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67章 军政划分
    李煜不负众望的令侍卫将地上反对的几名新罗降臣押出去,一出宫门便斩下首级挂到城门上示众,家产抄没,家眷中女性被卖为奴婢,男性十五以上者一律处死。

    收拾了几个不开眼的,李煜心情舒畅的正式宣布经他一手组建的新罗朝党官员的任命。

    只是刚才一众新罗降臣降将们不同的表现,李煜在人事任命上稍微进行了调整。

    比如最早投降大唐,刚才的表现甚得李煜心的文在演,在改组的新罗三省六部制左右二相中担任右相、尚书令,执掌尚书省,新罗国政一切政令均需通过他的手才能施行。

    前新罗宰相陈纯乞虽是唐军攻克金城后,率先带领新罗朝臣投降的官员,但他原本在金法敏手下以忠于国事、操持有度,素有新罗贤相之称。李煜本打算给他安排一个没什么实权的礼部尚书之职。

    刚才陈纯乞却一反常态,大胆站出请奏处死几名反对李煜安排的新罗降臣,这件事一传出去,他以往给新罗人留下的忠于国事的贤相之名算是崩塌了。

    此人在李煜眼里也算是可以一用,如果他藏有祸心,今日之事纯属演给他看,在李煜看来一介快入土的老人在自己精心设置的新罗朝堂制度下也掀不起浪花。

    陈纯乞又久任新罗宰相,对新罗民政事物了熟于心,对于恢复新罗战后重建,恢复民生,将这头奶牛养大养壮有着不可或缺的助力。

    因此,李煜很大方的任命陈纯乞为新罗左相,担任中书省中书令,执掌新罗政令的制定。

    此外,金法敏遣军北犯前向平壤派出使臣,企图以谎言迷惑李煜的奈麻边山,结果被李煜关押起来准备出征时祭旗,但因其他事务耽搁一直忘了这厮。

    这厮在新罗败局以定的情况下,一直在狱中向李煜告饶,愿以残躯助李煜统治新罗的大业。

    李煜扶持新罗傀儡政权发现无太多可信的新罗降臣可用,听部下提起这厮,便把奈麻边山提了出来,今日以其他新罗降臣降将一燕召见,委以礼部尚书。

    李煜比较熟悉的新罗降臣中,吉士小鲔任命为户部尚书,原金城北门守将,被其弟文训胁迫投降的文颖任命为刑部尚书。

    还有一些重要职位如门下省左右侍中、兵部、吏部尚书还有工部尚书等职,李煜则从南征时,新罗地方主动归降,并向唐军提供粮响、仆从军支援的地方豪强担任,也算是将新罗地方豪强通过予以高官厚禄拉入自己的阵营。

    李煜发布新罗中央机构官员任命后,榜上有名的一干新罗降臣无不脸上得意,纷纷向李煜行跪谢大礼。

    “臣等才能浅薄,却受殿下信重,无以为报,唯有肝脑涂地,死而后矣……”

    瞧着座下跪成一片的新罗降臣们,李煜得意的翘起了嘴角,搂紧了怀中即将成为新罗女王的金正雅。

    也不知金正雅瞧自己的臣子却在对我这个唐国燕王献忠心是番什么感受。

    李煜笑眯眯的打量起怀中的美人,想从她那一双充满媚惑的眼眸中看出点东西。

    金正雅一双媚眼如丝的望着李煜,眼眸仿佛要滴出水来,配上娇艳的容颜,弹指可破的冰雪肌肤加上樱红的唇瓣,令李煜嘴馋的吞了吞口水。诺非大殿之中,群臣注视下,李煜非得低下头咬住那诱人的红唇,在她那冰肌玉骨的脸颊上啃噬一遍不可。

    美人眼眸媚眼如丝、清纯如水,对自己透着一股深深的依赖和情素,李煜放心的将目光放在殿中群臣身上。

    李煜不担心在他离开后,金正雅这个未成年的小女子能搞出什么小动作。即使她是掩藏极深的心机婊,在绝对的实力下,也能将她想挣脱我为她亲手编织的网的双手牢牢束缚其中,动弹不得。

    李煜看了坐在一旁的薛俊一眼,薛俊明白其意,站出来大声宣布李煜对新罗地方行政制度的改革和相应官职的任命。

    一干刚才在新罗中央机构中没有得到职务的新罗降臣降将们立马竖起耳朵仔细听。

    薛俊掏出一份早以准备好的策化书念道:“依燕王殿下的意思,新罗做为大唐番属,地方行政制度礼应参照大唐实行州县制。经十数日,我等安东都护府臣属对新罗地方户口、田亩、山川的整理规划,现做出如下划分。”

    “将新罗诸郡更名为县,并在新罗全境划分为一府五州。一府即将金城、义昌、大城、商城、临关五县划为王畿府,以都城金城为治所,设王畿府尹。五州分别为以上州城为治所的尚州,以金海京为治所的良州,牛首城为治所的朔州,以固城县为治所的康州,以三陟县为治所的溟州。五州各辖以郡改县的以下诸县……”

    分别于有功于大唐的新罗降臣降将为五州刺史,如以金城东门降张世的金仁泰为尚州刺史。在金城破破后,随陈纯乞一起投降为李煜效力,在薛俊麾下协助整理新罗户口、田亩等账册的大麻朴武摩、沙椽级餐、金东严、麻吕,分别担任良州刺史、朔州刺史、康州刺史、溟州刺史。

    当然啦,在李煜的规划下,五州刺史管民不管军,五个州将分别设置五军驻防,五军皆以新罗降军组成,有由功于大唐的降将担任。

    “五州各设一军指挥使,各控兵五千,未得鸡林州都督府检校长史签字画押的军令,不得调离所在驻防的州县,违反者以叛乱罪征剿。”

    薛俊念完,停顿了下,看了一眼神色焦急的阿餐大吐、沙湌等一干尚未授予职位的降将,继续念道:“以伊金为良州军指挥使,大奈麻德福为朔州军指挥使,阿餐大吐为尚州军指挥使,沙湌为溟州军指挥使,朴正问为康州军指挥使……”

    之前宣布的新罗中央机构到地方行政机构官职均未有自己自名字,一度坐立不安、心情忐忑的五人听到自己被任命为五州驻防军指挥使,个个喜形于色,急忙出列向李煜叩首谢恩。

    李煜笑道:“五位将军在本王讨伐不臣之徒金法敏时,深明大义,及时反正,在平定金法敏之乱时立功甚重,令吾欣慰。区区指挥使之职,不足以表彰诸位的功绩。本王以向陛下奏请,封五位为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