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40章 抛射降书一
    西门外激烈的撕杀声很快引起两军统帅的注意,李尚旦得知新罗军果真如南门守将伊金通风报信所言,金闻之率军想在子时出城偷袭。不过,眼下以被早有准备的秦景倩压在壕沟前痛揍,被歼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便没有在关注西门局势。

    金庾信听闻自己的儿子竟不顾将令,与四名将领私下领兵出城作战惊怒不已,由其在得知他们偷袭不成,反被唐军堵在壕沟前进退不得,死伤惨重,整个人都差点晕倒。急急派出自己的心腹爱将朴成军领兵三千前去接应。

    此时的西门城外,乱作一团的新罗军被排着整齐阵形的唐军压着打,一步步压缩新罗军的生存空间,将他们逼向以经不知死了多少新罗人的漆黑壕沟,浓郁的血腥味不断向四周扩散。

    尚在架在三道壕沟木桥上的新罗军见前方战事不利,又冒着唐军不断射下的箭矢而不断有人倒下,早就熄了继续冲向战场的心思,开始全部调头向后转,向尚未关闭的西门冲去。

    回去的路上也并非一番风顺,毕竟唐军的箭矢并未因他们逃跑就停下来,由于人人急于奔命,而木桥不过十七八丈宽,导致众多的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反被同伴挤下壕沟,伴随的是一声声惨嚎。

    初斯通过壕沟与唐军交战的新罗军有三千多,两刻钟过去只剩下两千来人尚在坚持。随着一步步被唐军压下壕沟,排在后面的士兵一个个惊吼尖叫的被挤进壕沟里,身后的援兵又全都在往回跑,新罗军顿时士气大乱,很多人以经顾不得眼下的唐军了,争先恐后的往木桥上涌去。

    唐军见此无疑士气大震,一个个奋勇争相的挥着手中兵器朝眼前的新罗人猛砍、突刺,反观新罗人却是胆气丧尽,大多只知往后挤,企图避开唐军挥来的兵戈,即使有悍勇之辈不想就此妄死,也被拥挤的同伴和唐军一根根刺来的长枪逼得毫无回旋的余地,以至个人武艺再高,也被唐军手中的长枪朝其身上狠狠撮了几个窟窿。

    待朴成军领军前来时,西门城外,最外围壕沟前早以成为唐军的屠宰场,被屠的对像自然是跟着金闻之出城偷袭的新罗军。

    侥幸夺桥逃回尚不足一千三百人,金闻之激战时被一员唐军一刀斩下右臂,在几个亲卫拼死护卫下,一路上不知将多少同伴挤下木桥才得以逃到城门下。

    激战中的唐军本想乘势攻打西门,秦景倩却下令鸣金收兵,令众将士颇为疑惑。

    “秦将军,西门尚未关闭,新罗败军毫无秩序的涌入城中,我军诺尾随攻城,城门必然因混乱难以及时关闭,攻入城中的大好时机将军为何退兵?”

    面对部将的质疑,秦景倩笑了笑,“城门前三道壕沟可是我们挖出来围死上州城的,里面倒插的尖桩大家都清楚。在未填平壕沟前,就靠眼前新罗人搭出来简易的小木桥攻城?诺真按你们说的做,恐怕我军将士就重蹈刚才往回退的新罗人一般,面对对方的箭矢白白折损将士的性命。”

    说完秦景倩也懒得搭理这群立功心切的将领,打马带着自己的燕云铁骑左卫军回营,刚才的战事并没能用得上自己的骑兵,继续待在这毫无意义。

    其他几个番号的将领面面相觑,瞧着新罗军逐渐退回城中,城门嘭的一声关上颇为遗憾。白虎卫都尉上前踢了下新罗人架在壕沟上的木桥,对秦景倩的决定颇有些愤懑,未想他这一脚就将木桥给踢散架了,吓得他往后一跳,直接大骂一句这什么破桥。

    新罗人为了赶时间不惊动唐军,达到偷袭的效果,木桥架的极为简陋,就靠几十根圆木搭在壕沟上,在上面铺上木板可通行就行了。经过几千新罗人的来回践踏,架在壕沟上的圆木早就移位了,连绳索固定都没有的木板,此时一脚踏空都不成问题。

