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52章 城楼陷落
    茫茫深夜中的金城西门唐军大营,对于守下半夜的士兵来说,下半夜无疑是令人又累又饥的时刻,越是临近黎明越是饥累,眼皮子都会上下打架。

    负责守夜的将士本以为又是一个忍受下半夜饥累的寻常夜晚,没想换岗不到两个时辰,部署于营外放哨的哨骑竟飞马回来禀报:“快禀报都尉,西门城上的新罗守军自己打起来了……”

    负责领军守下半夜的都尉确定情况无误后,快步冲入大帐中唤醒自家郞将寻问对策。

    领军进攻西门的是麒麟卫郞将于诚志,部下深夜前来禀报西门城上新罗军内讧,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一干将校。

    “快,拿某的兵甲来!”

    弄明情况后,于诚志急燥的令人取来铠甲兵器大步踏出营帐,喝令全军一刻钟后于营中校场集结,否则军法从事。

    西门守将自从为新罗大监级餐金比苏担任以来,暗中屡次遣使与自个商良着投降事谊,这几日双方达成了共识,不出两三日,金比苏就会打开西门,率西门守军归降。

    可在这个节骨眼上,西门的新罗军在深夜爆发内讧,不用想就知道金比苏率军开城投降的事肯定泄露了,双方在争夺西门控制权。此时不乘机夺下西门,诺是金比苏失败了,金城还不知道拖到何时才能破。

    唯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金比苏为何没派人来通知自己协助他?以至现在事发突然,仓促结集兵马。

    原本寂静的唐军大营内顿时响起击鼓聚军的战鼓声,将一众还处于睡梦中的将士吵醒,紧随鼓声而来的就是将官催促喝骂的大嗓子,赶着刚从床上起来的士卒们边跑边系好来不及系上的盔甲,冲冲忙忙往校场集结。

    于诚志登上瞭望塔,取出望远镜遥望五里外的西门,城上新罗军相互撕杀的人影在遍插城楼上火把的火光照耀下闪烁不停。

    “禀于将军,麒麟卫以集结完毕,荡狄军、平新右军尚在集结中。”

    于城志统领自己率领的麒麟卫并契苾光的荡狄军和新罗降军沙湌的平新右军担负攻打金城西门的任务。

    三支兵马以品字型扎营于城外,最先得到消息完成集结的自然是于城志麾下的麒麟卫。

    战机往往转瞬即逝,于诚志可不想等另两支兵马集结完毕后再发起进攻可能导致的贻误战机。

    随即派人通报燕王西门有变,传令契苾光、沙湌速带本部兵马前来汇合攻城后,仅留下一团士兵守卫营垒,麒麟卫余下兵马进数出营。攻城器械仅带有云梯,重型攻城器械皆在平新右军营中,此时平新右军集结尚未完成,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重型攻城器械推到城下。

    (李煜的军队编制脱胎于朝廷府兵的折冲府编制,每卫军三千人,往下依次设旅伍,每营800人设都尉-每团200人设校尉-每旅100人设旅帅-每队50人设队正-每伙10人设伙长-每伍5人设伍长)

    此时的西门城楼上,金大中的亲卫与叛军战成一团,由其是对城门洞的争夺更是进入白热化,双方死战中以堆起一堆的尸骨。

    金大中的亲卫只有八百人,但个个悍不畏死,硬生生的与人数众多的叛军杀得不相上下,令对方一直未能拿下城门洞打开城门。

    城外唐军大营传来战鼓声,金大中知晓这是唐军发现城楼上的撕杀正在集结兵马攻城的前奏了,诺不能在唐军奔至城下前消灭叛军,今夜西门必失,金城必破。

    想及此,金大中连忙派人去召集西门其余守军前来增援,通知大王西门有变,速派一支兵马来援,令各城守将加强防守。

    当西门其余守军应命前来支援时,竟停顿片刻后加入叛军行列,对金大中的亲卫展开围攻。

    金大中提着滴血的长刀混身发抖的看着自己的亲卫在叛军的围攻下一个个接连倒下,方才明悟刚才去召西门其余守军来援是多么愚蠢。西门原守将阵亡后,原负责监军的金比苏兼任西门守将后与城外唐军私通半月之久,非其亲信的西门守军将校岂有不知之理?

