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66章 奏请杀之
    经过与薛俊等幕僚久久商议,李煜最终定下了扶持新罗傀儡政权需要对新罗从中央到地方的改组与及相关人事任命。

    准允薛俊写下攻灭新罗的捷报上呈朝廷,并将对新罗处置的相关事谊一并提交,请求父皇批准。

    当然啦,李煜并不打算等李治的答复,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实施对新罗傀儡政权的组建。

    于新罗王宫之中,李煜召集所有的新罗降臣降将及南征而来的安东都护府文臣武将,当众宣布新罗长公主金正雅为新任的新罗女王,兼任鸡林州都督府都督。对她的任命以上奏大唐天子,相信不久,朝廷委任旨意就会到达金城正式宣布。

    与此同时,李煜宣布了一个震惊新罗朝堂的重磅消息。

    “本王奏请父皇任命金正雅为新罗女王外,还奏请父皇准允吾纳金正雅为孺人,唯有本王与金正雅所生之子才能继承新罗王位……”

    李煜一石击起千沉浪,殿中一众新罗降臣降将惊鄂不已的看着坐在王座上,怀中搂着陷入痴呆状的长公主的李煜,一脸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唐国亲王按制度可以娶一妃四孺人,新罗的降臣们心知肚明,令他们不岔的是,艳名远播、身份高贵的堂堂新罗长公主竟沦为燕王四孺人之一。

    更令人愤恨的是,将他们的长公主收为孺人,扶为新罗女王不说,还要燕王与长公主的子嗣才能继承新罗王位,这就是变着法子篡夺新罗基业吗?

    把立国数百年的新罗变成他唐国李氏的疆土,是可忍熟不可忍!

    一干心中饱含忠君报国之心,誓死保卫新罗金氏政权的降臣立马跳了出来,大声急呼:“燕王不可。”

    不论新罗降臣降将还是安东文武诸臣,都一脸好奇或戏虐的看着这几个跳出来反对的新罗降臣。

    依偎在李煜怀里,这几日被杏儿好生调教一番的金正雅闻声,抬起令男人心里直痒痒的脸庞,眼神中透着一股复杂的神色打量着跪在地上反对搂着自己腰肢的男人的几个眼熟臣子。

    李煜皱着眉头,道:“本王此议对新罗来说乃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尔等为何出言反对?”

    跪在地上的几个新罗臣子愤而出声反驳:“金法敏无道冒犯上国,被殿下兴兵灭之,我等拍手称庆。殿下扶立长公主为新罗女王,我等也无异议。可殿下却纳立为女王的长公主为孺人,并与其所生之子才能继承新罗王位,此乃夺新罗数百年基业。一旦传之新罗全境,必有不臣之人借此号召新罗百姓起兵反抗,岂不又使新罗陷入兵灾之中?”

    “新罗乃金氏之新罗,我等冒死请殿下收回成命!”

    “大胆!”

    曾经被黄海舰队俘虏进而投降的文在演立马跳了出来,极其愤怒的大声斥责跪在地上的几人:“燕王殿下吊民罚罪,铲除金法敏等一干无君无父之徒,对新罗百万之民乃大功之人。不计前嫌立罪人之女为新罗女王,纳其为孺人,更是彰显了燕王殿下宽宏大量之举。唯有殿下与新罗女王所生之子才能继承新罗王位,更是给予了新罗脱夷入华、沐浴王化的机会,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www.yuehuatai.com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www.yuehuatai.com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成为文明礼仪之邦。尔等不思感恩戴德,竟大言不惭所谓的新罗乃金氏之新罗。我呸……一群狗胆鼠辈。大唐创建文明、礼乐之邦时,新罗金氏还在茹毛饮血呢……”

    “你……”

    跪在地上的几个反对的新罗降臣面红儿赤,指着滔滔不绝、大声斥骂他们的文在演怒火攻心,气极之下竟不争如何反驳。

    陈纯乞等一干新罗降臣听着文在演嘴里不断蹦出惊世害俗之语,嘴角不由抽了抽。

    大麻朴武摩几个人突然反应过来,这可是痛打落水狗,向燕王殿下表忠心,在接下来扶持的新罗政权中取得高位的好机会。瞧文在演仍叱骂不绝,端坐上首的燕王面带对其的赞赏,几人心生嫉妒,立即加入讨伐的行列。

    其他新罗降臣降将见此,个个晃然大悟,懒得顾及所谓的形像,纷纷怒发冲冠,对跪在地上反对燕王殿下的几个同僚喝骂不绝,大有冲上去乱拳打死的势头。

    跪在地上的几人瞬间傻眼,望着犹如千夫所指的场面,愕然得不知所措,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金正雅失望的将精致的脸庞埋进李煜的怀里,眼角落下两颗精营的泪水。新罗终究是无君无父的叛逆众多,少有的几个忠国之臣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汹涌的波涛中随时倾覆。几位忠国之臣的结局都不需要猜,她就以经预料到了。

    “安静……”

    李煜轻敲案几,怒发冲冠围殴的文在演等人纷纷整理仪容面朝李煜行礼:“臣等有失朝堂礼仪,请殿下责罚……”

    “诸位爱卿乃性情刚正之人,遇见宵小之徒大言不惭之语,挺身而出予以驳斥,何罪之有?”李煜笑咪咪道,笑的那叫一个和蔼可亲,那叫一个得意。

    有此等忠大唐之君的新罗奸,何愁新罗傀儡政权建不起来,何愁这头奶牛挤不出奶?

    瞧地上那几个反对者,被几十个新罗降臣降将们围着喝骂,两个年迈者以经被气得晕倒,明显进气多出气少,几个年轻点的,更是脸色煞白、惶恐不安。

    薛俊、萧恕等安东文官武将更是喜笑颜开看着这班新罗降臣降将为向殿下表忠心而发自肺腑的表演,心中那叫一个惊叹啊!

    “禀殿下,这几人不知恩德为何物,诺留下他们的性命,将来必是惑乱天下的贼徒。臣请将他们押出宫门斩首示众,抄其家产,将其妻女尽数贬为奴婢。”

    一向声名不错的陈纯乞突然出列奏请道,令李煜感到一分诧异,刚才陈纯乞并没有加入挞伐行列,犹如局外人站在一边,没想到他竟是给跪在地上的那几名反对者致命一击。

    其他新罗降臣也为陈纯乞之举感到惊讶,但一想这可是表忠心的机会。刚才被文在演拔了头筹,现在又被陈纯乞拔了。为防被燕王误以为有忠于新罗之心,又随之纷纷出列奏请:“请殿下杀之,以绝后患!”

    “好你个陈纯乞,枉我误以为你为忠国之臣,不得以降之,竟是蝇蝇苟且之徒……”

    跪在地上的几人愤而指着陈纯乞臭骂,一副看错了人而悔恨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