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31章 攻破王都
    婆利国虽无宽阔平坦的道路,但其百姓多是沿海而居,城池离海岸易不过数十丈之遥,海岸平直,往婆利王都基本呈西北方向的直线就可抵达。

    尉迟循毓率领镇东军沿海岸东进,为了达到出其不易的效果,全程急行军,不出三个时辰狂奔四十里至婆利王都城下。

    只是亲临婆利王都,镇东军上下充满了狐疑的表情,这就是那个富的流油,有着纯金王座,侍女皆为金花杂宝之饰,王宫、佛寺中的佛像皆渡金的婆利国?

    不到一丈高的土墙,看起来不过是将泥土简单垒起来罢了,泥墙上连像样的墙垛都没有,只是插了些木栅栏。至于城门,更是令人笑话的木板拼接而成,可能是手工艺和切割木材的工具不行,城门表面粗糙,边沿也不平直,门面上木板之间的缝隙更是清晰可见。

    城楼上倒是站了不少婆利士兵,瞧那瘦弱的体格,黝黑的皮肤,大多数仅在腰身间裹着一块粗麻布,握着看起来杀伤力就不行的杂攻杂八的兵器。

    镇东军将士们摇了摇头,破了城,估计除了王宫外,城里也没什么可抢的,尉迟将军还让他们大掠三日,掠一个时辰都嫌太长。

    瞧着低矮的土墙,只要一个翻身就能爬上去,不少将士腹诽昨日白忙活赶制出一堆云梯,根本用不上。

    三个都尉和一众校尉围在尉迟循毓身边商量道:“城墙太矮了,云梯我们是用不上了,以昨日婆利军的战力来看,我军弓弩一轮齐射就能将其击溃,一鼓而下估计是没问题。”

    “看起来婆利百姓挺穷的,入城后,估计抢不了多少钱财,战后将士们难免会有怨言。”

    尉迟循毓想了想道:“就看婆利王的王宫里是否如流传的那般富有,如果是,就将王宫里的钱财分一半给将士们。”

    按原计划,破城后,士兵们可以在城内大掠三日获取财富,王宫中的财宝除了将领们和南海舰队拿一半外,其余由南海舰队运回安东进献给燕王殿下。

    不过看这破落的婆利王都,只要不是智障都知道城内百姓穷困,属于典型的王室富有,百姓穷苦的国度。继续按之前的分法,士兵们是不会答应的。

    诸将点点头,上下都有得分,全军才能齐心,为接下来从容征服整个婆罗洲打下基础。

    “咚咚……”

    镇东军的战鼓雷鸣,三千将士,除了一千人外,两千人举起了弓弩,搭箭拉满弓弦瞄准婆利王都。

    “噗噗噗……”

    镇东军手中拉满的弓弦随着尉迟循毓的命令应声而射,两千支箭矢在空中形成一小团黑云带着呼啸声向上攀升,至射程的最高点后呈弧线奔向城墙。

    城墙上的婆利士兵们惊恐不安的仰望天空中呼啸而来的箭矢,他们这辈子就没见过如此众多的箭矢用于杀敌。黝黑的面容上,水滴大的汗珠止不住的往下流淌,身子抖的有些握不住兵器。

    更要命的是,城楼上的婆利士兵们手中几乎没有盾牌,身上又没有甲胄,面对扑射而来的箭矢毫无防御力。

    当箭矢射来时,城墙上顿时一片惨嚎,被射死射伤的婆利士兵们几乎铺满了窄窄的城墙。面对镇东军一波接一波的箭矢,幸存下来的婆利士兵们绝望了,纷纷丢下兵器跳下城楼朝城内逃去。