    之前还对秦景倩放弃攻城不满的将领见此,不由后怕,刚才诺踏着这破桥攻城,说不定自己就从这破桥掉下去,成为壕沟中众多被插死的新罗人中的一员了。

    上州城外的捷报不久就传到金城外为攻城伤脑筋的李煜案前,带来的也仅仅是小小高兴下。

    围金城以经十天了,早在五天前,黑齿常之就以领军攻破野城郡,再下义昌郡与李煜会师。有了义昌郡的浦项港,从都里镇出发的补给舰队就于此靠岸,向大军供应粮响,哪怕来路被切断也不用担心。

    这不两日前,原防守新罗南海岸,警戒扮作海盗的黄海舰队,新罗眼下唯一一支可机动的万余精兵北上,重占黄山河与琴湖江交汇处的星山郡,切断了李煜本部兵马与围上州的李尚旦部之间的联系,李煜也一点都不着急。

    这支新罗精兵的北上,无疑给徘徊于新罗南海岸的黄海舰队大好机会。

    在其北上后,黄海舰队指挥使王傲珂挥军登岸,除其舰队八千兵外,加上朴永和等新罗降将率领的万余仆从军,迅速占领沿海的河山、固城、义安三郡,围城两日,攻下新罗南边重镇金海京,再沿黄山河北上,拔沿途密城、咸安郡,于一日前打通了与李煜的陆路联系。

    尚未攻下的新罗东南沿岸诸郡,如临关、东安、东莱诸郡,其郡守皆亲来金城外李煜的大营递上降表,并向唐军供应大军所需的粮草,连民夫都带来五千人供唐军征用。

    观眼下新罗局势,与其说北上的这支新罗精兵切断了李煜北归的陆路,不如说其以陷入唐军的三面包围,成为了一支实实在在的孤军。

    如果算上其驻扎的星山郡西面以被刘仁愿收复的原百济旧地,那就是四面合围了。

    因此,薛俊就提出,“对于这支孤军,殿下可先遣人劝降,诺是主将一云金义对新罗死忠不降,可再遣兵迫之,同时向其部将招降。新罗倾覆以在旦夕之间,即使一云金义愿给新罗陪葬,其手下将领也没几人愿随其赴死。”

    “招降可用于一云金义,也可用于金城啊!”张翁喜恍然道。

    “对啊!”李煜拍着桌子大喜道:“金城以被我军围得如铁桶一般,外援断绝。之前,连阿餐大吐这种在新罗担任高官厚禄的权贵都能在胜败未明时一无反顾的率军归降,此刻城中的新罗权贵们肯定不乏惜命者。”

    “但我军围城十日却不见城中有新罗人前来递降!”薛俊奇道。

    “也许他们还在观望。”薛讷指出:“投降总得要有好处,我军一围城,新罗的权贵就出城接洽投降,在殿下这里肯定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可如果我军在金城下久攻不破,不论是他们主动洽谈投降还是我们主动招降,新罗人就有筹码可拿捏,就可向殿下要求除保留身家性命外,还有丰厚的家财和权位。毕竟殿下攻灭新罗,短期内还是需要这些熟悉新罗情况的本地人来治理。”

    张世愤声道:“投降还想讨价还价?还要权位和财富?岂有此理!殿下,明日某就领军,破了金城,把城中权贵全抓来砍脑壳,在城外垒京观,财帛和漂亮的女子大家都分了。当然,女人殿下先挑,财帛分大头……”

    李煜一脸黑线,心中把张世狠狠的臭骂了一顿,今年我也才十五岁啊,为了往后的性福生活,是不能这么早就过上成年人的夜生活的啊!本来身边围绕数以百计千娇百媚的少女就够人受得了,好不容易出来打半年仗,避免待在王宫里哪天忍受不住诱惑,一时冲动破了身。

    这会好了,李煜成功被张世一席话勾起了心中压制久矣的欲望。话说后世韩国女乐团里可真不缺美女啊,那个大长腿、大胸铺,可爱漂亮的脸蛋。新闻网页过一段时间就弹出一条韩国又出了哪个大胸美女,让人心痒难耐!

    这一路打进新罗,都还没想过捉几个新罗美女来瞧瞧呢,全被麾下将士们给祸害了。

    等打进金城,先把城中新罗权贵家中姿色秀丽者先抓起来,免得又被部下们先祸祸了。李煜如此想道,哪怕他的王宫里,以经有好几百先前新罗为求和送上的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