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50章 少海、鲸海
    没办法,在这个靠肉眼登高、远望,借助简单的测量工具来确认地形、地势的时代,描绘出来的地图李煜还能看出是捉择岛以经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了。

    这说明李煜数年来组织精通天文地理的人才研究制图技术及相应辅助工具,建立测绘司培养测绘制图人才的努力没有白费,不会再弄出一幅山川地理、两地间距靠猜的地图出来。

    即以打算明年开始加大规模开发北海道,以图早日进军流鬼国,那么北海道北边相距不过百余里的库页岛也不能放过。

    李煜拟定主意,在后世日本稚内建立据点的同时,遣人垮海在库页岛后世俄罗斯南萨哈林斯克筑城移一部分犯人屯垦。

    胡安君、陆元庆对此议倒没有意见,岛上虽有黑水靺鞨窟说部,其实力并不足惧。

    库页岛南北足有千余里,最宽处百余里,面积比之关中渭河谷地还大,却仅有一个部散居山林间,何足道哉?

    李煜与胡安君、陆元庆三人又围着地图商议了一个时辰关于明年开春前派遣人手前往北海道、库页岛的拓殖事谊。

    李煜觉得在没有土豆的情况下,驱度寐沿海难以垦殖,加上玄菟海沿岸自然条件很差,难以开拓。可能未来十数年内除了流鬼国东南一带外,没有向其它地方开拓的需要。对于从流鬼国至北美航线的需求,李煜认为现在并不太急,完全可以留待拿下澳洲后再进行。看来数年内北方海外探险队是没必要再派出去了,海外探索的重点应集中于南洋,李煜如此想道。

    未来数年,北方海外的重点将是逐步推进对玄菟海沿岸自然条件最好的北海道、库页岛、流鬼国的开拓。

    熟悉乐浪海和玄菟海海况和航线的探险队也不会因此荒废,李煜决定来年胡安君、陆元庆等一干探险队成员负责起运送移民协助委任的开拓使对北海道、库页岛、流鬼国的开拓行动。

    商议完毕时,陆元庆提议道:“殿下,乐浪海自古称鲸海,玄菟海古有少海之称。殿下以汉之乐浪郡、玄菟郡之名命之,臣认为不妥,与古书记载无法对应,亦容易使人生误。”

    乐浪海原称鲸海,李煜是后来才知道,玄菟海古有少海之名,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取乐浪之名是不知后世的日本海在华夏称鲸海,便参考后世西方给海洋命名的一些规则,以沿岸地名命名,这才有了乐浪海。玄菟海则因李煜想给库页岛改名玄菟岛,图省事直接将后世俄罗斯的鄂霍次克海命名为玄菟海。

    陆元庆此时提出两海命名的问题,李煜想了想,觉得鲸海、少海更符合华夏给海洋命名的原则,同意将乐浪海、玄菟海改回鲸海、少海,所有记载的文献资料全部加以更正。

    至于库页岛名来源于黑水靺鞨对岛上窟说部费雅喀人的称呼,李煜一直纠结于是不是采用这个流传后世的岛名。细想还是玄菟岛更好听些,算了,从此以后库页岛改称玄菟岛。

    至于流鬼国,李煜要求不再以流鬼国相称,其地三面临海是为半岛,自此改称勘察加半岛。前世读顺口了,又不拗口,李煜也就懒得再想别的名字了。

    北海道与堪察加半岛之间的群岛,仍沿用前世的名称-千岛群岛,除了最大的岛屿捉择岛李煜仍冠以前世的名称外,其余岛屿皆由胡安君、陆元庆等人自行命名。

    ……

    就在李煜忙着地图开疆,倒腾着明年北拓计划之时。以经被围快一个月了的金城内,在夜色的掩护下,一支卫队悄悄离开王宫向西奔去。

    不久这支七百多人的王宫卫队围住了一栋宅院,为首的将领命人敲开了院门。

    宅内仆人一打开院门,守候在门外的士卒一涌而上将其拿下,其余士兵迅速冲进院内遇人就抓,反抗者被当场斩杀。

    很多人尚在睡梦中就被破门而入的士兵架上了刀枪从被子里拖出来,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粗爆的王宫卫士,不明白他们犯了何事,竟让大王遣王宫卫队深夜来抓他们?

    大队士兵冲进后宅,在女人的惊叫男人怒吼声中抓走一个又一个人,惊醒了搂着小妾柔软身子酣睡的金比苏。

    “何人要害我?”

    房外的动静越来越大,不时传来某人被杀时的惨叫,金比苏大惊失色,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抽出挂在床头的宝刀。小妾捂着被子惶恐不安的缩到了床头一角,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嘭”

    金比苏正寻地方躲藏时,房门被一角踹开。瞧见来人,金比苏举着长刀怒火中烧的大吼道:“金洛水,你半夜三更领人来我府中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

    金洛水嗤笑道:“身居大监级餐的金比苏见到我们,难道还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你……”

    金比苏惊怒的盯着眼前一众王宫卫队,做为新罗权贵岂会不知王宫卫队今夜出现在自己家中只有一个可能,大王要杀他,全家连坐的那一种。

    “哈哈哈……”金比苏晒笑道:“新罗国亡在即,大王是准备进行最后的疯狂吗?国破家亡之前打算先杀了我们给他陪葬?”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负责抓人而以,你是束手就擒还是将你斩杀后提着你的脑袋回去复命?”

    金比苏自知反抗毫无作用,凭白丢了性命,留得一条命,说不定明天唐军就破城杀了金法敏,自己就能重见天日呢?但愿自己留下的后手能起作用。

    想及此,金比苏丢下了手中的长刀,几名士兵上前就将其双手反绑押了出去。

    金洛水打量一番缩在床角惶恐不安的小妾,嘀咕着姿色倒是不错,真是便宜了金比苏那粗货。

    挥退部下,关上房门,金洛水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退去了身上的衣甲,一个饿虎扑食,在小妾的惊叫声中品尝了他人妻妾的味道。

    两刻钟后,金洛水心满意足的穿上衣甲离开了房间,在金比苏怒火中烧的眼神中,喝令部下将一干人犯押走。

    至于金比苏为什么不能破口大骂?因为他的嘴早就让金洛水用臭袜子给堵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