    尉迟循毓不禁摇了摇头,如此孱弱的军队,也就能在与邻国相隔遥远,蛮荒的婆罗洲立得了国。

    扫了一眼气势如虹,以经急不可耐的将士们,尉迟循毓在全军将士期待的眼神中,举起的右手挥下。

    得令的两千五百步卒如开闸的洪水,懒得去翻阅低矮的土墙,直朝城门冲去。

    刀斧手率先冲至城门,几斧头下就将防御力薄弱木板城门劈倒。城门一破,蜂拥而来的镇东军迅速通过城门,连连吼叫着冲入城内,见人就砍。

    被镇东军箭矢吓破了胆的婆利军无心抵抗,朝着王宫或寺庙所在地跑去,祈求佛祖、国王的庇佑。

    普通百姓缩在用椰叶和木头搭建的房屋内,听着屋外镇东军吼啸的喊杀声而慑慑发抖。

    闻知城门以破,唐军以杀入城内的婆利国王急派人去收拢城内的溃兵来加强王宫的防御。

    听闻海北的真腊国,军队骑乘大象作战,在战场上对敌人具有吹枯拉巧之势。急中知智的婆利国王立马派出十四名锐卒,乘坐王宫中原用来自己出行骑乘的三头大象出宫作战,另派一名强壮的将军统领兵马协助大象进攻。

    婆利王跪在王宫中的佛殿内的大金佛祖面前,不断的向佛祖祈祷,野蛮凶悍的唐军摄于体型巨大的大象不战而溃,解除王都即将陷落的危局。

    杀奔至王宫的镇东军被从王宫内突然冲出的三头大象吓了一大跳,大象庞大的身躯,沉重有力的巨足,每一脚下去大地都为之一震,哄亮的哞哞声更是响彻周遭。

    初见大象的镇东军将士们冲锋的步伐为之一滞,个个脸色惊恐不安的仰望着大象,由其是大象鼻子两边两个雪亮的长牙震撼了镇东军将士的心神,不自觉中缓缓后退。

    凶残、悍勇的唐军竟然怕了,跟在大象身后和王宫城墙上的婆利将士们士气大振,弓箭手们纷纷拉起长弓朝镇东军一顿猛射。

    从未有过控象作战,出战前还担惊受怕的象奴见唐军被自己座下的大象吓得纷纷溃退,一时雄心万丈,操控着大象直挺挺的冲击唐军。

    近三丈高的大象迈起四条腿小跑似的冲来,虽只有三头大象,气势却不输于千骑纵横沙场。

    大象背上乘座的四名象兵,凭凭使用弓箭朝下射杀唐军,紧跟在象兵身后的婆利军乘势冲上来掩杀。

    镇东军将士一时军心难齐,人人畏惧大象前进的四足、雪亮的长牙,竟被婆利军打的节节后退。

    尉迟循毓闻攻打王宫有变,率领骑兵赶至,瞧见三头大象张狂的冲击己方士卒,一名士兵被大象一脚踩碎了躯干惨死。

    尉迟循毓大恨,率领骑兵绕到大象身后,对尾随大象进攻的婆利军展开屠戮,穿戴有甲胄的婆利将军更是被其一槊挑杀。

    有了三头大象参战,交锋中压得唐军步卒节节后退,婆利军自以为取胜有望,士气顿时高涨。不想,美好的时刻不到两刻钟就被尉迟循毓所率骑兵杀来冲得烟消云散。

    从王宫中冲出来的三千余婆利军面对唐骑兵毫无招架之力,主将又被凶悍的唐军当场斩杀,其余士兵意图返回王宫闭门固守。

    尉迟循毓命岂能令这些婆利人如愿?率骑兵顺婆利败兵攻入王宫之中。

    面对步卒被唐军杀的溃散,三头大象及上面的十二名象兵和三名象奴孤零零的面对镇定下来的千余唐军虎狼一般冰冷犀利的眼神,不由吓得身心俱冷。

    “娘的,竟被孱弱的婆利人驾着三头畜生给吓住了。”都尉啜骂了一句,喝令道:“将士们,用弓弩将三头畜生和其背上的婆利人给我射成刺猬。”

    “喏!”

    得令的士兵们纷纷从腰间取下弓弩搭上箭矢瞄准了三头进退不得的大象。

    象奴和象兵们哭丧个脸,哀叹,“佛祖,美好的时刻为何离去的如此快?”

    大象也感到了生命受到眼前这群穿戴奇怪的人类手中的器具威胁,发出哀鸣声,调转巨大的身躯想要逃跑,大象身上的象奴和象兵们则扔了兵器想要投降。

    瞧地上惨死的数十名士兵,都尉毫不犹豫的下令放箭。

    千余箭矢噗噗噗的直射而来,惊慌失措的象兵、象奴被扎了个透心凉,一个接一个从大象身上掉下来。被扎成刺猬的三头大象痛苦的升起鼻子长相嘶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砸起一片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