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18章 未战先降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一年一度的上元节灯会又开始了,贫道都不记的这是第几次来长安了,希望能遇到一位贵人!”

    城南一个小客栈里走出一个老道,望着夜色将临长安,家家户户不论老幼都穿着崭新的衣服出门而发出感叹。

    “师傅,应该是第九次了吧!俺记的是以经来八次了,老了还真是健忘!”

    穿着破旧道袍的老道身边,跟着走出一位同样穿着破旧道袍脸蛋圆润身形粗胖年约十二三岁看起来憨厚可爱的小道士,在寒风中拢了拢身上破旧的衣服红着小脸嘀咕道。

    “嘣!”

    “啊!师傅你干嘛打俺?”小胖子捂着被敲的头快速闪到一边,委屈的质问拍着手的师傅。

    老道吹胡子瞪眼道:“你当为师收了你这个劣徒才来长安吗?”

    “难道不是吗?”小道士不服气嘴角里翁声翁气的小声嘀咕。

    邋遢老道并没有理他,而是一个人惆怅的走在通往朱雀大街的道路上,看着街道上不端增多的人群无限感慨。

    “想当年为师年幼被你师祖看中修炼资质带上三清山修道十余载,贯通天文地理,最精丹药学,年少就以成名一方。”

    “下山后游历名山大川,结交天下志同道合之人......这长安不知游过多少回......”

    “哎!”

    “切!”小胖子跟在老道身后不屑的撇撇嘴,这话都听了八百遍了,难道就不能换个腔调吗?

    还成名一方,就在三清山下的村庄颇为出名吧!估计还不是什么好名。

    那位从未谋面的师尊跟您一样也是个大忽悠吧,专事坑蒙拐骗偷,收不到弟子才把您给骗上山的。

    俺六岁时,您这个大忽悠经过俺家,居然忽悠俺爹娘说俺是富贵命,可惜生错了地,如同璞玉落入尘土被蒙封,需要拜入您门下为弟子才能成就一生的富贵。

    可惜俺爹娘没离开过小山村没见识,被您这长胡子老道忽悠的真以为您是得道高人,拜入您门下真能成就儿子的富贵命,就这么把俺给卖了,还送两百文钱加两只鸡。

    六年啊!俺跟了您六年,您所谓的天文地理俺没学到多少,您精通的丹药学见都没见过几回,坑蒙拐骗偷倒是把俺教得青出于蓝胜于蓝。

    小胖子想起拜入无良师傅门下六年来所谓种种修道岁月,内心止不住的哀嚎,无数只***奔腾而过。

    正月十五的上元节长安街道一到夜晚就早以灯火辉煌。

    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夜禁”取消,金吾“放夜”,准许人们走出家门和里坊,上街观看花灯赏月、参与唱歌跳舞、耍杂技、跳大神。

    人们在大街上甚至皇宫前自由走动玩耍,一年里只有这三天才是真正的自由放纵夜生活,形成大规模的“夜文化”“夜经济”。

    往常一到晚上就被关在家里憋得猴急的长安市民们早以饥渴难耐,太阳一下山纷纷涌入长安各处繁华街道。

    “四哥快看,前面好大一个灯轮。”

    拐过一个街角,李煜随五弟所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灯轮。

    高达二十丈,上面缠绕着五颜六色的丝绸锦缎,用黄金白银做装饰,灯轮悬挂数不清的花灯,如同彩云缤纷、霞光万道的花树一般。灯轮下面还有数千名身穿锦绣罗绮华服、满头珠翠、脂粉香气袭人的舞女,以及长安城内普通人家的妇女千余人,都聚集在这里轮流歌舞。

    灯轮下面歌舞的锦绣美女再配上周围缓缓而动的拥挤人群,这场面捍卫壮观,以经能和后世魔都跨年夜的外滩相聘美了。

    就是不知道明月轩那情况怎么样?李煜心中想道。

    遥望着灯轮下尽情歌舞的美女身姿,灵儿几个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身体都有些随着音乐的高低起伏而颤动。

    “郞君,奴家想过去和她们一起跳舞!”

    看着灵儿几个激动的望着自己,李煜无奈两手一摊:“吾也想去,可现在是走不动啊!”

    放眼望去,人挤人,头碰头,拥挤的人群望不到头。

    原本缓缓而动的人群,此时因观看灯轮下的表演,而以更为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

    李煜和五弟骑着小马,馨儿几个丫头坐着马车,然后由侍卫拉着缰绳向前走动,方能看到一百多米处的灯轮。

    此时街道上大多数人还昂着头挤着前面的人往前走动,希冀走到灯轮下看一眼。

    不过街道上的人太多了,拥堵的人群让李煜汗颜,唐代也能体验回前世SZ上班高峰挤地铁的场景。

    “张炎,愣着干什么?快点走啊!”

    自拐入这条大街以经好一会儿才走一小断路,李旭轮骑在小马上奈不住催促穿着便衣牵马的宦官往前走。

    叫张炎的哭丧着脸:“五郞,奴婢也想走的,可周围都是人,想走都走不动!”

    “你们几个不会是第一次上元节夜晚出来逛街吧!”

    “每年上元节放夜的三天晚上,长安繁华的街道都是拥挤不堪寸步难行,只能随着人群缓缓而动!小郞君,上元节晚上出来就得耐得住性子,着急可是没用。”

    旁边几人见李旭轮小毛孩子,在如此拥挤的情况下还想走快点不由取笑道。

    “郞君......”

    杏儿、梅儿几人求助的眼神望着李煜,坐在马车上的她们能比在地上走的人看的更远对人群的拥堵有一个更直观的认识,她们的内心是崩溃的,怎么这么多人?

    李煜只能回以无可奈何的目光,他无法让人群为他们分开一条道路

    “四哥你不是带了十多个护卫吗,不如让他们拨开人群好了!五弟凑到自个跟前提议到。

    “这个提议到是不错。”

    “那四哥快叫他们......”

    “嘣”

    “四哥?”李旭轮被敲了个咯嘣,顿时泪眼旺旺。

    “你个小萝卜头,不学好!”

    “咯咯咯!”馨儿几个丫头瞧平时调皮的殷王殿下吃瘪掩嘴笑起来。

    “其实挤挤也不错!”李煜望着人群澜澜自语道。

    馨儿听后不由悲伤抚额:“郞君还真挤过去啊!”

    “不然怎样?反正挤也只是挤到马身上,咱们走!”

    前面围着看灯轮的人往前走动,这时拥堵的人群终于移动速度加快了,李煜一行人在人群的拥挤下向前移动。

    “小兄弟走快点行不?”

    “你难道就不可以走慢点啊!”一直被后面的人推搡着不由自主的往前移动的张炎听到后面推着他的人催促他,心中窝火回头尖着嗓子回呛道。

    回头还没看清是谁推搡咱家,一个不注意两脚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