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46章 归来的玄菟海探险队
    金城围城战以持续一月有余,期间李煜利用手中数万新罗降卒对金城发起了大大小小三十余次进攻,付出七千余人的伤亡代价均未能破城。

    随着新罗唯一一支可战的援兵在李煜以重兵压迫下,主将一云金义与两百余不干心投降的部将潜逃外,其余万众兵马尽数归降。

    李煜将这支金城希望所在的降兵调至城下主攻金城南门,无疑对金城内的新罗军民造成极大的心理打击。

    自知彻底沦为孤城的守城军民士气大泄,诺非李煜以改初衷,并不急于破城,没有及时对南门进行增援,说不定当天就破了南门。

    随着围城日久,更多对李煜有利,对新罗不利的消息传来。

    熊津都督府都督刘仁愿自金马渚大胜后,渡过熊川河北上对新罗在百济旧地残余势力展开追击。

    两军相战于扶余郡,刘仁愿麾下大将沙吒相如于万军丛中阵斩新罗大将,新罗军大溃,唐军乘势追击,斩首三千级,俘两千余,兵围新罗军最后据点熊津城。

    经过两日击战,熊津城内新罗守军四千众出城投降,自此,为新罗强占两年之久的百济旧地尽数收复。

    被唐军围困的上州城也在百济旧地的新罗军败亡之后不久,在南门守将伊金的突然叛变下,开门引唐军入城。久围数月而不克的上州城在降将的帮助下为李尚旦所破,金庾信领麾下亲兵与入城唐军展开巷战,力竭被白虎卫都尉鲁何斩下首级。

    金庾信之子金闻之率领三千残众从西门突围,为秦景倩所阻,大部于城外被杀,金闻之等数十人侥幸逃脱,避走崇山峻岭。

    闻百济旧地的新罗军覆灭,上州城破,太大角干金庾信的脑袋被唐军挑在枪头一路巡游至金城,金城被围消息断绝。新罗西、南尚未为唐军攻克的十五郡向唐军递交降书,献上郡内地图,田亩、户口等账册。

    一月下来,新罗的国土就此仅剩一座被唐军围死的金城了。

    李煜为了逼迫城中新罗权贵早日开城投降,不断的把新罗各地军民纳降的消息装进陶罐里,用抛石机投射进城内。明白无误的告诉城中军民,“新罗以经完了,你们的坚持以经毫无意义,不要再做无畏的抵抗,徒增城中百姓死伤。即使你们坚持继续守下去,死也要从本王身上咬下一块肉来。那本王不得不很遗憾的告诉你们,从围城伊始,自始自终都是你们新罗的降卒在攻城,本王麾下的大唐健儿们,无一人伤亡。那么接下来攻城直至城破的士卒,仍将是投降本王的新罗降军,本王不会损失一兵一卒。本王很欣赏你们新罗人的自相残杀,希望你们能继续坚守下去,本王与众将士在城外会认真的欣赏新罗人攻破自己国都的大戏……”

    金法敏捏着手中极尽羞辱劝降书,气得混身颤抖,脸色发白,差一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向后倒下去。

    殿中的一众文武面色各异,有为新罗即将败亡而辈呼哀哉,痛斥沙湌等一干降将妄负国恩;有人则躲在人群里面色平静,好像眼前的这一切与他无关。

    金法敏在内侍的服侍下缓过一口气,望向殿中诸臣,语气中带着浓重的悲凉寻问:“国难当头,诸卿可有退敌良策?”

    “大王,新罗数十州郡,如今只剩下金城一池,面对唐军重重围困,如今之计唯有一降……”

    禀奏的大臣虽说出了殿中诸多人的心声,仍免不了心虚的抬眼撇了眼金法敏,深怕金法敏将他拖出去砍了来杀鸡敬猴。

    幸好只看到金法敏气得嘴角抽搐,对其怒目圆视,却不见责罚他,自个庆幸又失落的退入群臣之中。

    “除了投降是否还有别的建议?”金法敏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再次大声的寻问道。

    “大王,城中本就兵少将寡,经过数十战,可战之兵仅剩两万余,取胜以无可能。反观唐军,利用那些妄负国恩的降将降兵攻城,其本部兵马却无人损伤。再打下去,正如唐燕王于劝降书中所言,他们唐人不过是在城外观看咱新罗人杀新罗人的好戏罢了。还望大王以金城十数万军民性命为重,开城归降吧!大王您也不至于被杀,入唐还能获得一个国公爵位安享天年。”

    此话就说的诛心了,群臣无不纷纷侧目,感叹此兄真是胆大妄为,目无王上,也不怕被拖出去杀头。

    群臣侧目注视,原来是担任大监级餐的宗室大将金比苏,之前监军西门,西门守将阵亡后,其领军镇守西门,麾下可用之兵有六千众,俨然城中武将第一人,难怪敢对大王不敬。

    面对金比苏的张狂劝降,忧愁、愤懑的金法敏反而冷静下来,冷眼观朝中文武对待投降一事,大半虽没附合金比苏等主降派,但他们希冀的脸色无疑暴露了其内心投降的渴望。

    金比苏手握军权镇守西门,对我不敬,眼下却拿他不得,否则又是一个上州南门守将伊金。

    上州城破的消息唐军早就通过抛石机投射进城来了,伊金这个叛徒更是领着其麾下三千降军到达金城就向他的新主人请命攻城,以此邀功,还枪挑着金庾信的脑袋环城游了一圈,着实可恨。

    金法敏对这些叛徒恨的牙痒痒,却奈何不得,金比苏身为宗室,在金城被围倚为亲信,没想心生二心欲叛降唐军。

    遍观朝野难觅忠臣,金法敏失望之余眼中寒芒一闪,留下一句:“容我想想!”在群臣疑惑的目光中悄然离去。

    “大王此话何意?难道想降?”

    “不太像!”

    “新罗以成死局,大王是聪明人,最后关头除了降保一命,还有他途?”

    一群大臣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揣摩着金法敏的心思离开大殿,却不知金法敏从王座后的屏风露出一幅阴蜇的双眼注视着他们的背影。

    ……

    金城东北四十里外,唐军占领下的浦项港驶来三艘插着燕王军旗,满载货物的混元船。守军以为是黄海舰队送物资的船到了,等船上的人下来自报名号才知道,这支船队竟是离开安东达一年之久的玄菟海探险队。

    消息禀报到金城外唐中军大营,李煜顿时大喜,立派人去传信浦项港驻军好生护送玄菟海探险队总管等人来大营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