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33章 敌军围营
    燕王府秘书处由馨儿一手主导,李煜出征前将罐头坊的经营全权交给她后,以秘书处的指令从相继从燕王中调拨得力手下于乌苏里江、黑水、辽东半岛南海岸等处有鲑鱼大规模洄游的河段主持罐头坊建设和鲑鱼的捕捞。

    经过一个月的精心准备,三地设立的罐头坊均开始捕捞鲑鱼生产鱼罐头,第一批每灌二十斤装的鱼罐头一千罐运至平壤。

    馨儿带着灵儿、梅儿等一批秘书处的小娘们对生产的首批鱼罐头抽样检查,令王府膳房的厨子试吃,看看味道是否达到要求,是否有变质的可能。

    经过长达两天的抽样检查,鱼罐头除了口感稍微差了一点外,肉质保存完好,试吃的人身体也并没有感到不适。

    至于鱼罐头的口感不好,将士在吃的时候也可以放到锅里再加工一下,加些调料或煮汤,弄成自己喜欢的口味也未尝不可。

    考虑到郞君以在前线征战数月,全军出征时带的一些牲畜食用完,就靠在新罗抢掠的一些猪牛羊来改善伙食,对于六万多的兵马来说,肉食仅靠抢掠肯定是不够的。

    既然这一千罐鱼罐头没有问题,馨儿立即签发命令,令都护府调派人手,运送鱼罐头至前线。

    一千罐也才两万斤,分摊到每名士兵口中连半斤都没有,且仅够一顿。馨儿不得不令三地罐头坊加快鱼罐头的生产。

    李煜率军在国原城休整期间,薛讷率军相继攻占汉山河上游的奈隄、奈城二郡,张世领军破国原城西南的槐壤郡,做为大军前哨,打通翻越小白山脉进入上州地界的通道。自此,整个汉山河(后世韩国汉江)流域新罗诸郡皆入李煜手中。

    黑齿常之则破加罗、翼砚二郡,兵至河瑟罗城与新罗北上援军大阿呉起部遭遇。

    双方在城外大战三日,交锋不下十次,唐军九胜三败,以阵亡五百余人的代价阵斩新罗军三千七百余。

    唐军虽胜多败少,但黑齿常之未能彻底击败大阿呉起,一时愁绪满目思考破敌良策。

    大阿呉起则率军退回河瑟罗城,一时坚守不出。三日与唐军交战,见识了唐军彪悍的战斗力,黑齿常之的有勇有谋,导致麾下将士伤亡颇重,令大阿呉起保经风霜的面容整日愁容满面。

    河瑟罗县令提出,“眼下,地处唐军西北方内陆的狌川、杨口、猪足三郡尚未为其所攻占,三郡守军再征集青壮尚能组织一支五千人的兵马。将军奉大王北御唐军之命,不仿遣使令三郡守将合兵东出,断唐军后路。”

    大阿呉起愁绪的面容为之松,笑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三郡兵马切断唐军后路,唐军军心必然震动,黑齿常之要么分兵,要么退走,无论其怎么选择,对于我军都是大利。”

    “不过三郡之兵,需遣一员大将统之方能发挥效果,不然自行其是反而贻误军机。”

    阿天训站出道:“将军,末将愿前往统领三郡兵马。”

    大阿呉起点点头,同意了阿天训的请命,麾下诸将中也就其身经百战可托重任。

    派出阿天训去统领三郡兵马,在成功切断唐军后路前,大阿呉起一直在加强城防等待消息,面对唐军屡屡挑衅就是不出。

    黑齿常之所率兵马没有携带重型攻城器械,东征时所携带的火油弹也用光了,面对大阿呉起防守严密的河瑟罗城一时没有好的办法。强攻必然导致将士伤亡不小,这在黑齿常之看来是不能允许的,一旦军队伤亡过大,继续沿新罗东海岸南下就会有心无力。

    双军于城下僵持近半月,黑齿常之接到哨骑传来的消息,新罗狌川、杨口、猪足三郡突然集结起来,兵力在五千左右,在当地新罗人的帮助下袭取了我军后方的翼砚郡。

    屈突仲翔、李业诩等将领为之一惊,翼砚郡可是大军后路,被新罗军切断,等于已处敌方南北包夹之中,稍有不甚,全军可能覆灭于此。

    诸将焦躁的神情,黑齿常之看在眼里,不慌不忙的说道,“此不过是大阿呉起乱我军心的小计尔,何足道栽?”

    “我军以处于被新罗军包围之中,难道将军有破围良策?”

    “破围良策没有,灭敌道有一策。”

    诸将一闻,略显惊呀,观黑齿将军胸有成足,面对被围之局一直未有担忧之色,看来黑齿将军心中早有定计。只是此策该如何运作,诸将又有些困惑。

    黑齿常之则笑了笑,没有明说,喃喃道:“想必河瑟罗城中的大阿呉起以经尽起大军枕戈待旦了吧?我军就送给他一个出城的机会。”

    不待诸将追问,黑齿常之下令,除蛟龙军屈突仲翔留守大营外,其余诸军开拔北返,剿灭盘踞于翼砚郡的新罗军。

    临行前,黑齿常之叮嘱屈突仲翔,新罗军来攻,务必坚守大营至其率军赶回。

    屈突仲翔一再保证,“必不负将军所托,人在大营在,大营失则人亡。”

    闻黑齿常之亲自率军北返攻打已占据翼砚郡的阿天训三郡兵,大营中仅留有不足三千的蛟龙军。大阿呉起拍案而起,召集诸将,点齐兵马,待唐军北去两日后,除留军一千守城外,全军尽出。

    好在这半月来,大王又遣来两支援军,补齐了先前的战损,兵马增至一万三千余,大阿呉起信心十足的统军出城,将唐军于城北十里外的大营团团围住,猛攻不止。

    屈突仲翔乃大唐开国名将屈突通之后,才能虽不及祖父,但也非庸才。这两日内,组织全军在大营外崛起壕沟,砍伐大木加固营寨,制成栅栏围于大营四周,令进攻的新罗军放不开手脚,屡次强攻均不能攻破唐军寨墙。

    损兵千余而无所进,大阿呉起气得斩了领军进攻的部将,下令收集干柴堆于唐军大营进行火攻。

    奈何唐军筑寨的寨墙、栅栏都是刚砍的湿木,跟本引不燃。

    火攻失效,大阿呉起又采取烟熏,收集众多青草于唐军大营西南的上风向堆成几大堆,还在里南加上大粪,捣鼓起闻之令人呕吐,带着浓郁腥臭味的股股浓烟借助西南风吹向唐军大营。

    大营内,蛟龙军将士被腥臭无比的浓烟熏得泪流不止,睁不开双眼,不少将士更是连连作呕。

    “区区臭烟也想胜我蛟龙军?”屈突仲翔镇定自诺,下令全军将士以湿毛巾捂口鼻,双眼沾湿尽量不要睁大。

    恰在此时,老天刮起东北风,瞬间将笼罩在唐军大营上空的浓烟反吹了回去,列阵在外的新罗军顿时被自己制造的腥臭浓烟熏的咳嗽呕吐不止,睁不开眼。

    新罗军阵形大乱,屈突仲翔抓住此千载难逢的战机,跨上战马挥军从大营中杀出,新罗军触之大溃纷纷败逃。

    大阿呉起闻己方兵败,大惊失色,急忙调遣大军来援。

    屈突仲翔知己方兵力不是新罗军对手,见好就收,提着斩下的新罗军首级收兵回营,再次当起了缩头乌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