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30章 兵临婆利
    朝鲜半岛上战火纷飞之时,南洋婆罗洲的北海岸也是旌旗招展、战鼓雷鸣,一场厮杀正在洁白的沙滩、绿意盎然的椰林间展开。

    一方是穿戴着统一的黑色战袍,外披玄色皮甲或铁甲,头戴铁盔,手持雪亮的横刀、长槊,个个身高体壮。人数虽少于正与他们撕杀的敌人,却个个勇猛如虎,在战场上完全占据了上风。

    另一方人数众多,少说有八九千之众,可少有人穿戴甲胄,大多仅在腰身裹着一件麻布遮羞,坦胸露乳,身材瘦小矮黑,拿着五花八门的兵器,在战场上被敌方压着打,渐有不支,溃败也许就在眼前。

    瞧婆利军败像以现,不想在耽搁时间,以期早日入主婆利国都的尉迟循毓率领麾下五百骑兵加入战场,从右侧绕过战场突击后方观战的婆利王本部兵马。

    见敌军骑兵杀来,婆利王急忙率领自己身边的一千亲卫,也是婆利国最为精锐的王宫卫军迎战。

    仅有国王和几个将军有马骑,其余皆为步卒,身上套着件藤条编成的甲胄,拿着矛头不过六七寸长的长矛的婆利精兵,在见过大阵仗的尉迟循毓眼里,比之中原的农民起义军还要寒酸。

    以往不过是与婆罗洲岛上一群部落民哇哇大叫着冲杀混战在一起,最后看谁撑不下去败退的婆利军,何曾见过数百名全副武将的士兵骑着高大的战马,将地面踏的咚咚作响声势骇人朝自己迎面冲来,毫无停歇之意。

    婆利军根本没有与骑兵交战的经验,国内仅有的几十匹马还是通过贸易换来的,供国王与统帅代步之用,自然就不懂步卒对付骑兵应列成严密的阵形,竖起长矛临危不惧才有胜算的道理。

    唐军尚未临近,排成长条状散乱阵形的婆利军怡然大惧,无论统帅还是士兵,脸上尽是骇人之色,别说不少士兵的手都抖成了筛子。

    尉迟循毓率军杀至,轻松快意至极的将婆利军杀了个对穿,列阵的一千婆利王宫卫军就倒下了五百余,其余残军惊恐的往丛林里逃窜。

    至于婆利国王,尉迟循毓几番寻找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估计此人早以逃走了吧。

    战场中尚在坚苦抵抗的五千余众的婆利军见王国最精锐的王宫卫军在敌人骑兵冲锋下一个回合都没能坚持就四散奔逃,再也无心抵抗,非逃即降,跪倒了一片。

    交战时长不过半个时辰就结束了战斗的唐军,驱使投降的五千余婆利军打扫战场,清点战果。

    战后统计,镇东军仅仅阵亡三十一人,阵斩婆利军三千九百五十七人,缴获的诺干兵器不计。

    尉迟循毓不由对诸将笑道:“没想婆利国竟如此孱弱,明日进军其国都,争取一战拿下。”

    “听闻婆利国王的王宫中有一座金殿,王座为银踏板的纯金王座,有一顶一尺高,镶满亮晶晶的白钻、珍珠的王冠,王宫中的佛像皆为黄金打造。破城之后,容许全军大掠三日。”

    诸将一听,眼冒金星,自在婆罗洲靠岸以来,以从到婆罗洲做贸易的海商那打听到不少关于婆利国富饶的传闻,其金碧辉煌的王宫早就令全军将士垂涎三尺。尉迟将军许诺破城后可大掠,明日攻破婆利国都,人人岂不皆能一夜暴富?

    尉迟循毓的话随各都尉、校尉之口传到士卒耳中,尚在赶着俘虏清理战场的士卒人人震奋,磨拳搽掌准备明日的婆利王都大战。

    见唐军骑兵冲来之时,婆利王瞧自己的精锐部队尚未交战就以胆怯,心知今日一战必大败而回,早早带领几十名亲兵悄悄溜走。

    一路马不停蹄的逃回王都,入城即下令紧闭四门,征集城中青壮严守城池,自己则躲回了富利堂皇的王宫中,躺在一众美人堆里安抚自己受惊的小心肝。

    想起今日唐军结成军阵,人人皆穿戴优良铠甲,拿着钢刀,射程极远的弓弩,在战场上悍不畏死的冲杀,将自己近万兵马打的毫无反手之力。躺在美人肚皮上,另五个美人揉着其身子的婆利王就是一阵胆寒。心中不断向佛祖祈祷,唐军就此在他婆利国裂土居住得了,千万不要来打他王都的主意。

    ……

    从都里镇出发征南洋舰队足足在海上航行了三个多月才抵达吕宋岛,于后世的卡加延、马尼拉湾放下于两地各自建立都督府的灭狄军、灭蛮军后,南海舰队才护着尉迟循毓所率的镇东军历时半月抵达婆罗洲,于婆利国王都西四十里的海岸登陆。

    因尉迟循毓本身就是一个粗人,认为殿下派他来婆罗洲就是为了灭掉婆利国,好占其地掠夺财富,就没必要与婆利国有何交涉,登岸后直接开战便可。

    南海舰队指挥使薛耀,其统帅的舰队只负责协助镇东军,消灭婆利国可能存在的水师,灭掉婆利国后就回返都里镇,对陆上作战的尉迟循毓即无指挥之权,亦无法干涉他的行动,故睁只眼闭只眼,由得他去。

    镇东军在南海舰队护佑下,一登岸就对当地的婆利国小城发动突袭,破城后,尉迟循毓为了在此立威,下令屠城,将城中三千余婆利人尽数诛杀,并于通向婆利国都的道路两旁的树上挂满尸体进行震慑。

    当婆利王得知有一对从海上来的军队攻击他的城池,还做下了屠城之举,极为惊怒。

    尉迟循毓将俘虏的婆利国一名官员放回来传信,言:“镇东军奉大唐安东都护府大都府燕王殿下之命,攻取婆利,婆利王识相就束手就擒,献出国土,吾王怜心或可留你一座庄园度日。”

    言词间极为嚣张傲慢,令婆利国众臣怒火滔天。

    婆利王更是被气的七窍生烟,想起半年前他热心接待远道而来的唐使。不说美人佳肴,临行前还向几位显贵的唐使赠送了一座不凡的小金佛。竟不想唐使离去后,就来了唐军要攻取他的国土。唐国分明早以谋他婆利之举,遣来的使者定是为了打探本国国情。婆利王顿时有了被唐人戏耍的耻辱感。

    是可忍熟不可忍,婆利王当即点齐兵马出征,誓要将这群胆大妄为、目中无人的唐军尽数屠杀以泄心头之恨。

    于是有了今日海滩大战,婆利王惨败而归。

    镇东军上下见识了婆利军的无能,又对婆利王都财富的渴望,上至将军下至士兵,人人如春天的公牛一般激动兴奋。天日之时,镇东军大营内,全军将士早以列好整齐的军阵,就等郞将尉迟循毓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