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23章 沙湌归降
    李煜答应了沙湌的条件只要他举城投降,为唐前趋,那么他就保证唐军进城不抢不杀不掳掠的三不原则。

    之前,李煜领军攻入新罗国境,反是抗拒他死战不降之城,破城后尽屠之。所抢夺财帛妇女均赏赐给参与攻城的将士,激励他们奋勇杀敌的军心。更重要的一点是给将士们脑海里灌输开疆拓土征伐夷狄是一笔只赚不赔,上至统帅下至小兵皆能从中得利的好买卖,以此给军队注入积极对外扩张的灵魂。

    此灵魂即是军队上下的利益,不论何人,只要他一进入军队成为军队的一份子,那么只要他不想拿点死军响,想凭军功封侯拜相,富家荫子,就得尊从军队上下的一致利益投入对外战争。至此形成一个包括皇帝在内(或者说皇帝是最大的利益即得者)的军队利益集团用以对抗国内其他政治势力。

    免得日后国家进入呈平时期,一群没脑子贪图当世安逸目光短浅的文人官员跳出来忽悠朝政,来个马放南山,导致军无良将兵无雄兵,民间更无可征招的强勇。国家上下人人追求沉溺于骄奢淫逸的安逸生活,不思进取,久之即不懂兵战之道,更畏惧战争,致使国家武备废弛,成为一只没了虎牙、利爪,连行动都难,却肥的流油的超大号肥老虎。

    宋、明两朝不就是如此吗?空有庞大的国土、人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敌国军民的人口,更掌握着全球过半的财富。结果却被敌人打的满地找牙,还要当遇到危险就把脑袋埋进沙土里自我安慰的鸵鸟。

    后世不是有一句流传于网络的笑话吗?宋朝有着美国的财富,纳粹德国的军备,战斗力却只有意大利水准。

    同时,军队组成一个利益集国与文官为首,贪图安逸的政治势力对抗,就得拥有匹配的强悍战斗力,否则就会在对抗中显得底气不足,最终被文官势力压过一头。而这是需要一个尚武的民风做支撑。

    宋、明为什么国弱终被实力远不及自己的胡虏所亡?不正是以文官为首的政治集团自我消除民间的武风,培养文弱的文风导致的吗?

    民间尚文不尚武,军队成了大字不识几个的丘八混的地方,哪还谈得上与文官等保守贪图享受的政治势力对抗?

    比较汉、唐与后世的美国,三者之所以强大有四个共同点。一则国土庞大,二则经济发达,三则人口众多,四则允许民间拥有兵器。

    汉代民间多尚武的游侠,以至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汉武帝时期有大臣就此提议收禁民间兵器以解决游侠这类群体。汉武帝却不以为然,他需要从民间征招能战的兵源组成强军打击匈奴、开疆拓土,这些游侠不就是上成的兵源吗?诺是收禁了民间兵器,往后还能征招到懂武艺、身强体壮好勇斗狠的兵吗?

    这才有了后世“唯汉以强亡”的称赞!

    唐朝民间武风鼎盛,官方只规定陌刀、弩、铠甲不许民间私有,像横刀、弓箭这类常归兵器,民间持有则默许。以打造刀剑而闻名的棠溪冶铁城从春秋时代传承至唐宪宗,一千多年里,由以唐代发展最为鼎盛。素有“十里棠溪十里城,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酒幡掩翠柳,铁歌秦更天”的盛闻!

    尚武的唐代,纵使安史之乱至唐末五代,神州大地军阀遍地,各自相争不断,却也使胡虏没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李存勖以兵戈数十年之久的河东、燕云之地也能打的正值兴起的契丹雄主耶律阿保机狼狈而逃。反观文风鼎盛、崇尚安逸生活的宋、明两代,纵有比前代更加富有的神州大地,却无一人在民族危急时刻能挑起大梁,实在是可悲!

    ……

    沙湌收到李煜的回信,决定明日开城投降,便召来诸将宣布此事。

    献城归唐一事,事先只有沙湌的亲信知晓,故对沙湌宣布明日投降一事并不感到吃惊,反应很平静。非沙湌亲信及那些对新罗死忠将领则大惊失色,痛哭流涕的跪在殿中请求沙湌收回成命。

    “我国失陷不过瓠卢河两岸,九成疆土尚在,能战之兵十数万众啊沙将军。只要我军坚守住北汉山城,将唐军挡在城下,等待大王援军至,何愁不败唐军?”

    “沙将军你深受国恩,在国难当头,岂能做下卖国求荣之举?”

    ……

    沙湌冷哼一声,“大王月前听信阿餐大吐,从国内调了三万精兵北上支援金元述,结果尽数归降唐国。导致现东北部的赤木、斧襄、各连、泉井……九郡以无可战之兵,唐燕王尚在僧梁城时就遣黑齿常之领军万余攻之。俱闻,斧襄、各连、母城三郡皆失,东北九郡皆陷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唐军届时就可从东部沿河南下,你们还能指望几乎无兵可守的加罗、翼岘诸郡可抵挡虎狼一般的唐军?再说尚在百济与唐军作战的三万精兵,大王令其回援,唐将刘仁愿岂会不乘机反攻?三万精兵有多少能调来援北汉山?东南沿海一带防御唐海寇的六万精兵有多少能抽掉北上?北海山与之相隔七八百里,北汉山城能支撑到援军到来?”

    沙湌一连串反问将几名不愿降的将领问的哑口无言,但本着对新罗的国忠,仍矢志不移的反对投降。

    “既然尔等不愿降,愿为大王尽忠,那就尽早去尽忠吧!”

    “沙湌,你这叛国贼是什么意思?还想杀我们不成?”

    八员不愿降的将领一听,脸色一变,预感不妙,纷纷手握挂在左腰间的配刀,结果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进殿时,他们腰间的配刀都被门口的守卫收走了。

    八人脸色大变,愿跟随沙湌投降的将领退开一边,沙湌砸下手中的杯子,数十名早就候在外的刀斧手迅速冲进殿中朝八人挥刀即砍。

    没了兵器的八人徒手怎能抵挡人多势众,兵甲犀利的刀斧手?瞬间被砍瓜切菜的砍掉了。

    沙湌令人将大殿收拾干净,毕竟燕王入城是要在此殿议事,岂能留下一座充满污碎的殿宇迎接?

    北汉山的城门在李煜与数万将士的注视下缓缓打开了城门,沙湌领着城中残剩的六千余守军出城正式投降,向李煜移民城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