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27章 退走的金庾信
    攻占国原城肃清残敌后,李煜进入东门的城门洞仔细观摩一百炸药包爆炸后的效果。

    只见城门洞内受炸药包爆炸后的墙壁出现一条条宽可插入食指的裂缝,犹如宋代钧窑所产的陶瓷上密布的钧裂纹一般,只是不那么雅观,更确切的说像是一座凤烛残年的老墙才对。

    一百个二十斤装的炸药包都没能炸塌城楼令李煜颇有点失望,那可是足足两千斤火药,难不成得学太平军弄个棺材,在里面压实火药才行?

    直到一个月后,国原城的东城门楼才不堪重负坍塌,但那时的李煜以没心思在这上面了。

    诸将见识了炸药包轰碎城门的威力,一个个喜笑颜开的夸赞炸药包的好,以后再也不惧那些高大坚固的城池了,攻不下来直接用一堆炸药包堆在城楼洞内点燃就是。轰开了城门,大军杀入,城墙修的再坚固又如何?城门都破了还能守得住?

    实察炸药包威力的李煜可没诸将对于新得一攻城利器那般高兴,只是有些郁闷的回到了中军大帐。

    至于入城居住?别说李煜,全军将士也没那个想法。

    国原城是没法待了,因为这三天攻城,总计向城内投射了两百多颗火油灌,城内的大火到现在都没熄灭的迹象,过半的建筑被大火焚毁。城内除了被斩杀的新罗军尸体外,还有数以万计被烧死的百姓尸体无人收尸,跟一个地狱差不多。

    至于清理?李煜可没那些闲心令将士们费时费力去干。

    攻入城内的唐军在肃清残敌后,由于李煜没下达什么禁止抢掠的命令,就依以往惯例,把城内未被焚毁的地带掘地三尺收刮财物,发现漂亮的女人直接被士兵们强拉进军营做起了原始运动。

    毕竟激烈的战争是需要给将士们减压的嘛!反正又不是大唐境内,祸害的又不是同族,唐军上下不论文武,干起这事来都没有心理负担。这要是放在国内,除非主将纵容,否则没人敢明目张胆的祸害百姓。毕竟,一旦追击起来是要砍头的。

    至于那些在攻城时出了大力的新罗降军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军抢完了才能再抢一把,吃得只能是残羹剩饭,心中虽有怒气却也不敢明面上表现出来。

    因为敢于对唐军发怒的都被李煜下令把手脚钉在木桩上示众,直到三天后才痛苦的死去,对于其他新罗降军具有极为强烈的心理震慑。

    此法乃李煜学的古罗马对付那些叛乱分子的手段,连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就是被此法钉在十字架上残惨死的。

    另具哨骑来报,新罗三万援军以至国原城南六十里外的山谷,李煜召集诸将商议应对之策。

    此时张世已提着国原城守将大阿彻川的脑袋回到大营,半跪于李煜面前双手举起大阿彻川的头颅禀奏斩获。

    血腥恐怖的头颅李煜以是见怪不怪,身体年龄虽只有十五岁,前世的二十几年生涯也没见过死人,但在这个开疆拓土对外战争不断的初唐时代里,早以养成处变不惊,视人的残肢碎体如牛羊一般的心性。

    令人将大阿彻川的头颅带下去用石灰好生保存,李煜需要这些被麾下部将阵斩的新罗将帅头颅在攻破金城后用以震慑新罗人。

    论功行赏时,张世在城破后率军突入城内,协助其余诸军破另三门,追击国原城守将大阿彻川于城外将其阵斩,并歼新罗骑兵八百余,燕云铁骑右卫军前后斩获超过四千级。

    综合评定后,李煜评张世为国原城之战的首功大将,赏金三百两,燕云铁骑右卫军亦受赏,其余参与攻城将士除立下功勋者另赏外,余者因城内劫掠有所得,不再额外赏赐。

    新罗援军将至,相距不过六十里,不到两天的路程罢了,新罗军至国原城的路途虽高山林密,却也不是李煜有时间设伏的时候。何况金庾信也是一员生经百战的沙场宿将,虽然在数年前与唐军联合进攻百济、高句丽并无可圈可点的战绩。在李煜看来,此不过是新罗迁延不前、坐壁上观,企图利用唐军与百济、高句丽杀的个两败俱伤,好渔翁得利的老把戏。

    经过商议,此时不谊前往与新罗军在高山密林间的山谷交战,山谷狭窄不利于发挥己方的骑兵优势。

    李业嗣提出,可以派遣善于山林作战的精锐步卒于新罗军前进路途袭扰,疲其军心,大军则在国原城下以逸待劳。在新罗军行至国原城时,另遣军翻过山岭于其后的山道筑起营垒断其归路,定动摇其军心。

    李煜大赞此计甚妙,遂令李业嗣从军中挑选锐卒千人,人人皆配良弓劲弩着轻装皮甲,由猎户出身的麒麟卫郞将于诚志统领,于新罗军前进的山道中设伏。待新罗军进入伏击圈,唐军于山道两侧的山坡间以弓弩射之,在新罗军欲冲杀时则撤退,不与其近身缠斗。

    金庾信自受命领军三万来援国原城,一路紧赶慢赶,却在行军途中得知噩耗。

    从国原城出逃,躲过张世追杀的大阿彻川的残余骑兵在南奔路上碰到金庾信的来援兵马,将国原城破,守将大阿彻川被一员凶煞唐将斩首一事尽数告知。

    得知唐军兵马有五六万之众,叛将阿餐大吐、沙湌、朴正问领着跟其降唐的新罗军成为唐军攻伐新罗的急先锋,金庾信险些两眼一黑从马上栽倒在地。

    就在此时,前锋在前进的山谷中遭到两侧山林间埋伏的唐军伏击,被射死射伤超过五百余的消息传来。

    国原城以破,己军以成一支深入的孤军,方圆数百里以无一兵可来援,继续前进至国原城也将成一支疲军,定会遭唐军骑兵突袭而溃败。年过半百的金庾信在急忙下令,全军退守上州,遣使往金城向大王告急。

    三万新罗军尚距国原城三十里,便急冲冲的往回路狂奔而去,令在国原城西部平野上列阵等待的李煜得哨骑禀报而感到错愕,“难道吾看高了金庾信,其真只是个草包?”

    诸将大笑,金庾信是被我军彪悍的战绩吓道了,仓煌逃走,奏请是否追击?

    李煜摆了摆手,我军对小白山脉地形不熟,两军相距以超过三十里,此时再追,容易被熟悉地形的新罗军来个反杀。待大军休整三日,哨骑将小白山脉中的山道探清后再行南下。

    率领千名锐卒伏击新罗军的于诚志观新罗军仓促退走时,率领部下追击了一阵,再斩三百余,新罗前锋停下来反击时才退走,不再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