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54章 城中百态
    金比苏及一干串联降唐的文武大臣在今夜不是被抓就是被杀,金比苏的部将作乱打开了西门,唐军攻入城中正向王宫逼近,北门外的唐军也随之发起进攻,文颖面对城外上万唐军的攻伐如坐冰窟。

    城下唐军战鼓如雷、火把遍野,雄壮的士气压的得城头守将喘不过气来。

    瞧着身着玄甲玄衣的唐军推着沉重的攻城塔、攻城锤,喊着震天的口号缓缓逼近城墙,文颖之弟文训扶着女墙强撑着自己颤抖的身体保持镇定。

    守城月余,面对唐军的不断进攻,城中箭矢滚木礌石以用耗尽,以经开始拆城中房屋的木料石料充作滚木礌石,北门守军以残剩两千余。

    文训心知,不论唐军是否以破西门,北门现在无论如何也守不住了,心里不断的呐喊,投降吧,劝大哥投降,不降就挟持大哥投降。

    “大哥,乘唐军尚未攻城,咱们降了吧?”

    文训面向身旁大哥,神色有些紧张的说道,眼神示意渐渐围拢过来的亲随。

    面无表情的文颖握紧了拳头,终究还是放开了,怅然道:“为兄知你一直以来与唐军暗通款曲,你就派人出城与唐军洽谈献城事谊吧!”

    文训一听,心中一惊,又是一喜,看来大哥并不愿意给新罗陪葬,略有愧疚的说:“大哥,我、我……我本不想瞒你,只是……”

    “新罗仅剩孤城一座,败亡只在旦夕之间,各寻活路,为兄与你一样,又有何愧疚?咱们兄弟守北门守到现在对得起大王了。好了,你派人出城与唐军统帅谈降吧。”

    “是”

    文训感激的向大哥拱手一拜,并没有派人去,为显示诚意亲自出城前往唐军阵前。

    负责进攻北门的是鲲鹏卫郞将陈宣并东夷右军朴正问部,眼见兵马推进至城墙七丈之时,城门打开一人出城,城门随即又关上。

    出城之人用华语高声大喊:“我乃金城北门副将文训,求见大唐安东都护府鲲鹏卫郞将陈宣,洽谈我兄弟二人献城一事。”

    “文训?”陈宣讶然一笑,“与某通信谈降通了半月之久,未见其动作,某都以为其不过是缓兵之计。也不知是不是西门城破,迫在眉头才真降?”

    “陈将军,不仿让我前去试探一试,诺是不立即开门献城,我就斩了他。”东夷右军郞将朴正问请命道。

    “不必了,将他带到本将面前来。”

    “喏”

    ……

    文训被带到陈宣面前扑通一声跪拜在陈宣面前,屁股高高崛起,头伏在冰冷的地面,带着祈求讨好的语气禀道:“败军之将文训见过陈将军,我以劝降为兄愿献北门及两千士卒降唐,有请陈将军接管。”

    “尔等即愿降,却没让某看到诚意。”陈宣有些不满的指着城头仍手持兵戈的守城士卒喝道:“既然要降,就速令尔等放下兵器出城跪迎。”

    “遵命,属下马上回城召集北门将士按陈将军的要求做。”文训吓得连忙磕头祈求道。

    “回去吧,不过某只给你们一刻钟,一刻过后立马攻城。”

    陈宣冷笑连连,文训磕头如捣蒜的感谢后快步跑回城中,将陈宣的要求一五一实的告诉大哥文颖。

    出城跪迎虽有些过分,放下兵器诺陈宣反悔会令己方沦为刀下鱼肉。但见士卒均无战心,希冀的眼神望着自己,文颖赫然一笑,“都放下兵器,出城跪迎大唐天兵。”

    文训松了口气,城头上的士卒们忐忑的心激动了。

    身为士卒,跪谁不是跪?两千余身心疲惫的将士兴冲冲的将兵器铠甲堆成了几座小山,大开北门,在文颖、文训等将领的带领下,在城外两这跪成了两片。

    陈宣派出一队哨骑先行入城检查确定新罗军没有使诈后,即派出兵马迅速抢占城头、城门,才率领大队人马开进北门。

    目前金城并没有全部陷落,于诚志更是先自己一步攻入城中,这会肯定猛攻王宫。为了获取更大的军功,陈宣只得留下一千鲲鹏卫把守北门,并看押文颖、文训率领的两千余降兵。

    至于驱使这两千余降兵去攻击新罗军?一向求稳的陈宣还没有脑残到用刚附之兵去打他们的旧主,虽说他们降而复叛的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呢?

