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24章 负荆请罪
    北汉山城一下,只要再攻下南汉山城,则沿汉山河南下国原城的大门彻底打开,灭亡新罗将指日可待。

    黑齿常之率军攻至新罗东北重镇赤木城,赤木城县令脱起率全城军民固守城池死战不降,指挥有度防守有方,令缺乏攻城器械的黑齿常之顿兵于城下数日而不能破。

    不得以,黑齿常之决定对赤木城采取久围之策,分遣兵马攻取周围诸城,断绝其外援,使之成为一座孤城。

    派遣屈突仲翔率蛟龙军南下母城郡,李尚道率白泽卫东下各连城郡,经数日击战,二郡皆下。

    黑齿常之驱使俘虏、抓捕来的万余新罗降兵、丁壮对赤木城发起了更为猛烈的攻势。

    被唐军围困十数日的赤木城内早以兵少粮缺,准备的守城器械也在唐军驱使降兵、青壮连攻三日下几尽耗尽,城池陷落以是时间问题了。

    这不,今日清晨天还没亮,数百名身穿黑漆明光山文甲,最低级别都是伙长,由郞将屈突仲翔亲自统领的唐军精兵,乘新罗守军不察,以钩绳攀上城墙,仅仅一刻钟便将城楼上的七八百名守军尽屠之,乘城内守军反应过来之前便打开了赤木城南门。

    早以等待在外的万余唐军蜂拥而入,一个冲锋便将赶来企图夺回城门的千余新罗军杀的四散而逃。

    面对城池以破,赤木城县令脱起红着双眼,奋而率百姓与唐军巷战半日,终力竭俱死。

    鉴于赤木城军民死战不降,耽误进军速度,顿兵城下近半月,破城后的黑齿常之大怒,下令屠城,将斩杀的敌军尸首尽数拖到城外筑起京观,用以震慑东进路上的新罗诸城。

    赤木城被屠,尸首被筑城京观的消息传到东部沿海的泉井、卑列、休襄诸郡时,诸郡军民畏惧唐军的凶残,加上本地精兵早以被大王调走用以增援金元述,诸郡眼下不过一两千老弱残兵加上一些刚征来的青壮根本无力抵挡虎狼一般的唐军。

    再加上新罗北征唐国,先后两次调兵北上,被歼被俘以超过十一万之众,瓠卢河沿线诸城皆被唐军攻陷等消息传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新罗大势以去,唐军不依不饶的继续南征,新罗步百济、高句丽后尘以是必然。

    面对黑齿常之大军压境时,泉井、卑列、休襄三郡的新罗官兵皆降,唯有道临城县令居尸知拒城死守,于城头痛骂被黑齿常之驱使来攻打的三郡兵将。

    新罗降军自知理亏,攻城时磨洋工、消极怠慢,几次攻至城下,搭上云梯被城上守军推倒后,死了十来个人就全军溃退,看得一众唐军那是怒不可扼的痛骂这群二心的新罗夷。

    黑齿常之脸色无疑更黑了,令高崇礼率毕方卫压阵,凡是后退的新罗军,无论兵将一律就地斩杀。

    被高崇礼带领毕方卫在新罗军再一次溃退时,上前将后退的新罗军一连斩杀七八百人,用血淋林的事实狠狠震慑了一番新罗降军,逼迫他们再度发起强攻,有一人回头即斩。

    背后凶神恶煞般的唐军犹如死神一样缠绕在新罗降军的心头,再无一人胆敢后退一步,宁可冒着城上守军的箭矢也往前,心理想着早日攻破道临城,结束这炼狱一般的日子。

    三个时辰后,道临城在新罗降军不顾生死、前仆后继的猛攻下城破,县令居尸知战死于城头。

    黑齿常之下令将他的头颅割下来用石灰保存好,再遇不降的城池,就将他的头颅抛入城内进行威慑。

    道临城死战不降,依燕王的命令自然是要屠城的,但此次黑齿常之决定驱使降军屠城,让他们手中沾满自己同族的鲜血,往后才会死心踏地为大唐效力。

    至于城中的战利品,自然是唐军得九成,新罗降军得一成,抓到的美貌妇女皆归唐军将士所有。

    拿下了道临城,黑齿常之率军依李煜先前的命令,沿新罗东海岸南下,兵至达忽郡。

    达忽郡郡守紧闭四门,扬言要为大王尽忠,可当黑齿常之将道临城县令居尸知头颅抛进城内后,这货慌立慌张的大开四门率军出降,还学起了华夏历史上的廉颇负荆请罪。

    令人尴尬的是,黑齿常之原是百济人,降唐后一直任职于熊津都督府镇守百济旧地,从未去过大唐本土,对华夏历史文化知之甚少,负荆请罪的典故更是从未听闻。

    加上未亡前的百济与新罗可谓世仇,两国交兵上百年,黑齿常之从军以来先是为了自己的国家与新罗打,后来百济亡后降唐,为大唐与新罗打。

    与新罗人几十年的交战令黑齿常之对新罗人打心底里没有好感,认为新罗人不过是一群亡恩负义、过河拆桥的无耻之徒罢了。

    原因很简单,历史上的百济与新罗可是对抗北方势大的高句丽的盟友,可当两国联手将高句丽打的大败退出富饶的汉山河流域时,新罗马上就翻脸不认人,对百济发起偷袭,大败百济而独占汉山河流域,从此国力大增。百济为求存,更恼恨新罗的无耻行径,转而与高句丽结盟共击新罗。

    此举与两年前新罗联手大唐攻灭百济、高句丽后,乘唐军主力撤回本土时,乘机发难攻占大唐统治下的百济、高句丽旧地何其相似。

    李煜就此评价新罗,就是一条地地道道的白眼狼,与一千三百多年后,他的后人朝鲜、韩国可谓一脉相承。

    真所谡子承父业,狗改不了吃屎!

    面对达忽郡守的负荆请罪,黑齿常之认为其表面恭顺,实则是在讥讽他,以荆棘暗示他黑齿常之不过是一个出身寒卑的百济降人尔。

    黑齿常之暂时压下心中的怒气,表面和颜悦色的接纳了达忽郡守的归降。待其收缴了达忽城守军的军械铠甲看押在一处,率军入城后,立即将达忽郡守推到城楼上,其还不明为何要杀他,就被砍下首级挂在城门上示众。

    此举令屈突仲翔、李尚道等将领大吃一惊,不明人家都负荆请罪了,黑齿常之干嘛一入城就将他砍了。

    随行的新罗降将则心生胆寒,对黑齿常之的畏惧更甚,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对于李尚道等将领的追问,黑齿常之不耐烦的道出杀达忽郡守的原由。

    一说出来,令李尚道、高崇礼等人笑湾了腰,黑齿常之不解他被那个新罗郡守暗中鄙视了,诸将们不斥责还而大笑不止?一脸木然的盯着李尚道等人。

    直到李尚道详讲了负荆请罪的典故及其所代表的含义后,黑齿常之下一张黑脸瞬间涨的通红通红的,在诸将中再也待不下去了,转身急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