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32章 横扫婆罗
    面对尾随败兵气势汹汹杀进王宫中的五百唐骑兵,婆利军虽有千众亦不能挡,仓惶失措的四处逃窜。

    尉迟循毓令几名校尉各自带一部兵马追歼逃窜的婆利军,自己则带百余兵直奔王宫正中最大的宫殿。

    一路上,一些婆利军是图抵挡尉迟循毓的前进步伐,奈何敌强我弱,螳臂当车,眨眼功夫就成地上一具普通的尸体。

    杀散守卫的士兵,尉迟循毓双手用力推开了这座外观金壁辉煌的宫殿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殿堂内光彩夺目的金银珠玉的珠光宝气闪瞎了尉迟循毓及身后一众将士的眼。

    “这就是婆利国的金殿?”

    尉迟循毓神情有些呆滞的喃喃道,目光所及,殿堂内的墙壁、柱子、屹立于两侧的佛像都采烁着黄金的光泽,即使不是纯金打造,仅仅是渡金,耗费的黄金也将不是一个小数。

    那座流传甚广,有着银踏板的纯金王座,更是鹤立鸡群一般座落在金殿内,金银与镶嵌在上面的各色宝石反射出来的光彩令进入的尉迟循毓等人看得如痴如醉。

    尉迟循毓一步踏上乘放王座的高台,绕着王座转了一圈,单手在上面抚摸不停,细腻温软的手法如同抚摸处子的肌肤一般轻柔,生怕划破了它那令人痴迷的容颜。

    停顿片刻,尉迟循毓一屁股坐了上去,双手握在各镶嵌有一颗硕大蓝宝石的纯金扶手上,如同国王一般威严的俯视金殿中的一切。

    斩杀了三头大象的千余步卒冲进了王宫,逐地清剿王宫内残余的婆利军,杀奔至王宫的后宫处,除了发现众多婆利王的年轻女人外,意外发现一处建造并不逊色于金殿的佛殿。

    不说佛殿前两座纯金打造的佛塔,镇东军将士冲入佛堂内更是被里面一座十五尺高的庄严大金佛给震慑住了。

    当将士们把目光从佛像往下移时,正好看见可怜的婆利王跪在金佛前,头磕在地上,嘴里喃喃不停的不知说着何话。

    都尉令人不客气的将婆利王双手反绑押到了面前,瞧着婆利王死灰一般的颓丧表情,冷笑一声,“婆利国的财富现在属于大唐了,至你这小小蛮王,也许我家殿下得知消息后,会施舍怜悯之心饶你一命吧!押到尉迟将军那去听候发落。”

    “喏!”

    催头丧气的婆利王尚未被押出佛堂,士兵们以经忍耐不住在佛堂内开始抢劫。对佛堂内的僧侣客气一点的推搡到一边,不客气的一刀斩杀,其脖子、手上戴的金银佛珠更是被一把抢走。

    佛堂内摆放的金银打制的法物、佛龛、花器、香炉、烛台、无尽灯、净水杯、供果盘等小物件,士兵们毫不客气的塞进了自己的衣甲***奉的十五尺高释迦牟尼佛都不能幸免于难,只见后进来的士兵见佛堂内能抢走的都被抢了,便把目光盯上了大金佛,毫不客气的挥刀斩在佛像的莲花座上,另一些士兵则把目光打在了渡金的墙壁、柱子上,双手握着横刀一刀一刀的将黄金刮下来。

    婆利王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唐军赤裸裸的暴行,贪婪的面容刺激着他悲痛万丈的内心。哀嚎啊,“佛祖你为何不显灵庇佑你的信徒?任由这些魔鬼在你的厅堂内为所欲为?”

    被士兵生拉硬拽走的婆利王一路流下一行清泪,从佛堂内被押出来,所见更是一幕幕令他悲痛欲绝。

    杀光了王宫内婆利军的唐军将士面对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再也忍受不住内心贪欲的驱使,四处抢夺金银财宝。对王宫内婆利王的一众妻妾侍女,毫不手软的从她们身上夺走金花杂宝等饰品。饥渴的士兵也不在乎她们较黑的面容,直接拖进一处宫殿内剥光了她们身上的衣服纵身压下,只剩下男人的喘息与女人的尖叫。

