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42章 重兵攻城
    当李煜接到派去劝降一云金义的使臣何居道奏报,淡淡的笑了笑,对一云金义这种不识时务的人没有后世小说、影视里所谓的敬仰,有的只是鄙视。

    区区夷狄,也知忠义?

    好吧,李煜从前世至现世,从始自终都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诞生于军威鼎盛、威临四方的初唐时代,民*族*情节无疑被极端放大。

    后世被一群不安好心者大加鞭挞的汉*民*族*主义者,站立在大唐的时代潮流中,李煜可以毫不客气的对后世那群数典忘祖、认贼做父的宵小咆哮道:“在这个时代,每一个汉民都是大*汉*主*义份子,都是皇*汉。为了民族的尊严不被践踏,为了洗涮耻辱可以追亡逐北,汉家铁骑深入大漠几千里,将那些草原民族的可汗抓到长安来献俘,像猴子一样供大唐的子民参观。让后世那群无耻之徒吹捧的游牧民族朝长安而拜,为大唐前驱,去镇压、残杀那些不服王化的同族。”

    随着黑齿常之统率的东路军会师于金城下,李煜手中可用兵马增至五万余,另加新罗降兵三万。

    雄厚的兵力不仅将金城围成铁桶一般,令金法敏插翅难逃,也让李煜手中有了多余兵力可以施展。

    既然一云金义想为新罗尽忠,那就让他去为即将灭亡的新罗陪葬吧!

    李煜立调薛讷统兵一万西进,诺一云金义不降,就地歼灭。

    对于金城中新罗权贵在看到投射进城中的劝降书后是否归降,李煜也懒得继续等下去了,反正有三万新罗炮灰,就让新罗人在攻城战中相互绞杀吧。

    要攻就猛攻,李煜令三万新罗降卒对金城四门同时发起进攻。

    数以万计的新罗降卒在身后唐军督战下,穿着简单的衣甲扛着云梯,推着攻城塔、攻城锤,冒着城上守军的箭矢、炮石蜂拥至城下。一杆杆云梯陆续搭上三丈高的城墙,降卒口咬着战刀络绎不绝的攀上云梯,哪怕自己身边不断有同伴被射杀掉落下来亦没有人后退一步,因为后退者在其回头时就会被督战的唐军就地斩杀。

    除了严苛的军法逼迫新罗降卒攻城外,李煜还拿出了令这些降卒眼红的东西。

    降卒不过是新罗国中的底层,哪有什么民族大义,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是被同族还是外族统治有什么区别。

    这几年他们同族的大王连年对外作战,让他们这些普通百姓过的可谓苦不堪言,税都征到两年后了,前段时间连种粮都不放过,家里饿死人都是常事。面对李煜许诺,只要他们协助唐军攻破金城,就放他们回家,家中田地免税三年,无田的分给田地。

    然后这群新罗降兵们为了往后的身家幸福,同仇敌忾的对准了金城内他们昔日的大王金法敏。无论如何也要攻破城池把金法敏拉下王座,换取他们免税三年、分配田地的幸福生活。

    虽在宗室将领亲临一线督战下,城上守军奋勇作战,连续三次击溃降卒进攻,但也止不住士气的衰落。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金城陷落只是时间的问题,此刻唐军驱使一众降兵都能险些攻破城防,诺骁勇善战的唐军亲自攻城,又能守几时?

    再加上前几日唐军投射进城的劝降书,书中内容在守城将士中相互流传,越来越多的普通士卒不愿意为即将败亡的新罗王室陪葬。

    军心不可用可是急坏了金大中等人,连忙进宫向金法敏禀奏,请求从府库中调拨一批钱财放在城墙上激励士卒。

    连日来的噩耗,金法敏以是斗志全无,披头散发坐在王座上,双目无神的听着金大中等人的谏言,待其讲完只说了一个准字。

    金大中得旨后,兴奋的带人去打开府库,将里面的金银尽数取出分成四份,置于四门城楼上,以数十万两黄白之物对人的视觉冲击,激发将士的斗志。

    还别说,这招虽俗套,但还挺管用的,士气一下就提升了一半不止,硬生生的将都攻上城的降军赶了下去。

    令李煜气得摔了茶杯,大骂这群降卒就是一群不中用的废物,都攻上城了也能被士气不高的守军赶下来。

    张世见此,再次请命:“殿下让末将领军攻城吧,麾下儿郞这几日来苦练攻城战法,定可一举攻下城池。”

    “胡闹!”

    李煜将张世呵斥了一顿,其麾下是燕云铁骑右卫军,是做为自己倚仗的四支精锐骑兵之一,将来用以打天下的底气所在,岂可用于攻城这种低端的消耗战中?不练骑兵战术反去练攻城战法,把李煜气得不轻。

    殿下不准骑兵参与攻城,李业嗣、于诚志等人所领部队主要是步兵,向李煜请命可由他们率麾下将士替代不刊用的新罗降军。

    李煜摆了摆手,虽说新罗降兵四日来攻城损兵以达七千众,士气逐渐低迷,没了当初听到李煜许诺时的激动心情。好歹还有两万多人啊,怎拿自己的将士性命白白耗在明知伤亡不小的攻城战中?

    考虑到降卒连日攻城,伤亡不小,士气也很差,为了避免继续逼迫他们去送死出现逆反心理。李煜决定暂缓攻城,休整三日。

    虽说不攻城,但对金城守军士气打击可不能放松。各型抛石机在三日里,不停的向城内投射炮石、火油弹,在金城内引发的大火于夜晚就像一个明晃晃的火炬,十几里外清晰可见。

    ……

    薛讷率军逼近驻于黄山河与琴湖江交汇处河谷的新罗军,占据有利地形对一云金义发出最后通牒,限其两日内诺不归降就地歼灭。

    驻留于新罗军中的使者何居道也凭凭对那些有意归降的将领施加压力,劝诱他们乘机兵谏,挟持一云金义归降。

    一众将校很快就在何居道的撺掇下达成一致,于当夜带上兵甲直扑一云金义的中军大帐。

    当众人杀掉守卫冲进帐中却发现一云金义早就不见了,派去捕杀那些对新罗死忠不降的将领,去的人也扑了个空。

    事后一查,包括一云金义在内,总计有两百余人在入夜后就悄悄逃离军营向北而去,消失在了崇山峻岭之中。

    没有了一云金义等一干对新罗死忠份子的阻扰,万余新罗军在何居道的引谏下向薛讷投降。在唐军明为护送实为看押下前往金城,接受燕王殿下的封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