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10章 火焚新罗大营五
    新罗大营内的狂笑只持续了一刻钟就停止了,围拢在外的唐军将士惊奇不已,相互交谈新罗军中的何人用何办法竟能在大火中撑三个多时辰不死?

    虽说是人绝死前的狂笑,在李煜看来不过无奈的惨笑罢了。

    想想,此人在临死前发出绝望的笑声能穿透柴火燃烧时霹雳啪啦的重重烈火而传遍方圆半里清晰可闻,是多么瘆人的绝望呐喊。

    张世原以为两个时辰就足以将新罗军尽数烤死,没想过了三个多时辰竟还有人活着,被突然传出的笑声着实吓了一跳,摸了一把油光闪闪的胸膛平复起伏的内心。

    随着新罗大营内传出的笑声终止,李煜觉得火候到了,下令停止抛射柴火。由李业嗣率三卫兵马留守,待火势熄灭后查看新罗大营情况,其余诸军撤围返回汉城休整。

    命令下达后,围拢在新罗大营外的五万一千兵马中,当即分出四万两千人随李煜西归,结束酷热难耐却大胜而归的一天。

    此战,出征多少人回去多少人,无一人死伤全歼三万余新罗军,可谓人类战争史上未有之奇迹,拜于过于自信自己一手打造的防御要塞的金元述之手。

    金元述诺是主动出营与唐军野战,而不是坐守大营工事,也不至于全军落得个如温水煮青蛙一般皆没于此。

    三万余人尽数躲在战壕内谈笑自诺,以以往与唐军作战经验来看待此次唐军的进攻,消极等待唐军的火攻结束。最终在等待中彻底被唐军投射进大营中的猛火困在战壕内而不能出,一个又一人被高温、浓烟活活烤死、熏死。

    新罗大营内的大火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才彻底熄灭,此时以是太阳西下,天边挂着五彩缤纷的晚霞映衬着新罗大营内未熄灭的碳火,火红一片。

    火势虽熄,但因大量木材燃烧过后留下太多的碳火还未曾熄灭,新罗大营内仍是炙热的高温令唐军难以靠近。

    李业嗣只得派一部兵马盯着此地以防异变发生,率其余兵马回对面小山上的大营,待明日天明,碳火彻底熄灭后再登上去查看。

    三万余新罗军被烤死在大营内,火势虽熄,但烤肉香味却止不住的通过轻风向周扩散开来,越是靠近新罗大营味道越是浓重,只不过在肉香味中还夹杂着焦糊味。

    留守在新罗大营一百丈外的千人唐军就地扎营,浓重的肉香味充斥着口鼻。不少士兵想起这是人肉被烤熟后的香味,忍不住跑到一边狂吐不止,惹来其他不以为意的将士大声取笑。

    随着夜幕将临,新罗大营四散的肉香吸引来不少食腐的豺狼野狗在周围徘徊。至亥时碳火彻底熄灭,新罗大营内的温度下降可以进入时,等待已久的众多豺狼野狗跑进大营中,从战壕的出口溜进去拖出一具又一具授透了的新罗士兵死尸至偏僻处大口咀嚼。

    尸体足够多,以至于平时处于竟争捕食与被捕食关系的豺狼野狗在此刻和平共处,各自寻找享受着前所未有的美味,吃得肚子鼓鼓的才舍不得的拖着一具残尸离开。

    随着时间的流逝,浓重的死尸气味将几十里外山林里的黑熊虎豹都吸引了来,虎啸狼嚎等野兽的吼叫声在夜晚中不绝于耳。以至今夜驻守在新罗大营一百丈外的唐军将士都不能安心睡觉,各自抱着自己的兵器盯紧了视线之外可疑移动物体。再加上白天被烧死在驻营于小山上的新罗军足足三万余,一些迷信的将士心中害怕,个个求神拜佛保自己平安无事。什么真武大帝、观音、如来、三皇五帝,不管信与不信,是拜神佛还是向祖宗祈祷,只管心中认为会保佑自己的就拜。

    天明时分,李业嗣率军赶来,亲自带着人登上新罗大营探查。

    在此时食的豺狼野狗虎熊豹们见到有人到来,以为是与自己抢食的,对唐军露出了凶狠的嘴脸,但一瞧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视野中,这些猛兽们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地位,纷纷丢下食物往远处的山林里逃去。

    逃得慢的野兽以经赶来的唐军一支支箭矢纷纷洞穿了身躯,倒在地上哀嚎,然后被追来的人一刀结果了拖了回去剥皮吃肉。

    李业嗣望着被野兽破坏的满目疮痍的新罗大营,被撕咬破碎的尸体到处都是,再配上营地中充斥口鼻的焦糊肉腥味,一幅幅惨像令人望之作呕。

    李业嗣指派部下们将新罗营寨内每一条战壕都仔细搜索一遍,清点新罗军死尸体数量,搜寻新罗军主帅金元述的尸体。

    “李将军,金元述的尸体好像找到了。”

    因为大家都没见过金元述,再加上尸体基本被烤熟了也很难辨认相貌。士兵只得根据新罗军将领的穿戴来判定,故在大营中央最高处的碉楼内发现的十多具穿戴不凡的尸体,估计金元述应该是其中一具。

    李业嗣在前来禀报的士兵指引下,来到可俯瞰四周的碉楼里,捂着口鼻小心跨过一具具焦熟的尸体来到躺满了众多穿戴将领甲胄的石屋内。

    根据这些死尸的穿戴来看,确实是新罗军的一众高级将领,但哪一具是金元述就很难辨认了。

    “去俘虏营里提一个见过金元述的新罗小将来。”

    “喏!”

    得令的士兵逃也似的离开这处阴森可怖的石屋,李业嗣眼睛一瓢发现旁边有一具脱掉了甲胄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的尸体,右手还死死抓着一个陶罐。

    李业嗣走近好奇他死前抓着陶罐干嘛?扫视一遍石屋,发现石屋内有好几个大水缸,只是里面一滴水都没有了。

    “难不成此人就是昨日死前发出大笑声的那一人?”李业嗣都被自己的这个猜测给惊住了。

    石屋内几个大水缸之前应该是装满了水,此人应是将水不停的往身上浇来应对营中大火的炙烤,一直支撑到三个时辰后随着水用完了,在绝望中放肆的发出了人生最后时刻的笑声。

    “将军,此人会不会就是金元述啊?”部将指着这具死尸猜道。

    李业嗣有些不确定的上前仔细打量一番,之前只是远远望见过金元述,对其容貌映像不深,此时其脸都熟透了更是一点都看不出。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