    暴行不止发生在金碧辉煌的王宫,肃清城内残敌的镇东军将士也在城内大肆抢掠**,破坏欲强的人甚至在四处纵火,残杀从房屋中逃出来的婆利人。

    没有束缚的军队变成了凶残的野兽,在这座数百年的婆利王都四处行凶,对他们来讲没有怜悯,血腥的战场早以将他们的心肠锻炼的如铁石一般。

    镇东军肆意妄为的暴行自然要追究到李煜的头上,他组建军队给士兵灌输的理念就是,对待敌人没有怜悯没有仁慈,不论是士兵还是普通百姓,非我同族皆可杀之、辱之。只有创下令敌人胆寒的战绩,他人言道能止小儿啼哭,四夷方能畏我如虎。

    薛仁贵年老体衰之际打人生最后一战,仅仅脱帽就吓得突厥人下马跪拜四散而逃,乘势追击,大败突厥,斩杀突厥军上万人,俘虏三万人,夺取驼马牛羊三万余头,取得云州大捷,创下古今中外未有的脱帽退万敌的战绩。

    为何?让哀悼死者时用刀割面部流血,常常血泪俱流以示悲痛,在劝谏、送别场合也用嫠面习俗的突厥人,比之后来的蒙古人更为凶残的突厥人竟如此畏惧薛仁贵,不敢与之交战?

    皆因薛仁贵龙朔元年三箭定天山时,坑杀北胡十万,威震大漠南北所至。

    四夷畏强者而不畏仁者,只有你表现的比他更为凶残野蛮,他才会发自内心的惧你,不敢轻举妄动。以仁义之道待之四夷,唐后之人的可笑与愚蠢,常常令李煜为之扼腕叹息。

    入夜,婆利国都内火势在夜空中显得尤为突兀,劫掠后的镇东军将士入住进王宫。要进献燕王,分给南海舰队的财宝也早以纷纷打包装好,就等明日南海舰队通过后世的文莱湾航入城南的大河靠岸装载返回安东。

    今日一战斩首八千余,至于多少是士兵,镇东军将校都心知肚明。找来翻译清查婆利国王宫内的档案资料,了解到这座都城人口在万余,除掉婆利王从各地调来的援兵外,这座城池人口被镇东军一日减掉了半数的人口。

    尉迟循毓对部下在城内所做所为也不在意,婆利人口少了对他来说反而是件好事,不用过于担心往后婆利人的反抗,也方便将剩下的婆利人通通贬为奴隶为分给全军将士的土地进行耕种。

    第二日中午,薛耀指挥着南海舰队在城南河流靠岸,望着一箱箱缴获来的珍宝,还有那座献给燕王的婆利王银踏纯金王座,感叹小小婆利国竟富裕如斯。

    至于在王宫中发现的那座释迦牟尼大金佛,则被尉迟循毓下令肢解成三五两的小金块,一半分给全军将士,另一半的三分之一则归南海舰队所有,剩余与王座和其它从王宫、城内佛寺内缴获的百件珍宝一起进献燕王。俘虏的婆利王也交给薛耀押回安东,交给燕王处置。

    薛耀告别尉迟循毓,指挥舰队带着婆利王和众多的财宝正式北返安东。

    做为征服者,尉迟循毓将婆利国都改名为滨凯城,意为海滨凯旋之意,正式于此建立李煜在其出征前定下名的渤泥都督府,设渤州,其任都督,并兼任刺史,辖婆罗洲西、北广袤地域。

    镇东军在休整十日后,除留一千兵马镇守滨凯城,尉迟循毓兵分两路南北对进,征伐婆利国未服地域及其他部落小国。

    历时两月,北尽收滨凯城至大海盗羊武郞占据的山打根之间的广袤海岸,于沿途当地人所称的建宁欧、沙巴两地各筑一棱堡。以大唐安东都护府下渤泥都督府都督之名发给羊武郞官方告身,使其正式转正为大唐于山打根设立的官府,并将山打根改名为仙那县,羊武郞任县令,其县内土地自行分配给华人。

    南至攻至后世婆罗洲西南部的山口洋一带,沿途在民都鲁、诗巫、砂拉越、山口洋以土木为材料,各筑一小型棱堡,分守两百兵控制地方。驱使当地土人修筑连接各城的平坦大道,便于兵力调动。

    每堡驻兵虽少,考虑到当地土人人口也不多,战斗力也极为孱弱,倒也不虑有被土人打破的可能。

    棱堡为李煜考虑到南洋征服行动中,广袤地域需要筑城控制地方,在兵少将寡的情况下,唯有筑成防御力强的小型棱堡宿以少量兵力方可守住当地,便在南征的三支军队中安排了懂棱堡修建的工程技术人员进行指导。

    就像后世沙俄侵入黑龙江筑成雅克萨城,守军不过数百,清军数万都攻不克,靠长围才逼其投降,可见棱堡的防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