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15章 南进五
    刘仕江率军打的异常悍勇,虽是敌众我寡,但历时半个多时辰的撕杀,令新罗军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战场中伏尸数千具,大部皆为新罗军的尸体。

    新罗军虽伤亡惨重,却仗着兵多士众硬是与唐军杀的不相上下,并逐渐在半包围之势,意图仗着兵多将唐军牢牢围起来打。

    李尚旦等不下去了,诺是让新罗军从容将刘仕江部围住,己方将士再能战也会被新罗军活活耗死,自己再率骑兵上去增援可就会被城中未出战的新罗军给截住。

    李尚旦一夹马腹,拿着马槊朝前一挥,喝令冲杀,身后早以按捺不住的一千五百骑大吼着喊杀声从薄弱的新罗军左翼突入。

    面对突然杀入战场的唐骑兵,新罗军左翼士兵触不及防,直接被唐军撕开了一个口子,四五百新罗士卒倒在了唐军的横刀、马槊下。

    对于自己左翼阵脚大乱,正与唐陌刀手拼杀的文忠神色众容淡定,并不以为意,率领着麾下数百精锐与唐陌刀手熬战,意图将其歼灭。

    文忠之前就有听说,唐军训练一名陌刀手可不容易,需要长期训练一两年方能成军。选择一名身体素质合格的陌刀兵也是千中挑一,要膀大腰圆身高六尺五以上,其一身装备下来不下数百贯。

    诺是能将唐军五百陌刀手尽歼灭于此,此战即使不能胜,亦去了唐军一支劲卒。

    海谷城西门再度打开,品日领城中六千余兵杀出,迅速补入被李尚旦所部骑兵突破的左翼。

    新罗六千生力军的加入,无疑使在战场上苦苦坚持的新罗军士气大振,拼杀起来力气都增了三分。

    李尚旦率骑兵在新罗军中肆意突杀也被新加入的新罗军止住了冲锋的势头。刚才还在战场上还四处突奔的战马顿时变成在战场上游走,与新罗步卒混战。

    受到李煜斥令的陈宣正带着鲲鹏卫、荡狄军日夜兼程紧追李尚旦部。

    行进至海谷城十余里时,哨骑来报,李尚旦部正与新罗军在海谷城外激战正酣,新罗军兵马众多,目前形式对李尚旦部不利。

    这还得了?陈宣也管不了军中将士因日夜赶路的疲惫状态,强令全军加速前进,一个时辰后须加入战场。

    为防赶到时李尚旦部以兵败的糟糕局势出现,陈宣着令契苾光领部卒前进,自己亲率军中骑兵一千先行赶往增援。

    率骑兵飞奔途中的陈宣无疑是自责的,一向做事保守规矩的他因向殿下请命是否追击新罗军而拒绝了李尚旦提议两军合为一处共同追击的建议。结果李尚旦不满其事事请命的作派甩袖而去,独自领着归于他指挥的白虎卫和刘仕江统率的飞虎军追击新罗军。

    然此事上不仅没有得到殿下的赞扬,反被殿下斥责了一番,陈宣苦闷不已。诺是增援不及时,导致李尚旦兵败,估计殿下事后追责可能要算在自己头上。

    陈宣想想就有些担忧,右手上的马鞭狠狠的抽了马屁股两记,吃痛的座骑无疑加快了一分速度。

    十几里路,陈宣率部不顾损耗马力的狂奔下仅有两刻钟就赶到海谷城外唐新两军喊杀振天的战场。

    望着战场上,唐军虽因新罗军人多势众,处于劣势,但唐军众将士凭着顽强的斗志、强悍的武艺与精练的阵形始终与新罗军僵持的态势未显败迹。

    陈宣大松了口气,令部下扯着嗓子大吼:“白虎卫、飞虎军的兄弟们,大唐鲲鹏卫、荡狄军来也!”

    一千唐骑突然出现在战场上,战场中的新罗军大惊失色的望着踏着咚咚咚的马蹄声加入战场唐骑兵。

    苦战近两个时辰仍未取胜的新罗军傻了眼了!

    唐军战斗力如此彪悍,我们一万六千余人对阵六千唐军尚未取胜,此时又战的身心疲惫,唐军却有了援军赶到,这仗还么打?

    战场中拼杀的新罗将士对此战取胜的前景感到越来越渺茫,军心士气大跌,不少将士心生畏惧有向后撤退的趋势。

    品日、文忠见此大为恐慌,诺是不能拿出应急办法必有全军大溃之势。

    连座骑都被一员新罗将斩杀的李尚旦手中的马槊都不知扔哪去了,手持着横刀正与一员新罗悍将力拼。闻陈宣领援军赶到,整个人喜极而泣,哈哈大笑着挥刀猛砍已心生怯意的新罗悍将,终于乘其分心留意帅旗时将其斩杀。

    沐浴鲜血的李尚旦持刀指天,面色狰狞的吼道:“援军以至,众将士随某将新罗夷尽数斩杀于此……”

    军心大振的唐军人人振奋的仰天大吼,声势骇人,拼杀起来更为悍勇异常,刚才还占有优势的新罗军被打的节节后退。

    带领精锐意图全歼唐陌刀兵的文忠为唐军声势所吓,一时失神,诺亲兵危机关头将他推了一把,沾满血迹的陌刀从他刚才站立的位置斜劈而过,那名亲兵直接被陌刀斩为两段。

    文忠惊骇之余急忙挥刀格挡住见没斩杀他而不罢休的唐陌刀兵挥来那骇人的大刀。

    眼看落败将至,文忠不得不带领着身边剩余的百十精兵缓缓后撤,摆脱唐陌刀兵的纠缠。这一仗他不但未能歼灭唐陌刀兵,还被其杀了过半人马。

    军心以散,品日无奈的叹了口气,下令全军穿过海谷城向东撤退,他还不想在此像金元述一样落得个全军覆灭,他和部下的尸体被唐军筑成京观。

    自新罗军夺取冬比城后,因其位于礼成江东岸,是新罗军北上的要道,就此成为粮草物资的囤积地,有数千兵马驻守。

    对品日来说,只要过了礼成江,进入冬比城,就安全了。

    新罗军撤退的鸣金声敲响,如释重负的新罗众将士蜂拥一般舍弃交战的唐军朝身后的城门洞狂奔。

    大胜在望,唐军岂会轻意放过眼前的死敌?持着染血的长刀嗷嗷吼叫着,追上撤退不及的新罗士兵就是一阵猛砍。

    刘仕江经过一番苦战,浑身上下血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锋锐坚韧的陌刀竟砍出了两个大豁口,穿戴的黑漆明光山文甲上好几道刀劈砍的痕迹,头戴的范阳兽盔更是被砍出了一道长一寸余的小破口。诺劈砍用的是斧头而不是刀的话,刘仕江这会以经去阎王殿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