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17章 前有狼,后有虎
    自接到李煜命令封锁礼成江,截杀所有企图过江东去的新罗军。陈可举便领着黄海舰队从占据的新罗江华刀出发,派出蒙冲战船日夜巡逻礼成江下游河段,十多日来到是截杀了几波新罗信使。

    天一亮,礼成江西岸的新罗残军手忙脚乱的伐木造筏准备渡江,这一切恰巧被巡逻至此的黄海舰队的一艘蒙冲战船发现,观察了一番后便迅速离去。

    望着离去的蒙冲战船,品日眉头一皱,不妙的预感越发强烈,为防有变,催促士卒加快赶制木筏尽快渡江。

    巡逻船诺发现新罗军渡江,陈可举为了能尽快率舰队赶到渡江点截击,每日天明其就率舰队游弋于礼成江的出海口处,此地距离品日渡江点不过十四余里。

    刚派出的巡逻船不过两刻钟就回来了,陈可举思索着,难道有情况?

    “指挥使,离此地十四里的礼成江西岸有大股新罗军正在伐木造木筏准备渡江……”

    刚一登上指挥船,发现情况的猛冲战船船长见到陈可举就急不可耐的禀告。

    “来的应该是新罗南路军。”陈可举一听便想到了这支新罗军的来路。毕竟之前增援北上的新罗军可是有三万,他们走的是沿礼成江北上,在上游的多谷城渡江,再西进汉城这条路,南北相距一百多里。礼成江的上游河段根本无法通航,新罗援军要渡江撤退,陈可举可没法拦截。

    “新罗军有多少人?”

    “属下估计不过五六千人马,而且属下还发现新罗军衣甲不整,旗帜不明,像是刚刚打了败仗急于逃跑……”

    陈可举想想便释然了,“新罗南路军得知金元述败亡后撤退,定是遭到了堵截他的李尚旦等部兵马的追击。”

    “一群败军,竟想用木筏渡江?”陈可举轻笑起来,“这可真是送上门来的战功啊!”

    “传令全军,即可出发,截杀新罗军!”

    “喏……”

    随着陈可举坐镇的旗舰上的升起了出战的帅旗,一直游弋于礼成江出海口处黄海舰队五十艘战船悉数出动,沿礼成江溯河而上。

    在品日的连番催促下,士卒们终于赶出了足够全军渡江的木筏。

    品日心下稍有放松,右眼皮就直跳,常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定是有大灾将至。

    预何灾?定是今日渡江一事!担忧不已的品日顾不得将士伐木造筏后疲惫的身躯,不给他们丝毫休息的时间,下令全军将木筏推入江中立即渡江。

    士卒们怨声载道的将一个个木筏推入喘喘流动的江水中,每艘木筏小的坐上十人,大的坐上二十余人,挥动着粗制滥造的桨划着江水缓缓向东岸去。

    仅有三分之一的士卒推着木筏划入江中,在新罗士卒惊愕的眼神中,数十艘挂着唐军旗帜的大船威势凛凛的出现在礼成江上,正快速奔新罗军的木筏而来。

    品日望着江中逐渐逼近己方士卒木筏的唐军战船,整个人顿时面无血色。文忠见此,急忙喝令尚未推着木筏进入江中的将士停下来,此时在唐军水师眼皮子底下渡江,无意于羊送虎口。

    至于以经进入江中的将士,过半以划至江中心去了,此时传令他们回还,已无必要,至于能不通冲过唐军水师的截杀,就只能看他们的运气了。

    做为黄海舰队指挥使,陈可举有幸配发了一个望远镜,持着望远镜观察正在渡江的新罗军,嘴角的笑意就没停止过。

    待其放下望远镜时,陈可举下令道:“传令所有战船,不要俘虏,一个不留。”

    唐军战船虽是逆流而上,但此时夏季刮的是朝鲜半岛刮的是西南,大量利用风帆驱动的战船在顺风下,再配上船尾的撸,速度一点不慢,十余艘蒙冲战船迅速冲至新罗军东去的木筏前面,堵住其前路。

    制作简易的木筏,上面的新罗士卒即不习水战又没有水战利器,仅有可怜的弓箭,哪里是唐军水师的对手。

    一个照面,唐军的蒙冲战船不使用船上的水战器械,纷纷直接朝新罗军的木筏撞上去,连续干翻好几十个木筏,木筏上的新罗将士纷纷落水扑腾。会游泳的在水中赶紧解了身上的衣甲,划动双手企图游到对岸去,不会游泳的在水中惊恐的扯着嗓子大声呼叫,请求唐军饶命、投降之声不绝。

    可惜的是,唐军将士无一人懂新罗语,更何况陈可举可是下了令,不留一人。唐军士卒纷纷持长枪弓弩,对着落水的新罗士兵枪刺、箭射,江水中瞬间浮现出一朵朵妖艳的红色花朵,新罗士卒濒死前的惨嚎之声不绝于耳。

    此时,黄海舰队中的大舰楼船也赶了过来,加入了这场水上猎杀盛宴。

    陈可举指挥着排水量五百吨的楼船在新罗军的木筏中横冲直撞,众多木筏往往一碰即翻,翻入水中的新罗士卒刚浮出水面就遭成楼船上的唐军士兵弓弩瞄准,一支支箭矢不要钱似的朝江水中扑腾的新罗士兵射去。

    截杀渡江的新罗军实在毫无挑战性,在部将前来寻问是否动用猛火油柜时,陈可举摆了摆手笑道:“连蒙冲战船都能虐杀这群新罗夷,动用猛火油柜,实在是杀鸡用牛刀。”

    在唐军的截杀下,冲至江中的两百多艘新罗军木筏不过一刻钟皆灭,后续的新罗军吓的亡魂皆冒,拼了老命划动木桨,在唐军战船向他们冲来前划回岸上。至于渡江?还是上岸后寻问将军们怎么办吧!

    先行乘木筏入江的新罗军足有两千七百多人,成功逃回岸上的不足千人。

    品日望江兴叹,今日是渡不了江了。

    屋漏偏逢下雨天,负责警戒的哨骑快马来报,两千余唐军骑兵再过一刻钟就将抵达他们的大营,还请将军速作决断。

    文忠捂着断臂,焦急的寻问品日眼下该怎办?

    前有狼,后有虎,岸上的新罗军慌乱不已,不少士卒开小采丢盔弃甲往南边的山林里狂奔。

    文忠建议:“我军是不是先行到南边的那座山上先行固守,再遣使向阿餐大吐请派援兵来?”

    “不可。”品日否决道:“阿餐大吐还在多谷城,我军仅剩三千余,撑不到他派兵来援,唯今至计,只能全军快速沿江北上,寻找河浅之处渡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