贼!口中以自己可闻的声音不断重复这句话!这意味着手中兵力虽与金比苏相当,可权利却比金比苏大多了。完全可以找个由头栽赃陷害金比苏,借燕王之手除掉他。

    唯一可滤的是,金比苏担任王宫卫队指挥使,意味着他将是即将继位的女王第一个拉拢的对象。一旦金比苏投靠女王,必然获得女王的大力支持。不过,这不正好给了自己口实向燕王告密除掉金比苏吗?

    群臣之中的金比苏脸色阴晴不定的瞧着金洛水小人得志的嘴脸,先前的得意随着燕王对金洛水的任命赋予的监察清剿之权而烟消云散。以金洛水的阴险狡诈,双方之间不死不休的关系,此刻恐怕正在谋化找机会除掉自己。

    当薛俊宣读完毕,新罗群臣寇谢后,李煜对自己一手设计的新罗军政体系得意不已,挥退新罗群臣,只留下一众安东都护府的文官武将。

    薛俊有些疑滤的问道:“金洛水与金比苏二人在城破前结怨,金比苏更是被金洛水搞得几乎家破人亡。殿下让他二人各领一军驻守王畿,恐怕免不了一场生死争斗,这可对殿下平衡王畿的军政极为不利。”

    “这一点吾是知晓的,可他们两个均在吾设计下的新罗军队体系中身居高位。金洛水、金比苏二人相争,要想搞掉对方,哪怕栽赃陷害证据确凿下也需要我这个燕王点头才能处治。吾诺不想处死他俩中的一人,他俩斗的在利害于吾利大于弊!”

    薛俊仔细斟酌了一番,觉得殿下所说有理,殿下不想让谁死,他俩只能永远斗下去,新罗王畿府驻军就无法铁板一块,方便殿下从中操控。

    张世在一众将领的眼神怂恿下,没敢直接寻问李煜向朝廷为他们这些劳苦功高的将领请封爵位,只能拐弯末角的疑问道:“殿下为五个新罗降将向陛下请封侯,这个封赏是不是太高了?”

    李煜一听,再瞧张世等将领疑惑、不满、希冀的各种神色,心里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一众将领对自己为五名新罗降将向陛下请封侯的眼热和嫉妒,盼着我将为他们请封何爵位才对得起他们的战功。

    李煜笑了笑,“对五名新罗降将的封赏一点都不高,所谓请封的五个侯爵并非大唐的侯爵。”

    并非大唐侯爵?诸将十分不解,互相寻问殿下所说何意?

    “殿下所说并非大唐侯爵,其中原由不妨由某来向诸位解释清楚……”薛俊站出来向诸将好一番解释,众将才明白李煜为五个新罗降将请封的侯爵是个什么玩意。不过是他们的殿下为了培植在新罗的利益共同体,特地搞出来属于新罗国爵位体系中的侯爵,跟宗主国大唐的爵位根本没法比。

    至于攻灭新罗的封赏,李煜直接道明:“一路南征以来,凡破不降之城,城中财帛女子诸军尽取之,以作犒赏。诸将士立下战功者,本王禀奏朝廷,予以升迁赐予财帛……”

    言外之意是,李煜不会再给诸军额外的赏赐了,诸军将士一路南征,掳掠到的财帛早就装满了他们的营帐,更别提营中上万名掳来的新罗女子。

    李煜把话道明了,诸将心中疑滤一去,想起自己房中堆成堆的财物,夜夜压在身下驰骋的美婢,都有些不好意思,哪还有脸皮再向李煜讨赏?

    何况,军队历来都有个不成文的条例,打胜后统军大将纵容部下掳掠城池,就不会再给予赏赐,部下也别想着再讨一份赏。

    ……

    过了半月,李煜一手扶持的新罗中央到地方的军政体系按照步骤建立起来,开始发挥管理地方的能力。

    原来的新罗长公主金正雅在李煜的双手推动下登上新罗王位,就差朝廷的一旨策封诏书的到来,就算是名正言顺。

    原聚集于金城外的各路新罗降军也按计划裁汰老弱放返归家,留下来的精壮编成一府五州分属九员降将担任指挥使统率的九支兵马,合计兵力三万七千人,分别前往各自驻防地。

    早晨醒来,服侍李煜穿衣的恰恰是以登上新罗王位的金正雅。

    李煜勾起她圆润滑腻的下巴,热乎乎大嘴毫不客气的凑上去咬住红润的樱唇肆意品尝。

    直将金正雅吻的呼吸急促,高耸的胸脯起伏不定才放开包含在口中的红唇。

    一只手揽着金正雅细腻的腰肢,另一只手不客气的在她的胸脯上揉搓,饱满的圆球不断的在李煜手中变换形状。

    脸红到耳根子的金正雅随着李煜的大手揉圆扁搓而娇喘不止,娇艳欲滴的容颜让李煜一度失神,显些失去心神要把她就地正罚。

    李煜强忍着心中的躁动凑到金正雅的耳朵旁轻声寻问:“想见你的父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