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08章 火焚新罗大营二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唐军今日围营,金元述心中惴惴不安,趴在用石木筑成比地面高不了几尺的低矮碉楼瞭望口观察唐军一举一动。

    唐军来势汹汹,兵马数以万计,将营寨团团围住,连一个口都不留,从部下观察发现唐军各卫、军旗帜来看。金元述估摸着唐军除了原镇守汉城州都督府的朱雀卫、天狮军未来外,唐燕王从平壤带来的驻于汉城中的兵马尽数出动了,人数保守估计五万以上。

    望着唐军阵前的抛石机,金元述有种心悸的感觉,抬头看了眼烈日当空的蓝天,四十多年人生经历而显得苍老深邃的双眼透着心中的不安。

    “难道今日是我军的大限之日?”

    金元述有感而发,令身旁的一众将领莫名妙,心中腹诽将军怎能在大战来临之时说出如此不吉利的话来?

    在诸将们看来,三万援军正在路上,再过五六日就会赶到,只要我军再坚守五六日,唐军必然撤围,届时我军就可围攻汉城。至于能不能在这段时间内守住营寨?诸将心中拥有充足的信心守足,随着援军到来的消息,原本士气低落的将士战意高昂,丝毫不惧唐军。营寨内的工事唐军强攻了半月余,各种攻城拔寨的器械都用上了,稀奇古怪的招数都使出来,营寨依然悍然不动,反杀死杀伤唐军数以千计。

    李煜看了看蓝天中太阳,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了,瞧将士们被太阳晒的汗流浃背也未有骚动,李煜还是挺满意军队的训练成果。只是看到白泽卫、毕方卫等团结兵时,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是时候发起进攻了。”

    李煜挥手示意下,负责传递命令的持旗手挥动令旗,置于军阵之中的三十个半径足有三尺宽的战鼓隆隆的作响起来。

    在战鼓声的刺激下,唐军将士一扫身体上的炎热,双眼迸发出浓浓的战意,手中的兵器都握紧了三分。

    本作为先锋大将的黑齿常之,自半月前歼灭一万新罗军,金元述怯战固守不出后,他这个先锋大将就没了用武之地。随叫攻城拔寨不是他的强项呢?

    今日被殿下调遣来围攻新罗营寨,也不过是压阵的。黑齿常之瞧新罗大营内的动静就知道金元述仍然坚守不出。

    黑齿常之不由为金元述感到可怜,其用兵几十年竟不懂的灵活变通?活该今日将被烧死于此。

    隆隆的战鼓声响成一片,黑齿常之毫不波动的脸颊微微一动,“开始了!”

    只见唐军阵前的八十具抛石机在士兵的操作纷纷装上柴火球或火油灌,那些柴火球上还被撒上了火油,以便能迅猛燃烧。

    抛石机的配重轰然落地,杠杆另一端改制的大皮兜迅速将兜内的柴火球抛向新罗大营。抛出后,士兵们来不及观看效果如何,又急于将皮兜一端拉下来再装上柴火球或火油灌,再发射第二轮。至于是否抛射进了新罗大营内,则由军官睁着双眼判定,诺是有差错再指挥士兵调整抛石机。

    八十具抛石机有三十具用于发射火油灌,五十具发射柴火球。一轮又一轮不间断的将柴火球、火油灌抛进新罗大营内。

    柴火球在新罗大营内滚落一地,而火油灌一落地就砸成碎片,灌内装的几斤乃至几十斤的猛火油在地面撒成一大片,不过一个呼吸间就变成一片汹汹燃烧的火海,并将滚落在地的众多柴火球迅速引燃,烧得更为剧烈。

    与唐军交战半个多月的新罗将士知晓这是唐军惯用的火攻伎俩,心中颇为不屑,还以为今日唐军气势汹汹的杀来一定是想到什么好招呢?原来是老办法啊!

    三万余新罗将士鄙视唐军无能时从容撤入战壕内躲了起来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中秋一词,最早见于《周礼》,《礼记·月令》上说:“仲秋之月养衰老,行糜粥饮食。”

    “大伙都麻利点,今日乃中秋佳节,殿下说了今日月圆之夜王府上下吃月饼喝桂花酒一同赏月。”

    “王管事,某可不可以不喝桂花酒啊,赏某一瓶羽花台如何?”

    “桂花酒不好吗?据某所知这可是酒坊那边用新配方酿出来的桂花酒,目前外面都还没得卖,你小子还不想喝?”王伯笑骂旁边揉面的厨子。

    厨子费力的揉着眼前的面,撇撇嘴:“即使是新配方,但酿出来的桂花酒也只是比原来那种味道好而以,并不像那些白酒喝起来带劲爽!桂花酒更适合那些娘子,某等汉子还是更喜那些劲大的!”

    “赶紧揉你的面,面要是不揉好了,做出的月饼不好吃,还想要羽花台?到时少不得要惩戒你一番。”王伯对着膳房忙碌的众人又道:“大家都听好了,某等做的这些月饼可不只供给王府,殿下还要入宫献给圣人和皇后食用,要是你们谁没用心做不用等殿下,某就先扒你们一层皮。做好了,殿下的赏赐也不会少,羽花台也不会少了你们的,只要你们能喝,殿下连霸王醉都有赏,就看你们行不行?”

    “王管事,霸王醉某等还是算了,羽花台这个劲道就足了。”揉面的厨子讪讪道,霸王醉也喝过,但那次让自己毕生难忘啊,此生在不敢去碰霸王醉。

    霸王醉的度数有时能达到80度,度数越高的酒越容易让人上瘾,喝多了会致命。

    “瞧你那样,听名字就怂了!”

    “哈哈哈......”忙碌的厨子们大笑着面露窘态揉面的厨子。

    “唔,好香,郞君你快尝一个!”端着刚从蒸笼里蒸熟拿出来的一茏月饼,灵儿嘴里含着以经咬了半块的月饼如百灵般雀跃着脚步来到李煜的书桌前。

    “你都快成小馋猫了!”手指点了下灵儿的额头,伸手接过月饼。

    “奴家才不是呢!小馋猫?”灵儿歪着脑袋做深思状,“郞君经常让膳房新做各种好吃的,郞君才是小馋猫!”

    “呵呵呵!吾是小馋猫,你也是!”李煜见灵儿嘟着嘴配上她那皎洁的面容认真而灵动的表情可爱之极。

    喔,灵儿额头上画的梅花妆因流汗变得残缺不全,黄色的粉料随汗液在额头上留下一道浅浅淡黄色的痕迹。

    “灵儿你的妆坏了!”

    “啊!”灵儿连忙跑过去对着李煜房间中放置的那面落地矩形成人高的铜镜,仔细瞧自己的额头上的梅花妆。

    看着她一个劲的将额头凑着镜子照啊照,李煜看着眼睛都累,那铜镜再怎么打磨光亮也不可能清晰的将人面部照耀出来,不然也不会出现在明末时不论东西方,用玻璃制作的镜子不过巴掌大却还有价无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