    还是让这些降兵手无寸铁,老老实实坐在看押之处,等我大唐天兵攻陷整座金城后,为新罗的新主,咱大唐燕王殿下的功绩添砖加瓦吧!

    于诚志率军从西门尾随败兵进攻位于城中的新罗王宫,攻势之猛令金法敏调集城中的三千预备队竟不能挡,逐步向王宫压进,领军抵御的将领数次派人入宫请援。

    金法敏万万没想道,费尽心机于深夜调王宫卫队负责抓人杀人,派金大中接管西门,铲除金比苏的亲信,却没想道还是让金比苏的亲信乘机作乱打开西门,引唐军入城。

    “废物,废物,都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金大中误我……”

    金法敏在大殿中咆哮不断,吓得左右侍从跪在地上胆战心惊,生怕这主马上国破家亡之际,拿他们陪葬。

    “来人,去牢中把金比苏一干贼人全数诛杀,召金洛水前来。”

    金洛水奉召入殿以见不到之前还气定神闲捧着孙子兵法研读的大王了,眼前是一个悲愤并加而无可奈何的末代君主。

    “王宫有卫队三千,皆是挑选的精悍忠勇之士,你从中调取一千五百人前去支援朴永舒,将唐军赶出城去,夺回西门。”

    金法敏噬人的目光注视下,金洛水沉声应道:“末将领命!”

    带兵出王宫后,对新罗早以不报希望的金洛水并没有急于冲向战场,而是召集心腹密议一番后才率军赶至早以沦为战场的几条街道。

    艰难抵御唐军进攻的朴永舒见金洛水率领王宫卫队赶来支援喜极而泣,诺不是在战场中撕杀,他都要冲上去给金洛水一个感激的拥抱。

    “新罗的儿郞们,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驱逐唐夷,光复新罗……”金洛水对着麾下将士充满悲情的吼道,长刀一指,一千装备精良,肃杀之气凛然,带着慷慨悲壮气势的将士冲向战场,与唐军绞杀在一起,顿时就是一片血肉横飞。

    金洛水带着五百亲兵以督战后备之名选择了驻足不前,远观战场杀的昏天黑地,却实刻注视着王宫的一举一动。

    寂静的深夜四门突然传来震动天地的撕杀声,早以惊醒了金城内的百姓。

    派家奴出去打探清楚唐军以从西门攻入的消息后,新罗宰相陈纯乞慌了神,嘴里不停唠叨:“城破了,这可咋办啊?”

    “对了,对了,投降。”

    以经五十好几的陈纯乞幡然醒悟,此刻当然是早点归降,还停留在新罗这艘破船上干嘛?

    归降只能保住自己的小命,还得立功,才能在新主入城后对自己,对陈家另眼双待。

    老奸巨猾的陈纯乞派出值得信任的家奴悄悄去联系朝中诸多有意投降却从未向外人表露的文武大臣,准备在唐军占领全城,唐燕王入城之际,向其表露新罗旧臣的忠心。

    东门守将金仁泰面对张世的疯狂进攻招架不住,危机关头又得知,文颖、文训兄弟以北门降,唐军以从北门向王宫逼近。大王以派金洛水调一半王宫卫队支援朴永舒,抵挡西门攻入的唐军。城中除了卫守王宫的一千五百兵以无可用兵力阻挡。

    “完了,新罗完了……”

    金仁泰神色慌张道,望着城外好不容易被打退的唐军急道:“快派人出城禀告上国将军,我愿率军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