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45章 蛮荒中的文明二
    面对上川谷地百里沃野,王虎真忍不下心留待以后开垦,心里琢磨着留下多少人在此筑城屯垦。

    召集部将开会,王虎在会上做出接下来必须对那些参与反叛的毛人村落予以镇反,该杀的杀,该抓为奴隶的抓。

    “此处乃石狩河的上游,虽是群山环饶的谷地,却是一片沃野,诺是将其开垦出来,倒不失为一处良田万亩的宝地。”

    王虎将心中的想法娓娓道来,诸将听在心里,大致猜到自家主将想在此地垦荒。眼下正值北海道寒冷的冬季,冒雪奔袭两百余里来此打仗,诸将心中本就不太乐意,对于垦荒一事,就更不情愿了。

    诸将眼观鼻,鼻观心,一幅不上心的样子,就王虎一个人在那自说自话。

    王虎顿时有些气恼,拍着桌子吼道:“除一营兵马清剿毛人村落外,所有人都给某留在此处将城池筑起来,垦出一千亩地才能返回石狩县。”

    大雪天的住在帐篷里,在雪地里筑城垦荒,诸将颇为不乐意,但看到王虎那一幅要杀人的凶样,诸将心中再不乐意也只能照办。

    好在王虎也没要求在此地筑一座占地方圆一里的县城,只需以土木筑成一座高1.5丈,可驻兵五百的土堡就行。

    开荒也只需以土堡为中心,将四周一千亩地上的植被砍伐掉就行了,至于将土地翻耕,还是来年春季再弄吧。

    抓有一千多俘虏可用,筑好土堡垦出一千亩地也就耗费十来天。

    至于留守人员,王虎心知这帮杀才没人愿意主动留下来为己分忧的,也懒得寻问他们的意见,直接指任打仗勇猛,为人颇为老实的水阳带五百人留驻此地,继续垦荒。

    水阳苦着一张脸只得领命,但想到土堡刚筑成,堡内用圆木搭建的房屋御寒有些差,只得向王虎请道:“还请将军为我们多留些御寒衣物和够三月的粮草。”

    王虎想也没想就答应:“没问题,从毛人那缴获的毛皮足够多,给你们每人留三套,粮草除了军中拨一些外,从毛人那缴获的干肉之类的吃食全留给你们。”

    好吧,水阳认了,那些毛皮大部分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听着就晦气。

    待大军即将离去时,水阳才发现现土堡尚未取名,急追着王虎给取个名。

    王虎肚里就没几两墨水,想取个好名搜肠刮肚就没想到一个字,只得转身求助队伍里唯一出身不出,乃卑沙城刺史之子的柏水衡。

    柏水衡观土堡筑于谷地五条河流交汇之处,又恰逢艳阳从东部群山之颠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印射在冰封的河川上构成一幅心旷神怡的冬日雪景。

    “旭日始旦,普照河川。不如称之为旭川堡,王使君意下如何?”

    王虎职衔为北海道开拓副使,故称刺史一般称其为使君。

    旭川二字道尽此情此景,王虎连忙点头,表示此名甚佳,感叹,还是肚里有墨水的人利害。

    王虎率军离开旭川堡沿石狩河南归,南去百里,发现旭川堡与石狩县之间相隔两百三十余里,联系极为不方便。旭川堡诺有事,石狩县难以知晓。

    遂决定在石狩河与空知河交汇处,当地毛人对此地的称呼音译而成泷川建堡驻军垦荒,定名为泷川堡,驻军五百。

    待王虎率军返回石狩县时,身边仅剩三百余人,并五百抓获的毛人奴隶,加人月余的劳累,人人脸上皆是疲惫之色。

    袁佐出城迎接,见出战前一千三百余众的大军仅回三百余人,人皆满目憔悴的神色,惊呼:“王使君,此战莫非大败而归?”

    随袁佐出城的石狩县军民满是惊骇的神色在王虎等人身上猛瞧,诺真是大败而回,城中军力就损失三分之一,实力大损下面对毛人的疯狂反扑,石狩县必危。

    “哈哈哈……袁使军这是瞧不起王某吗?区区毛夷即使万众,某麾下千人照可破之。”

    王虎大笑之中带着一丝对袁佐轻瞧他的不满。

    袁佐语顿,想起毛人五短身材,连铁器都没有,典型的战五渣,大败王虎率领的千余兵马貌似不太可能。

    反应过来的袁佐哈哈一笑:“袁某人唐突了,不知王使君将不见回来的千人作何安排了?”

    王虎面色略有不满的哼道:“某见石狩河上游谷地土壤肥沃,沃野百里,当地毛人经此大败再无反抗之力。某于其地筑旭川堡留兵五百镇守,回路突觉两地相隔太远,于石狩河上游百里处筑泷川堡,再留兵五百……”

    袁佐表情略显尴尬的恭喜道:“王使君不溃是殿下座下的大将,月余为国拓地数百里,实乃殿下之喜,大唐之喜。”

    袁佐昧着良心恭维道,心里却是对王虎老大不满。别看在北海道他是正使,王虎只是个被贬的败军之将来此担任副使。可在燕王麾下,王虎不论资历还是地位,均可秒他八条街。人家可是正牌的燕王府家将出身,比起他这个半途招来的落魄商人强多了。

    唯一可以自傲的是,好歹自家是江左大族出身,虽是以落魄到连一些富贵的寒门都不如的陈郡袁氏。

    王虎越过袁佐大步进城,袁佐心里冷哼一声,只得追上去。虽为其上司,碍于与燕王殿下的亲疏关系,却不得不平等待之,有时干脆被王虎压了一头,着实让人苦闷。

    入城王虎发现城中多了些生疏的面孔,寻问追上来的袁佐道:“袁使君,是不是殿下今年秋往北海道运送囚徒的船队到了?”

    袁佐晦气道:“船队根本没来,也不知是船队耽误了路程还是根本没派来。”

    自从王虎来后,把石狩县囚徒、军士训的服服贴贴的,从此对外征战拓土之事几乎为其包干。再这样下去,北海道开疆拓土的功劳就快与自己没啥关系了。

    袁佐本打算利用今年从安东运来的囚徒,给其好处纳入自己的麾下训练成军,再东征,翻越横曳于北海道两大平原间的群山,占领山后面那块广袤的平原,凭借拓土之功压制王虎。

    令人丧气的是船队竟还没到。

    “那这些人又是从哪来的?”王虎指着街头瞎逛的几个陌生人道。

    袁佐瞧了眼冷声道:“是南归的玄菟海探险队,前两日靠岸,在此休整一段时间就返回都里镇,王使君诺有信物需要稍带,正好拜托他们顺路带回。”

    玄菟海探险队副总管陆元庆曾贬低陈郡袁氏,袁佐自此极为不待见陆元庆,连看见他的手下也甚是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