    这些人早就与金比苏沆瀣一气,可怜自己还用一大笔儿财安抚他们。

    恰在此时,麒麟卫以急行军的速度不到半刻钟奔至西门城下,看到城楼上不断传出的惨裂撕杀声,时不时有新罗人的尸体从城上掉下来。众将士无不喜形于色,手脚麻利的用铲子填平几段护城河,把云梯往城墙上一架,士卒口咬横刀手脚并用往上攀爬。

    派去向大王请派的援军尚未赶来,唐军的云梯以经一架架的搭上了城墙。

    金大中悲呛的靠在墙上无神的望着星月齐聚的夜空,面对西门守军几乎全军皆叛的情况下,即使援军赶来也余事无补了。

    一名名身着玄甲的唐军将士麻利的攀上城墙,挥动手中的横刀杀进以杀成一团的新罗军中。有了这越来越多的唐军悍卒的加入,城楼上顿时血肉横飞,新罗无论叛军还是金大中的亲卫皆成了唐军攻击的目标,一个个新罗人带着惊愕的表情倒在了唐军刀下。

    城门洞内的争夺也以进入了尾声,叛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终于夺取了三个门洞中的两个。叛军将士难掩脸上的兴奋之色将紧闭的城门援援打开,目光所及的城门外,却是一众惊呀的唐军将士。

    双方短暂的目光交错后,唐军一都尉举刀大吼:“兄弟们还等什么?还不乘快拿下城门?”

    “杀……”反应过来的唐军将士怀着无比激动、兴奋的心情,在一众新罗叛军惊愕不解的眼神中,挥着刀枪冲进城门内,如虎入羊群,将拥堵在城门洞中的叛军杀的鬼哭狼嚎,争相恐后的向后逃窜。

    叛军将校不解,他们打开城门不就是要献城归降吗?唐军为何要攻击他们?

    普通的士兵更是糊涂,除了少数人知晓他们今夜为何叛乱外,大多数士兵只是盲目的听随将领的命令对守卫城门的金大中亲卫砍杀一通,奉命打开城门。

    当打开城门的那一刻,见到城外一众唐军,领头的叛军将领尚不及向唐军道明,唐军便冲杀而来。

    一名叛军将领面对将他一脚踹倒,挥刀往下刺的唐兵哀求道:“是我领军开门归降啊,不要杀我……”

    唐兵并未因他的哀求停下手中的刀,一点犹豫都没有刺进了他的胸膛,又迅速抽出沾满血迹的横刀去捕捉下一个目标。

    留下吐着血沫的他瞪着贼大的双眼看着一个个从他身边踏过满是喜色的唐军。

    金大中的亲卫在越来越多的唐军攻击下纷纷力战而亡,金大中本人也身被数创,仍旧挥刀独战两名唐军悍卒而不落下风。

    登上城楼的于诚志瞧见金大中这员新罗将领还在负隅顽抗,拔出比横刀大一号的唐样大刀-障刀朝其猛扑而去,迎面挥刀立斩。

    锵的一声,受伤颇重的金大中挥刀没能格挡住对方一击,于诚志的障刀以经深深砍入金大中的肩胛骨。不待对方反应,双手猛的一抽,障刀抽出,没有了阻碍的金大中肩膀鲜血喷涌而出。

    金大中单手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无法抑制身心的巨痛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

    于诚志反手一刀,丧失反抗能力的金大中不甘的头颅咚的一声落地,脖子上喷涌的鲜血溅了于诚志一身。

    “找个俘虏来认认此人是谁?是个新罗大将的话,就把脑袋给某留着。”

    于诚成挥刀一洒,刀身上的鲜血飞射在墙壁上漫不经心的对手下人说道。

    “喏”

    此时,城楼上的战斗以经结束,无论新罗叛军还是金大中的亲卫,不是战死就是投降或向城中逃亡。

    麒麟卫大半将士已尾随新罗败军朝城中攻去,晚了一步的荡狄军和平新右军源源不断的通过尸横遍野的城门朝城中蜂拥而入。

    金城陷落以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