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25章 兵临国原城
    随着沙湌的归降,李煜麾下以有四万的新罗降军,因之前防范降军会有反复,以免做乱,故在降军投降后就收缴了他们的军械铠甲做民夫搬运粮草物资。

    现在,连新罗汉山河的北大门都被攻破了,新罗国势以成危卵,在李煜看来,这四万降军里难有不开眼的还要继续效忠新罗了吧?

    该是驱使新罗降军攻城的时候了,虽然一路来,有重型抛石机破坏新罗人的城防,使士卒伤亡较小,但李煜也不想让麾下将士的性命白白折在攻城上。

    为此,李煜没有下令收缴沙湌降军的兵器铠甲,还给一直充当民夫角色的一万东夷军配发了他们原来的兵器铠甲。

    三日后,李煜率领四万唐军并两万的新罗降军兵临北汉山城东南仅数十里之隔的南汉山城下。

    李煜指着眼前的南汉山城,对着一众新罗降将降兵大声吼道:“现在是你们为大唐表示忠心的时候到了,拿下南汉山,破国原、金城,惩戒不服王化的金法敏,你们就是大唐的功臣,官爵、财帛女人,应有尽有……”

    除了竹旨外,阿餐大吐、沙湌、朴正问等人神色激动,这可是一个为燕王殿下表现忠心的好时刻,立马恭敬而振振有声的回应李煜的号召,鼓动部下奋勇杀敌,为大唐惩戒乱臣贼子。沙湌更是拱起双手发誓道:“末将诺不能破南汉山,就死在南汉山城下,以报殿下抬爱之恩。”

    阿餐大吐和朴正问这下不干了,心底里直骂沙湌厚颜无耻,纷纷请战立誓,大有比比谁在口头上对大唐,对燕王更忠心的架势。

    看着新罗降将耍嘴皮子,薛讷、李尚旦等将领暗自冷笑,腹诽这些新罗人还真是不要脸不要皮,殿下给了一根杆子就借着往上爬,好像我军无人似的。

    张世更是不屑的撇撇嘴,毫无掩饰的低声讥讽道:“一群阿谀奉承不知家国的小人,待会要是攻不破南汉山,本将可就向殿下请命,亲自操刀斩你们。”

    也不管阿餐大吐、朴正问等人是不是真心,李煜对降军的反应很是满意,笑道:“诸位放心好了,待尔等攻城之时,吾会令抛石机协助你们,吾就在此等你们的好消息。”

    振奋的两万新罗降军在阿餐大吐、沙湌、朴正问、竹旨四将的率领下,按李煜的作战计划将南汉山城团团围住。在他们的身后则是负责压阵的四万唐军,一旦这些降军有溃逃或反意,那就不客气了。

    李煜率中军两万人坐镇南汉城北门,登上高台,遥望严正以待的南汉山城。

    城中守军不过五千人,焉能挡住吾六万兵马的进攻?守将不过是拉着全城百姓为他的忠心陪葬尔,但李煜可不会敬他,不过是嘲笑他螳臂当车。

    李煜决定数万人生死的右手轻轻的挥下,令旗随即向前一挥,数十面战鼓齐声作响,城外排成一排的数十具抛石机纷纷抛起了石弹狠狠的砸向城池。

    在城上守军惨叫哭号声中,负责攻北门的沙湌拔刀大吼一声,率领其部六千余人扛着云梯采用最原始的蚁附攻城法发起了进攻。东门外的阿餐大吐、西门外的竹旨、南门外的朴正问皆在压阵的唐军命令下发起了进攻。

    此战,李煜没有采用围三缺一,令李业嗣等将领心有疑惑,岂不逼着城中守军倚城死战吗?

    李煜笑了笑,“反正负责攻城的是新罗降军,两万人,守军再顽强也不过五千,总会攻破。我们就静静的在此看着他们自相残杀好了。就如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南征时送给盱眙城守将臧质的信中所言:我派出来的兵都是丁零人、汉人、氐人、羌人,皆非鲜卑人,他们战死了等于为我除去祸害,咱们就放手一战吧。”

    做为降唐后的第一战,沙湌、阿餐大吐、朴正问率军打的异常勇猛,完全不顾士卒死活,稍有后退者都不需要压阵的唐军动手,他们自己就派了督战队就地处决。

    在自家将领死亡的威胁下,新罗降军冒着守军的箭矢、滚木礌石,扛着简陋的云梯一波又一波搭上城墙往上爬,然后就如下饺子一般不断的有人从云梯上掉下来,或死或伤,惨嚎不止。蜂拥至城下的同伴不仅没救护他们这些伤员,反而踩在他们的身躯上攀爬云梯,硬生生的顶着守军的攻击攻上了城墙。

    瞧见己方士兵攻上城墙,在城下指挥的沙湌大喜过望,挥着手中沾满鲜血的长刀,带领最精锐的千余亲兵进攻,意图一举拿下北门。

    在沙湌的身后,则是数以百计后退而被他亲自带人斩杀的部众。

    轰隆一声,沉重的北门缓缓打开,拥堵在城外的数千新罗降军立即放弃了攀爬云梯从城门洞中如泄闸了的洪水涌入城中,与城中残余守军撕杀在一起。

    瞧沙湌以攻破北门,李煜传令薛讷、程务忠率军进城追杀残敌,随即传来消息,东门、南门均以告破,唯独进攻西门的竹旨迟迟不能破城。

    朴正问这种无名的小将都能破城,领军征战十数年,在新罗国中颇有名气的竹旨竟不能破?

    李煜的眼神一下就冷了起来,看来竹旨对新罗还挺念旧情的嘛,真是留他不得。

    南汉山城守军在北门被破的半个时辰后被全歼于城内,守将被沙湌割下首级呈在李煜面前邀功。

    鉴于其此次作战勇猛,率先攻破城门立下首功,李煜笑着将一百两黄金亲自赏赐给沙湌,城内四分之一的城区赏他及其部下抢掠,无需上交抢掠所得。

    沙湌感激涕零的谢恩后,带着部下直奔李煜划给他抢掠的城区。至余其余城区,李煜则令阿餐大吐、朴正问领军劫掠,所得七成上交,分配给唐军将士,竹旨所部因其作战无功,被收缴武器于营中看押,竹旨本人则于当夜被李煜传至中军大营当众斩首,其麾下几个亲信部将亦被捕杀。

    李煜借此明白无误的告诉一众新罗降将,既然以投降,就得全心全意为大唐奉献生命,诺心中还存有二心,作战不尽力?那竹旨就是前车之鉴。

    一众新罗降将顿时被吓的肝胆俱寒,脸色苍白,连忙跪在李煜面前表对大唐对他的忠心,信誓旦旦的告天:“誓死追随燕王殿下,绝无二心……”

    李煜对降将们的表忠不甚在意,只要手中的实力足够压制他们,就不惧他们是否忠心,因为有二心的代价他们无法承受。

    拿下南汉山城后,通向国原城的大门彻底打开,为保后路安全,李煜令薛讷领军六千沿汉山河北面的支流逆流而上,攻取沿途的加平、狼川郡,自己则率其余三万余兵马并新罗降军扫荡通向国原城的南川、平原二郡,于十日后兵领国原城。

    国原城守将大为震恐,连派三批信使前往金城求援,而北上增援的三万新罗援军在金庾信的统率下正艰难跋涉于金城至国原城之间的山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