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26章 火药破城
    国原城,这座位于汉山河上游与中游分界点大拐弯处的城池,在真兴王时被列为新罗小京,地位相当于大唐的东都洛阳,是统治汉山河流域的中心所在,又是新罗南部疆域的屏障。

    过了国原城,其南就是朝鲜半岛上太白山脉的南部支脉,易是新罗中南部的脊梁及最大山脉-小白山脉。

    过了小白山脉就进入落东江流域,顺河而下再沿其支流东进,就可直逼金城,沿途皆是新罗繁华富庶、兵源粮响重地。

    做为新罗小京的国原城守军有八千众,唐军即将兵临城下时,守将急忙向周围小城征集守军及青壮入城协守,但因张世率燕云铁骑右卫军仅仅三日就兵临城下截杀各路入城助防的新罗兵马,致使将守的意图落空,城中守军仅增至万余。

    两日后,除高崇德率朱雀卫镇守汉城,苏明秀率天狮军镇守海口至冬比、**一线,程务忠率赤凤卫镇守多谷至阿押珍、僧梁一线,饕餮卫刘永贞镇守北汉山至南汉山一线,薛讷领燕云铁骑左卫军并荡狄军契苾光攻取加平狼川郡尚未赶回外,李煜率其余八卫五军总计三万九千兵马并两万新罗降军将国原城团团围住。

    经过两日准备,国原城九十丈外的唐军大阵前,八十余具抛石机在士兵的操作下将一枚枚简单打制的粗糙石弹射向国原城楼。一发石弹重则百斤,轻则也有二三十斤,轰击在城墙上,将土石结构的城墙打出一片飞沙走石裂纹密布。

    早以集结在城外的两万新罗降军在李煜的令旗下,由阿餐大吐、沙湌、朴正问三人率领,扛着云梯对遭受了唐军抛石机一番轰击而摇摇欲坠的国原城发起猛攻。

    一架架云梯被降军搭上城墙,然后一个接一个嘴咬着刀蜂拥而上,弓箭手则在城下朝城楼上的守军弯弓而射掩护攀爬云梯的士兵。

    此时抛石机也并没有停下攻击的势头,而是将石弹换成了火油弹,向前推进了十余尺,正好将火油弹射入城内。

    新罗与大唐皆是木质建筑,又正值干燥的秋季,国原城内一遇猛然砸下的火油弹,四散炸开的火油引燃数栋房屋,并迅速向周围建筑蔓延。不过半个时辰,城内熊熊大火四起有蔓延全城之势,受难的百姓纷纷跑出房屋,提着木桶打水企图扑灭自家房屋的大火。

    四周城墙上,战事极其激烈,守军不顾生死的奋勇抵抗下已连续打退敌军的三次进攻。箭矢如雨点一般往城下射来,滚木礌石更是狠狠的往城下朝攻城的敌军头顶砸去,用撑杆将搭在城墙上的云梯推倒。

    在两日的攻防战中,国原城下成尸七八千具之多,大半是攻城的新罗降军尸体,但国原城仍悍然不动的掌握在新罗军手中。

    即使唐军集中抛石机攻击一段城墙,新罗军易在尚未坍塌前的墙后重筑一段土木混合结构的城墙令唐军耐之不得。

    阿餐大吐、沙湌、朴正问三人忐忑不安的跪在李煜面前请罪。

    李煜摆了摆手,宽慰他们此非战之罪,实乃新罗军守御有法,一时难克尔。

    新罗降军攻城无果,心中战意高昂的张世等将领奏请领军攻城,以期早日攻克国原城。

    麾下忠心于己的将士本就不多的李煜不想白白折损精锐,安抚燥动的诸将,笑道:“这两日攻城不过是开胃小菜,顺便瞧瞧新罗守军的城防如何罢了。明日就是我军正式强攻之时,届时让诸位见识见识新的攻城战法。”

    诸将听的一头雾水,殿下口中新的攻城战法又是何法?历来攻城最差的方法就是蚁附攻城,中则以抛石机轰榻城墙,上则以内应打开城门攻入城内。

    李煜笑了笑,也不说明,令人将两个重达二十斤缠满麻绳的麻袋包取进来放在众将眼前。

    众将疑惑不解,“殿下,此包乃何物?”

    “还记得当日于王宫后院校场,吾与诸位一起观看葛仙师的雷法吗?此物即是雷法经过火药坊的改进放大版,吾命名炸药包,用来放入城门洞炸榻碎城门之用。”

    雷法?炸药包?众将之为惊愕。当日不在场的李文柏、梁成业等人更是大惑不解,寻问其他人具体为何物,得李业嗣介绍后方明白殿下口中炸药包的威力,不由心中大喜。

    炸药包是最近几日才刚刚送达,在火攻金元述时李煜才想起炸药包此物的简单易制、威力还奇大无比,在冷兵器时代乃攻城拔寨之良器。遂将自己所了解的炸药包原理写成书信,画出图样派人送回平壤交给馨儿,令其命火药坊研制。

