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60章 娇美可人
    金素妍这个小萝莉还得养几年才能收入房中,暂且交由杏儿好好教导下大唐宫廷礼仪。至于面色红润可人,一身酥胸半露青绿襦裙的金正雅嘛?

    嘿嘿!李煜一副人畜无害、邻家小弟弟的模样向局促不安的金正雅招手道:“过来,快让郞君我检查你这身衣裳是否合适?”

    穿着这身比妓女还放荡的襦裙,半个雪白的胸脯暴露在外,金正雅深感羞辱,面对不过十步之遥的少年郞的招手,内心十分纠结要不要上前。

    唐燕王年龄尚浅,可好色之名早以传便新罗。两年前以武力逼新罗和议,竟每年索要一百名年轻貌美的妙龄女子充入王宫,唐军南下,更是所过之所,四处搜罗美女充入军中淫乐。

    眼前的燕王及其军队的恶名在新罗能止小儿啼哭,妙龄女子不敢以粉面出门的地步。

    金正雅心中期期艾艾,眼角含泪,意欲泣湜。无限悲伤的感叹国破家亡,贵为新罗王室却城破举家遭受羞辱,以公主之身做唐燕王之侍妾。

    郞君唤其到身边,一会儿了竟一动不动?一幅泪水蒙蒙惹人怜的样子落到杏儿眼里老大不高兴,轻哼一声:“有女貌似还没认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瞧坐在燕王身边地位看起来很是尊崇名为杏儿的少女出言斥责自己,金正雅身心一惊,悄悄瞧了眼燕王,见其面色渐有不愠,顿时想起自己的父王被他扔进猪圈的事实,更是混身打了个冷颤。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辈子可能就在燕王府蹉跎余身了。

    金正雅身心俱忧的伤叹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悲惨余生,可怜巴巴的挪着小步到李煜身前。

    李煜紧紧盯着金正雅,犀利的眸目放佛透过她身上薄薄的锦衣罗裙,欣赏其雪白娇嫩的酮体。

    瞧得金正雅一阵羞燥不安,噗噗的小心脏跳个不停,真怕燕王是个色中恶鬼,当着殿中众多侍女的面将她给要了。

    李煜拍了拍屁股下面的坐垫,示意一直低着脑袋不敢看他的金正雅紧挨着坐在自己的右手边。

    金正雅无奈,轻咬薄唇屈身坐下,娇美的容颜始终不敢抬起头看身侧面容俊美的燕王。

    论燕王的相貌,金正雅自问十多年来在新罗就没见过有如燕王英武不凡、容颜俊秀的美男子。诺不是自己身为亡国被掳的新罗公主,也许会一见倾心吧?

    “真是一位胆小的美娇娘!”

    李煜粗撸的伸出邪恶的右手,在金正雅惊呼声中,一把揽住她盈盈一握的柳腰,随即左手亦伸出将她整个身躯揽进怀中抚摸揉搓,将她揉得娇喘不止,面色更是红润可人。

    李煜忍俊不禁,热乎乎的大嘴就朝怀中美人可人的红唇印了上去,牢牢的将其覆盖住,贪婪的吮吸着,好似难得一尝的人间美味。

    一旁的杏儿吃味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虽见怪不怪,心里还是有些发闷。

    “又一个讨厌的竟争者,哼……”杏儿不满的崛起小嘴。

    殿中全是秀衣左卫的小娘子,李煜也不介意让她们欣赏男女情动之时的尽情拥吻。即没宽衣解带,又没啪啪声,典型的非少儿不宜,属于传播男女爱情交融的社会正能量。

    “报……”

    突然有侍卫小跑进大殿拱手禀道:“禀殿下,新罗宰相陈纯乞,大麻朴武摩、沙椽级餐……等人前来……前业投附……”

    侍卫见殿下怀中拥着一位美人激吻,一时愕然,徒然心中一惊,急忙将头低下去盯着地板结结巴巴的说完。

    吻得情动之时,侍卫突然跑进来打搅了自己的雅兴,李煜有些不爽的放过了怀中面色粉红娇羞不已的美人。

    正色道:“传他们进来。”

    “喏!”

    侍卫心虚的快步离开。

    不一会儿,身为新罗宰相的陈纯乞领头,带着十几个新罗重臣踏入殿中,见昨日还是金法敏的王座上坐着一位英武俊秀、一身贵气的少年郞正打量着自己一行人。

    少年郞的左侧坐着一位身穿红色锦衣,面诺桃李的锦秀小娘,细细的眉宇间透着一股皎洁坚韧,配上腰间的横刀,一身的英姿飒爽。

    右侧则坐着一位身穿青绿襦裙,面腮嫣红似有娇羞之意,由其是那张红唇,红润得诱人心魄。

    只是,只是酥胸半露,真是,真是伤风败俗,一点都符合以礼仪之邦自居的中土唐国风俗。

    哎,怎么此女看着如此眼熟啊?

    陈纯乞揉了揉老眼花昏的双眼,仔细瞧了下惊道:“此女不正是有我新罗第一美人之称的长公主吗?”

    在民间有神女之称的长公主貌似以堕下凡尘,面色红润娇羞,眉宇间却透着一股春情。

    也就是说长公主以成为了燕王的女人了。

    陈纯乞等人面面相觑,暗自叹息,做为亡国之女,这也算不错的结局吧?

    陈纯乞一干新罗重臣扑通扑通的跪在李煜面前行大礼,热情洋溢的祝贺:“大唐燕王殿下平定新罗,立下灭国大功,威震四夷,声播八方。带领新罗两百余万百姓从此脱夷入华,福泽万代……臣等未能阻止金法敏兵犯上国,实为大唐罪臣,愿以待罪之身为燕王殿下安抚新罗民众,早日恢复生产为大唐的富强添砖加瓦……”

    一通马屁拍下来,把李煜拍得很是舒坦,连刚才的情动都甩到脑后了。

    李煜瞧着一干昨日还是新罗重臣,今早破城,未及正午就急着跑来宣誓效忠新主的陈纯乞等人,心中鄙视,口中却赞赏有加道:“卿等识大体,明忠君大义,令寡人欣慰。金法敏刚刚伏法,新罗刚定,各地必有只知金法敏不知忠于大唐的余孽需要清剿。新罗各郡县的人口田亩统计,赋税征派,灾民赈济,组织流民回家恢复生产,需诸位配合随寡人前来,暂且处理新罗政务的安东都护府司马薛俊。等过几日,重整新罗行政机构之时,按各位对大唐的功绩大小安排相应官职。”

    “臣……臣等必尽心尽力协助司马将新罗管理得妥妥当当,不负燕王殿下宽宏大量……”陈纯乞等人激动的连忙扣首,心中十分切喜。新罗虽亡,但我等仍可高居庙堂,享高官厚禄之实。

    将陈纯乞等人打发到薛俊那里去后,李煜迫不及待将金正雅横抱起来进入早以收拾好的寝宫,准备胡作非为一番。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