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55章 活捉金法敏
    “禀大王,文颖、文训兄弟以北门降,引唐军朝王宫攻来……”

    “完了!”

    金法敏面诺死灰,身前则是其子金中元,年仅十八岁,在金城月余的围城战中,屡次率军增援城门各处,立下不少战功,颇有英武之气。

    “父王,儿臣愿率兵前往抵御从北门入的唐军。”

    “去吧,王宫留三百人足以!”金法敏颓废的坐在王座上,无力的挥了挥手。

    深知此去必天人永隔,金中元拱手跪下向金法敏庄重的行大礼,礼必起身,毅然决然的带着跟随他征战月余的一千两百王宫卫队出王宫,与从北门蜂拥而入的陈宣所率大股唐军迎面相撞。

    死伤千余,张世最终在守将金仁泰主动归降下拿下了东门。

    没能以己军之力拿下东门,张世深感耻辱,抽了跪在地上的金仁泰一鞭子,留下千余兵马后愤愤的挥军杀向王宫。

    张世从金仁泰口中得知于诚志被城中守军堵在街巷中,未能逼近王宫,金天冲死死守着南门,令城外唐军破城不得。唯一可虑的是陈宣已破北门朝王宫冲去,也就是说拿下新罗王宫生擒新罗王金法敏这一大功现在除了陈宣外,无人跟他抢。

    “儿郞们,攻破新罗王宫,生擒金法敏就在眼前,根某杀……”

    张世以所率的燕云铁骑右卫军三千精骑为先导,踏着咚咚的马蹄声直奔城中央的王宫。

    此时遥远的天边以露出鱼肚白,在张世挥着马鞭领军冲锋时,新罗王宫内却是喊杀震天。

    金洛水得知北门被唐军攻破,金中元率一千两百王宫卫队前往抵御,诺大的王宫只剩三百守卫。

    在战场上拼死抵御唐军的将士们不解的眼中,金洛水率五百亲兵调头朝王宫狂奔而去。在宫中亲信的帮助下打开了王宫大门,挥军杀入。

    宫中守卫触不及防,尚不及组织起来就被涌入宫中的金洛水亲兵斩杀殆尽。

    “你们去后宫,不能让金法敏的妻妾子女逃掉一个,全都给我抓到前殿来。你们,清剿宫中残余守卫。你们随我进殿,瞧瞧咱们的大王安好。”

    金洛水志得意满的带着百十个亲兵杀进朝会大殿,退守殿中的卫军瞬间被斩杀一空,只留下仍端坐于王座面无表情的金法敏。

    亲兵欲上前将金法敏拉下来,被金洛水斥退。

    金洛水一脸冷笑的盯着金法敏:“大王可知我会提刀兵前来?”

    “知与不知又有何义?城池以破,不是你提刀兵前来就是唐军晚一步来罢了。”

    金法敏了无生气的眼神与金洛水对视,心绪包含失望与悲愤,说道:“本以为你会为了活命率军投降,不想你要得更多,要拿本王向唐军邀功。”

    “我身为新罗宗室,诺无功而降,万一燕王为防新罗如百济、高勾丽亡而复叛的事重演,欲杀尽宗室平息将来之乱,我不还得死?可我有了攻下新罗王宫,生擒金法敏之功而降,不就立下大功?燕王欲杀宗室,我不就可以此幸免?”

    “呵呵呵!我真是小看了你,为了活命,为了向你的新主人邀功,真是无所不为,比金比苏更为无耻狠辣。”金法敏讥讽道。

    “哈哈哈,哪比得上你,我的大王,想必这会金比苏与监牢中的一干人等以经被你派人给杀了吧。”金洛水讥笑道。

    ……

    张世率军急冲冲奔向王宫欲抢得头功,却至一处街巷时,从左右街巷中突然冲出千计新罗兵,硬生生的将张世所率骑兵堵在街巷中,一时难以前进。

    气愤不已的张世连斩十人,怒吼不止,咆哮道:“给某杀光这帮新罗崽子,不要俘虏。”

    此话被新罗军中懂华语的将校听到告之士卒,无疑激起了新罗将士拼死抵御的决心。

    双方在街巷中展开恶战,由于街巷狭窄唐军无法发挥己方的兵力优势,堵在街巷上燕云铁骑的冲击力也被抵住了,迫使张世不得不率领众骑兵下马步战。

    金天冲镇守南门,面对李业嗣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城门虽几次摇摇欲坠,最终都守住了。

    不过得之北门、东门守将皆降,城内以无可应之兵,金天冲报国心切,从南门紧张的兵力中抽掉千余兵马回援堵截从东门而入的唐军,至使南门守军伤亡残重后,仅余两千余可用之兵。

    欲破的南门始终屹立不倒,督战的李煜大皱眉头,陈宣、张世皆以来报,北门、东门均以告破,就自己亲自领军进攻的南门攻而不破,简直就是大坠自己燕王的威风。虽说南门城池高大坚固,器械充足,守军乃四门之最,又是新罗善守的金天冲寻卫。但李煜用于攻击南门的兵也是最多的,器械最利的,却迟迟不能破城,李煜深感脸上无光,几次斥问前线指挥的李业嗣等将校。

    大秋天的早晨,微冷的秋风下李业嗣却急得脸上直冒汗,把阿餐大吐、伊金、大奈麻德福等承担攻城重任的降将臭骂了一顿,派上了自己的青龙卫领着这帮战力堪忧的降兵进攻。

    终于,在众将士欢天喜地的呼喊声中,饱经炮石摧残的南门一段城墙坍塌了,一段长达四丈的豁口赫然出现。

    城下唐军将士都不及主将下令,自主的挥着手中兵器,怒吼着朝豁口冲去,黑压压的唐军四处奔来,犹如开闸泄洪,数以万计的唐军从豁口涌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击战了四个多时辰,唐军上下早就杀红了眼,入城见人即杀,跪地投降的新罗人转瞬就被削成了几大块。

    金天冲失魂落魄望着残垣断壁的城池,悲嚎一声,从城楼上跃下,双脚着地,顿时骨断筋折摊在地上,却还没有断气。

    攻城月余,参与进攻的唐军将士不少人认得穿着这身盔甲的新罗守将。见其跳城未死,一个个怒火冲天,将月余攻城的艰苦和亲朋好友的死伤统统化作报仇心切的恨意。

    一众将士提上刀枪一涌而上,枪刺刀劈,硬是在金天冲瘆人的惨叫声中将其剁成了肉泥才罢休。

    ……

    沙湌一刀削掉了朴永舒半颗脑袋,伴随的是从西城而入的唐军将士总算松了口气。一番巷战,算是杀尽了阻拦他们向王宫推进的新罗军。

    于诚志混身欲血犹如修罗,身上有数处可见的刀伤,脸上却无半点痛苦之色。

    新罗王宫遥遥可望,四周的喊杀声也逐渐陷入降低,这说明其余三门唐军也快消灭阻拦的新罗军向王宫进军了。

    攻陷金城的首功以拿下,头功也在向自己招手,于诚志赫然大喜,挥刀喝道:“将士们,随某拿下王宫,活捉金法敏,封官萌子……”

    “活捉金法敏……”

    一众将士战胜的喜悦,激动的大吼响彻云霄,持着滴血的刀枪,迈着踏血的步伐冲向新罗王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