    火药坊按照李煜于书信中所定的思路将火药颗粒化使其充分燃烧增加威力,以二十斤的装药量用麻布裹成一个矩形炸药包,用麻绳紧紧缠绕留出一个火线,试验后发现可行。

    馨儿便派人将制好的赶制的五百个炸药包送达,使李煜迅速攻破国原城这样的大城坚城信心陪增。

    天一亮,李煜即令阿餐大吐、沙湌领军再度对国原城发起进攻,待双方战的最激烈之时,挑选出来的百名精兵每人抱着一个炸药包直奔国原城东门城门洞。

    唐代的黑火药虽经过李煜的指点,去掉了里面多余的成份,硝、硫磺和木炭比例按照15∶2∶3进行配制,爆炸威力得到提升,但肯定是比不了后世的黄色炸药。

    保险起见,李煜只好以量多来增加爆炸威力,一次向国原城东门的城门洞里放入一百个炸药包,瞧瞧威力如何。

    怀抱炸药包的士兵左手持盾顶住新罗军射来的箭矢,右手抱住二十斤重的炸药包奔至城门洞内紧贴在城门码好。

    百人仍有二十余人在路上被城上守军的滚木礌石砸死砸伤,其他人将死伤士兵怀中的炸药包捡起放入城门洞。

    负责指挥的旅帅见一切准备就绪,令人同时将十个炸药包一起引燃,其他人迅速冲出城门洞。

    国原城东门的城门洞内火光一闪,以极为爆裂的轰隆声将紧闭的城门炸的四分五裂,地面都为之一动,就像地震爆发似的。守在城门内侧数百名新罗士兵直接被炸飞,死伤一片。城门洞的墙壁都被炸的开出一道道缝隙,俨然有崩塌之像。

    不论正在攻城的降军还是坚守的城上的守军都为城门洞内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震的惊愕无比,不知发生何事。

    在城上守军尚未明白过来时,轰然洞开的东门令城下正在负责指挥攻击的阿餐大吐大喜过望,立即指挥全军朝洞开的东门涌入。

    城门破了!

    城上的新罗军愕然的看着源源不断的敌军从城门洞涌入,为之奋战死守数日的城池就这么被唐军攻破了。

    为了能拿到攻下国原城的首功,张世在得到李煜命令下,率领燕云铁骑右卫军直中东门。

    面对身后急驰而来的唐军铁骑,正往东门涌入的降军们惊慌失指的往两边退让出一条通道,来不及让开的士兵直接被马蹄踏成了碎肉。

    在阿餐大吐领军入城不过五个呼吸,张世就率军畅通无阻的杀入城内。

    三千燕云铁骑在城中横冲直撞,将仓促组织起来准备沿街抵御的新罗军冲杀的七零八落。

    将东门成组织的守军杀散后,清剿留给阿餐大吐的降军,张世兵分三路,分别攻取北门、西门和南门。

    此时,更多的唐军步兵在李业嗣的率领下涌入城中,登上城楼追杀新罗军,阿餐大吐的降军反而成了边缘角色,跟在唐军身后捡漏。

    东门以破,国原城另外三门遭到张世骑兵从城内的攻击,在骑兵身后则是更多的唐军步兵尾随而来。

    城外攻城的降军得知东门以破,友军以攻入城内的消息后,原先低迷的士气为之大振,攻城的力度又加重三分,不惧新罗军的滚木礌石,接连不断的爬着云梯登城。

    终在内外夹击下,国原城另三门在不到半个时辰内皆破,守军或死或降。

    国原城守将大阿彻川率领城中仅有的千余骑兵乘破城的唐军大意下从南门突然杀出,刚刚攻破南门的朴正问部数千兵马直接被冲的大溃。

    城外督战的梼杌卫长孙正奇未料到城中还有一支新罗精骑,在大阿彻川率军冲出城时仓促领军堵截,不但未能截住,反折损两百余兵马让他成功冲出重围。

    张世得知消息后,率尚在身边的五百骑赶来追击,于城南十里处追上大阿彻川。

    仗着麾下骑兵是张世的两倍,大阿彻川回头迎击张世,企图斩杀这员唐将回去将功赎罪。

    两军相接,一番拼杀下大阿彻川看着自己部下一个接一个被唐军斩于马下,不过半刻钟就损失过半,反观唐军折损不过数十人,懊悔自己刚才过于鲁莽下令撤退。

    新罗军想撤,张世岂能放其离开?握着手中的障刀一连格杀数名新罗士卒逼至大阿彻川身前。

    惊于唐将的悍勇,大阿彻川心有怯意,无心与张世对战,想着乘机脱身之法,被张世看准机会,一刀撮入其右腋下。

    大阿彻川吃痛,右手犹如断了骨头一般垂拉在身侧,惊恐的回头只看到一把在阳光照射下闪着亮光的刀锋朝自己脑袋劈过来。

    张世一刀斜劈下去,一腔热血随着刀在空中划过的痕迹撒向地面,大阿彻川睁着惊恐不甘的双眼,脑袋一歪滚落在地。

    见主帅以死,其余新罗骑兵四散奔逃,张世率军追杀三里后领军回国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