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16章 南进六
    正撵着溃退的新罗军掩杀的刘仕江转眼一瞧,竟发现了新罗军副将文忠的身影,离他仅五步。

    天赐良机岂能错过斩杀新罗大将的机会?

    刘仕江提刀就杀了上去,长长的陌刀一刀挥下,护着文忠的三名亲兵一人被斩成两段,两人被破开了腰身倒在地上,眼看活不成了。

    文忠大惊,急忙提刀迎战,身边的亲兵尽数被刘仕江的亲兵缠住不能上前救援。

    两人持刀大战十个回合,文忠力渐有不支,身边的己方士兵越来越少,心有恐慌意图摆脱刘仕江赶紧撤走。一招不甚,被刘仕江抓住机会,霸道的陌刀直接劈飞了文忠手中的长刀。

    刘仕江大喜过望,斩杀新罗大将就在眼前,急忙挥刀准备将其结果了。

    一脸死灰的文忠肩膀上硬挨了一刀,以为自己也将随那些死于唐陌刀之手的部下一样被斩成两半。奇怪的是,文忠并没有感觉到身躯被劈开的痛楚,只是整个人被刀身上的力道劈倒在地,除了肩胛骨骨折带来的剧痛外,他居然没有失去对四肢的掌控?

    刘仕江一时愣在了原地,满脑子的怎么可能?

    绝处逢生的文忠哈哈大笑着,也不去探明他为什么没有被眼前的唐将立劈的原由,捂着骨折的左臂趴起来就跑,迅速窜入溃退的新罗军中不见了身影。

    这时刘仕江才提刀看个究竟,砍中文忠的刀锋处竟是长达两寸余的豁口。

    刘仕江大恨,未能斩杀新罗大将文忠立下大功的竟是这把破刀?奋怒之下,将手中随自己征战数年的陌刀朝溃退中的新罗军掷了出去。

    狂奔中的一名新罗士兵回头看,发现身后没有追击的唐军,心下大喜,刚回过头,一把有豁口的陌刀从天而降,透胸而过。此人难以致信的双眼死死盯着透胸达两尺的长刀,胸腔中的血水顺着刀锋趟趟往下流。

    新罗军大部退入城中,乘唐军尚未冲进,品日喝令士卒将城门关起来。

    七八百人一拥而上,为了活命不顾尚在城门外的士卒哀求大骂声,嘣的一声,大门被紧紧闭上。

    品日在退入城中的士卒中没看到文忠,一度以为其以阵亡,直到一名士卒扶着左臂骨折、脸色苍白的文忠到前眼时才大松了一口气。

    海谷城非久留之地,一旦被唐军围拢就必成瓮中之鳖,当下需尽快退往礼成江东岸。

    不待苦战数个时辰的将士休息,品日便下令全军列队快速从东门出城,直奔礼成江渡口。

    海谷西门外,大胜的唐军将士虽未能乘胜攻入海谷城中将新罗军一网打尽,在歼灭城外的新罗军后,人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在尸横遍野、血淋林的战场上瘫软无力的或席地而座,或直接在战场上躺尸,闭目养神。

    四日来又是日夜追击,又是长达数个时辰的苦战,再骁勇的将士也累的够呛,战事一结束躺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了。虽然战场上腥臭无比,在未上过战场的人眼里更是恐怖的修罗在地狱。

    很多累的躺在战场上就睡着了的士兵因浑身鲜血,不注意其起伏的胸口还以为是一具死尸呢,这令负责给己方阵亡将士收尸的士兵闹出了不少笑话。好几个睡着了的士兵被当成死尸抬上了装满尸体的马车,直到被车上的尸体压的喘不过气来才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堆破碎的尸体当中,当即被吓个半死从尸堆中苍慌爬出来。

    李尚旦、刘仕江握紧陈宣的手哈哈笑个不停,拍着陈宣的肩膀感激道:“陈兄,你来的真是太是时候了,不然此战胜败还真难料啊!”

    陈宣面有尴尬之色,诺非数日前他拒绝了李尚旦的建议,也不至于今日打的如此坚难,只好呵呵一笑:“某与契苾光现在可是奉殿下之命听李兄的调遣了,望李兄不计前嫌。”

    “哈哈哈,某李尚旦何日与陈兄有前嫌?”李尚旦对之前的不快就像没发生一样,揽着陈宣的肩膀就如兄弟一般热情说道:“你我皆在燕王帐下听命,自当携力共为大唐开疆拓土,剿灭不服的四夷,平日稍有不快何须放在眼里?”

    陈宣听在耳里自是明晓李尚旦言外之意,人家都不计嫌,自己何须忧呢?

    一个时辰后,契苾光带着余下五千援军喘气如牛的赶到了战场,望着早以结束尸横遍野的战场,一众将士总算松了口气。不然以他们目前疲惫的状态,真冲上去打,不知多少人因疲惫不堪的身躯而无妄战死沙场。

    不论是刚经历战阵的将士还是契苾光带来的援军,皆以是疲劳之师,李尚旦决定全军在城外好好休整一日,再做攻城准备。

    就在此时,哨骑回报,新罗军早以从海谷城东门出逃,以东奔十余里今夜就可抵达礼成江。

    刘仕江寻问:“今日一战我军阵斩新罗军七千余人,其余部可能有八千多人。我军目前有骑兵两千余,海谷城往东又是一片平原地形,适于发挥我军骑兵优势,是否立即派出骑兵追击?”

    李尚旦摇了摇头否定道:“我军目前不论骑兵还是步卒都很疲惫,极于休整,不是追击的时候,明日时再遣骑兵追击。”

    海谷城中即无新罗军,李尚旦令人爬上城墙从里面打开城门,率军今夜入城休整,传令城中各家各户进献牲畜酒食用以犒劳将士。

    城中百姓怨声载道,昨日新罗军入城要他们进献牲畜酒食,今日唐军得胜入城又要。仅仅这两日,海谷城中百姓的牲畜皆无,家中存粮大多被新罗军、唐军先后征用。第二日城中大半百姓逃往乡下,即为了避兵祸,更是为了寻找一口吃食。

    ……

    品日、文忠率残军赶至礼成江时以至深夜,出城时尚有八千余兵,因苍慌出城,经过数个时辰苦战的士卒得不到休息。一路逃来,上千将士跟不上大部队,在路上走失,故新罗残军仅剩五千余疲劳之师。

    至礼成江岸停下来时,新罗士卒以是站无站像,坐无坐姿,浑身腥臭肮脏无比,犹如一群逃难的难民。

    品日下令今夜于江岸扎营,明日一早伐木造木筏渡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