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61章 破家的新罗降臣
    金城内的新罗百姓经历了胆颤心惊的一夜后,好不容易在天明时分城内的撕杀声终于结束时躲在家中休息。

    不想,唐军进城不过两个时辰,如狼似虎的唐军将士开始走街窜巷,砸门闯入居民房中,顿时房舍中就响起男人的怒吼\求饶,女人撕心裂腓的尖叫,孩童的哭喊。

    五万多的唐军将士除了小部分值守宿卫外,大部在将领的放纵下在金城肆意**掳掠,迅速遍及全城。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胜利者应得的赏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如果唐军战败了,新罗人攻进辽东也会对他们的家小干出同样的事情,甚至更为野蛮。毕竟唐军还算文明之师,新罗人不过是刚脱离野蛮范畴不久的东夷罢了。

    攻破金城短暂休息一个多时辰的唐军将士不知疲惫,精神十足的闯入新罗人的家中,掠走所有值钱的财货,强拉硬拽走稍有姿色的女子。

    不论女人还是财货,带回中原都是能换成不少开元通宝的物品。

    至于那数万新罗降军们,此刻在唐军的监视下乖乖的退出金城回到原先的营房中等待唐军大爷们抢完后,留下些看不上的残羹冷炙让他们抢一把过过征服者的瘾。

    在金城陷入唐军士卒的劫掠狂欢中,肆意挥洒人性的黑暗面时,诸卫军的将校们则聚在一起,怀中搂着靓丽的新罗女子,手中举着乘满酒水的酒杯高谈阔论,纵情畅饮。

    对于将校们来说,劫掠这种下三烂的事肯定是不用他们亲自下场的,有进取心的将校更看重的是战功和燕王的赏识。

    等麾下的儿郞们带着财帛女子回营时,就由军官们进行统计,按一定比例抽成做为将校和燕王殿下应得的那一份。

    唐军士卒在城中肆意劫掠时,那些新罗权贵富户的高墙大院就成了他们眼中的肥羊。

    除了金洛水、文颖、金仁泰几个带着兵投降的降将得知唐军将要劫掠金城,急忙将城中家人接回营中无事外。

    陈纯乞等手中无兵的降官降将们的家眷就遭了秧。

    唐军士卒们毫不客气的撞开了他们家的大门,冲进去反抗者杀,值钱的抢,漂亮的女人那是一定要拉走的,说不定献给将军们还能得个好。

    可怜的陈纯乞等人在薛俊手下忙活了一天,傍晚时回府看到的却是一幅家门被破,家中奴仆被揍了个鼻青脸肿,自家夫人还挨了一巴掌坐在家里哭哭啼啼。

    “家中发生了何事?”

    陈纯乞愕然的看着犹如遭了土匪洗劫而杂乱不堪的府邸。

    “老爷,下午大队唐兵破门而入,不由分说的就进屋抢劫财物,还把……”

    “还把什么……”

    陈纯乞气极怒道,仆人捂着被打肿了的左脸颤颤巍巍的说:“还把家中小娘和几个长相不错的婢女一并虏走了。”

    “你、你说二娘她们……她们被唐兵掳走了?”

    陈纯乞颤抖着手指指着仆人追问道,仆人肯定的点点头,其夫人见自家老爷回来了,哭天抢地的从房中跑出来诉说下午唐军士卒闯入的凶狠暴虐。

    陈纯乞万万没想到,自己联络十来个新罗重臣在唐军入城不久主动登门请求归附,为燕王效力,家中却惨遭洗劫。夫人与奴仆被殴打,几个年轻貌美的侍妾、女儿、婢女被掳走。富丽的前新罗宰相的府邸,一日便清贫如洗。

    大麻朴武摩、沙椽级餐等随陈纯乞向李煜归附的一众新罗重臣回到家,呈现在眼前凌乱破败、妇人哭嚎不止的府邸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愤怒和屈辱在脸上呈现出阴情不定的神色。

    ……

    李煜松开怀中香喷喷的娇躯,睁目四望,天不知何时大亮,柔和的阳光从窗户中透射进房中。

    揉了揉仍有些困意的双眼,一股奶香却扑鼻而来,李煜痴醉的吮吸一口,一时神清气爽。

    瞧着身侧一丝不挂的娇美的人儿仍沉睡在梦乡,雪嫩的娇躯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透着一股迷人的嫣红。看得李煜大流口水,某处不自觉的硬了,真想再扑上去混身啃一遍。

    虽说昨晚以经啃一遍了!高耸雪嫩的胸脯上都种上了两枚桃花。

    比较遗憾的是,在欲火的焚烧下,李煜最终咬牙坚持没有将她吃干抹尽,没有将坚硬的某处捅进去,仅仅搂着娇躯啃了一遍。两人忍着下腹的不适,咚咚的心跳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放佛要将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去似的,沉沉的睡去。

    “为了将来的性福生活,还是再忍耐两年吧!”

    李煜不舍的将目光从睡美人滑嫩雪白的酮体上移开,自顾自得告诫道。

    李煜用罢早膳后,侍卫前来禀报,新罗降臣陈纯乞带着一众降臣跪在宫门外哭诉请求觐见殿下。

    “发生何事了?他们为什么跪在宫门哭诉?”李煜有点懵,昨天他们前来投效,不是安排到薛俊手下做事吗?再过几日重整新罗国政之时,再给予这帮主动投效的降臣相应的职位加以笼络、利用,成为自己统治新罗的工具。

    “殿下,好像是跟昨日将士们洗劫城内百姓有关。”侍卫也不是很清楚的回道。

    李煜捏着下巴想道:“莫非那帮想钱想女人想疯了的大头兵不开眼的把陈纯乞等降臣的府邸给抢了不成?”

    “召他们进来吧。”李煜有些郁闷道。

    “喏”

    ……

    “殿下,臣等虽是待罪之身,可也是大唐臣子啊,愿为殿下治理新罗肝脑涂地死而后矣。可是、可是昨日大队士卒强闯臣等府邸。将士们南征平定金法敏这个贼子,一路艰辛臣等也是知道的啊!将士们从臣等府邸拿些财帛也没什么,如有需要全部家财做为殿下对劳苦功高的将士们赏赐也不无不可。可是为何要**掳走臣等妻女啊?请殿下为臣等做主啊……”

    陈纯乞领头,带着一帮新罗降臣一见到李煜就扑扑的跪在李煜面前声泪俱下的申述,哭的那叫一个肝肠脆断。

    不过这放在谁身上都得痛不欲生,积累数十年的家财一朝而没,妻妾、女儿不是被唐军士卒于家中**就是被强掳回营中,下场可想而知。

    你叫他们能不心痛能不悲伤吗?

    “岂有此理!”李煜愤声道:“这群武夫真是目无王法,让他们在城中收点财帛以做军用,这群混蛋晚纵兵劫掠,竟还干出**女子的不齿勾当。”

    “来人,把薛讷、李尚旦、李业嗣、张世、黑齿常之……都给吾传来。”

    李煜一副怒不可及的模样朝侍卫命令道。

    侍卫以为殿下真的为这帮新罗降臣动怒了,连忙应下,快步跑去传唤一干将领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