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56章 处置之争
    沙湌犹如吃了春药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不顾一切的杀进王宫时,呈现在眼前随处可见的王宫守卫尸骸傻眼了。

    “难不成王宫以被他人捷足先登了?”

    于诚志跨马而入,紧随其后的是更多的唐军从大开的宫城涌入,远远就瞧见先一步入城的沙湌四处张望,没了刚才拼杀的劲头。

    “沙将军,这王宫是什么情况?新罗伪王金法敏呢?”

    瞧经过一番撕杀后遍及王宫的尸骸,再在沙湌及其麾下士卒身上扫了一眼,于诚志就明白攻下王宫的另有其人。

    沙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领着麾下儿郞踏进来不到一刻钟,除了随处可见的死尸,连个活口都没见着,只得拱手回禀:“于将军,我进来时一个活人都没见着,尚不知。”

    “眼前只是王宫前殿区域,可以派人搜索整座王宫,找到活口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于诚志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眼前的场景不像友军攻进了王宫,各门攻城部队没有一万也有七千,岂会攻下王宫,在前殿区域连个人都不留。

    就在沙湌调派人手准备搜索宫殿区时,数百名衣甲染血的新罗兵将在一名面容阴哲的年轻将领带领下,押着十多名衣着光鲜的俘虏来到杀人无数、煞气冲天的唐军面前,从容不迫的拱手喊道:“末将乃新罗第监大舍金洛水,不耻叛臣金法敏以下犯上惹怒上国,但因职低位卑而不能劝阻。今闻大唐天兵已至,遂率众反正,捉拿叛贼金法敏及其家眷献于燕王殿下惩处,请将军纳降我等……”

    原来新罗王宫内发生了内讧,这个金洛水乘乱擒了金法敏投降,投的还如此大义凛然,令于诚志等一众唐军将校侧目而视。

    沙湌压着心中一股火气,当着金洛水的面冷哼一声,到手的功劳让金洛水抢了,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于诚志笑呵呵的纵马上前,仔细打量一番眼前面对一众虎视旦旦的唐军将士还能从容不迫站着的金洛水,眼神中透着一股欣赏。

    瞧其身后的几百卫兵,面对如狼似虎的唐军将士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脚肚子都打颤了,面容尽显心中的胆怯,估计唐军一声大喝,立马跪在地上求饶了。

    “本将军接受你的归降,生擒伪王金法敏大功一件,想必燕王殿下会好生佳奖你。”

    于诚志笑道,虽没能亲领军攻下王宫生擒金法敏,但金洛水是向自己投降,生擒金法敏的大功并没有跑掉,反而避免了部下的伤亡。

    当张世率领部下杀尽拦截他们的新罗军后,风风火火的开进王宫,于诚志所部以在金洛水的带领下占据整座宫城,押着金法敏极其妻妾子女数十人等候燕王的驾临。

    张世几乎气得跳脚,攻打金城,首功没捞着,头功也没了,气哼哼的没给于诚志好脸色,对金洛水这个新罗叛将更是眼都不带瞧的。

    从北门突入的陈宣所部不仅尽歼拦截的新罗王宫卫队,还生擒了领头的王子金忠元,令张世好一阵眼热。

    从东、西、北三门攻入的大军汇集于新罗王宫,进攻南门的兵马姗姗来迟。

    李业嗣见到张世、于诚志、陈宣等人时颇感面色无光,麾下精兵强将明明比三人多,器械更利,却是最后一个攻破城门的,这放在谁身上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连带着在南门督战的李煜都不好意思。

    “恭迎殿下……”

    经过简单打扫的新罗王宫宫门前,李业嗣、陈宣、张世等一干将校分作两列拱手恭迎骑着高头大马的李煜驾临。

    灭国之功拿到手的李煜春风得意的跨着如墨似碳的座骑黑风,以征服者的资态进入新罗王宫。

    黑风感受到主人的意气风发,昂首挺胸走得不紧不慢,好像征服者就是自己一般,在两旁人类的仰慕注视礼下,四只钉着钢马掌的铁蹄故意使劲踏在地面上咚咚作响。跨过宫门,直接踏上朝会大殿的台阶,宫门两侧的众将尾随而上。

    李煜驾马直到标志着新罗王权的朝会大殿门前才下马仰望这座参照华夏宫殿修建的大殿。

    “和大明宫比就是小了点,没有大明宫的那种磅礴大气,处处透露着小家子气。”李煜有感而发。

    “殿下,新罗国小民贫,哪有我中土大唐的丰厚国力修建巍峨宫城。不过能照猫画虎修成眼前这幅光景也算不错了。”

    一直做为李煜身后的谋臣薛俊笑着点评道。

    瞧这小子拿着一副羽扇轻扇起来,颇有点诸葛孔明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灰湮灭的味道,李煜不由滋的一声轻笑起来。

    “薛三郞今日扮相不错,如果再连一结长长的假胡子,挤挤皱纹,往脸上撮几个老花斑,就如诸葛孔明一般算无遗漏的奇人了。”

    “哈哈,殿下说笑了……”薛俊干笑几声,今日突然兴起,弄了个羽扇确实有充诸葛孔明显摆显摆的意思。经殿下一取笑,刮着寒风冽冽的秋风也不想挥羽扇了,直接抛给侍从正正经经起来。

    踏入大殿,李煜一屁股坐在金法敏曾经坐的位子上,正经危坐、披靡众生,王霸之气由然而生。

    一众文臣武将自觉的分列左右,至于此殿内先前的撕杀留下的尸体杂物早以被清理干净,只是空气中仍有一丝丝血腥气。

    做为率先突破城门创造袭取金城机会的首功之臣于诚志禀道:“殿下,新罗伪王金法敏及其家眷为降将金洛水所擒,献于殿下,不知殿下该如何处置?”

    “当然是拖出去斩下首级,挂在城门上示众,威吓一干新罗夷。”张世大着嘴巴吼道,首功、头功都没有,肚里可是窝着火,半载征战,麾下弟兄没死一千也有好几百了,不杀不足以平军心。

    “不可。”薛俊反对道:“依朝廷惯例,俘虏四夷酋长,当押送长安献俘,显示我大唐国威,借此震慑四夷。”

    “带回长安献俘,往往罪而不杀,仅是囚禁于宅院罢了,还要朝廷养着,岂不太便宜了金法敏?”

    “要震慑四夷,把金法敏脑袋砍了带回长安让四夷使者观赏,比带回个活人回去岂不更好?”

    ……

    众人就对金法敏的处置直接在大殿中争论起来,是杀还是押回长安献俘,双方各持己见,各有各的理,谁也说服不了谁。

    不过,赞同杀掉金法敏的人占了大半,谁叫大殿之中参与议事的人武将占了大半呢。

    半年多的征战岁月,不算降军,李煜带来的六万多兵马伤亡好几千人,诺没有降军当炮灰,估计早以伤亡过万了,一众将领诺不想杀掉金法敏才怪了。

    李煜安静的坐在王座上,听着众人争论。虽心中早有定计,但只要事情不紧急,总是喜欢听听大家的意见,反正最后拿决定的是自己。找机会让臣子们多在自己面前表现表现,更利于自己了解他们的政治倾向、个人性格,从而把握住他们的心理,以便往后知人善用。

    至于薛俊的提议,李煜直接无视,不说战死的将士都是自己未来倚靠的力量,光是这场战争的花费就让李煜要将金法敏杀之而后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