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04章 决战二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汉城东门十里外一处小山丘上,新罗中军大营主帅帐内,金元述看着跪在帐中请罪的几员将领,气得吹胡子瞪眼。

    今日其军连败两阵,损兵一万两千余。令竹旨领一万兵马去拔掉汉城东南部的唐军营垒,几日下来不但没能攻克,竟然只带着几十骑逃了回来。汉城东门外五千部防兵马在唐军袭击下被斩两千余,营中粮草军械尽数被焚毁。

    想去汉城下示威的部将更是被唐军的城防器具教做人,狼狈退回,顺像让金元述见识了唐军城防器具的利害,心下更不敢以目前不占优势的兵力去强攻汉城。

    更为恼火的理,南路军统帅品日遣信使来报,其军被唐军堵住道路,为防后路被唐军所断,陷于被围的危险境地,只能在载宁平原以南的山谷中为他牵制一万两千唐军。信的结尾还祝他能早日攻破汉城,解其南路军进退两难的境地。

    金元述看着此信,感觉竟是如此的讽刺,自出征以来,以是连败三阵,损兵两万余,目前的兵马都凑不到四万了。

    帐中诸将的退意更甚,谏言我军以为大王攻取了礼成江两岸方圆两百余里的土地,此时撤退,也不算战败而回,大部兵马也能保住。

    “现在还能从容撤退吗?”金元述恼火的斥骂道:“这几个庸才连败三阵,损兵两万余,酿成我军目前军心士气低迷。撤退的路上,以步兵为主的我军无险无城寨可守下,又如何应对城中唐军骑兵超过万骑的追击?”

    由于李煜组建的军队编制可通过各卫、军所持各不相同的旗帜很好辨认参战兵力番号,并得出唐军兵力情况。经过数日的侦察,金元述以经得出他对面唐军的大概兵力情况,及大部分参战部队。

    李煜麾下最为精锐的燕云、北海两大铁骑金元述更是知晓,仅此唐军骑兵就有一万两千骑,诺是再加上其他各卫、军中的骑兵,得两万多。

    金元述得出这个数字后,那真是羡慕嫉妒恨,此次他率八万大军出征,骑兵总数也没超过一万。

    新罗国内以山地为主,百姓大多居于沿海、河谷平原一带,并无合适的养马地,马匹急缺。全国骑兵加起来也不超过两万,战马的品质更是没法和唐军普遍骑乘的青海骢比。

    青海骢是波斯马与西北一带的本地马种混血培育而成,本地马种其实还有汉代引进的汗血马血统,是大唐最优质的战马,比起突厥马要高大,耐力也并不逊色多少,可日行千里。

    大唐的牧马监也因此大多设置于河西、陇右一带,培育的战马常年保持在五十万匹以上,李煜才得以给麾下最精锐的燕云、北海铁骑都配备上青海骢。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在随后的几天里李煜一有时间就会拿起《地理学指南》来研究。全书共分8卷,第1卷为一般理论概述,阐述了托勒密的地理学体系和修正了马里努斯的制图方法。第2卷至第7卷列有欧、亚、非三大洲8100处地点位置的一览表,并采用喜帕恰斯所建立的纬度和经度网,把圆周分为360份,给每个地点都注明经纬度坐标。第8卷由27幅世界地图和26幅局部区域图组成。

    托勒密在书中认为地理学是对地球整个已知地区及与之有关的一切事物作线性描述,即绘制图形,并用地名和测量一览表代替地理描述。他在《地理学指南》中采用了波昔东尼斯测定的地球周长的较小数值,这个波西东尼斯让李煜完全没印像,不由想到那个时候就能测量出地球周长吗?好几百年前的罗马人向东最远不过到波斯而以,听说过马来半岛和丝国(即中国)并不能确定两者的距离。向西以知最远地点托勒密自己都在书中说了为加那利群岛,并以它的一个最西边的岛屿为经度的本初子午线。根据前世的记忆和对地图的印像本初子午线是定在英国的格林尼址天文台,而这个加那利群岛的经度明显与英国的格林尼址天文台的0度经线差距可不小。

    再对书中第2卷至第7卷列的欧、亚、非三大洲8100处地点位置的一览表的经纬度和记忆中这些熟悉的地方经纬度的大致比较后发现,如托勒密生活的亚历山大港、罗马城、耶路撒冷等历史名城,纬度差距不是太大,但经度差距就未免太大了,李煜估计起码与实际经度最小也差了十多度。

    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书中标明的海上的距离,实在让人无语,海洋距离比实际上小了好多,看托勒密绘制的世界地图,将陆地向东延伸。把有人居住的世界想象为一片连续不断的陆块,中间包围着一些海盆。像欧、亚、非三大洲看起来紧紧挨在一起,那几个不大的海盆标识着地中海和黑海里海,印度洋小了好多,亚洲与欧洲太近。向西就是一个上下狭长的海,好像在向人诉说向西航行不远就能到东方似得,八百多年后哥伦布就是被他这副地图给骗了认为向西航行不远就能到东方,结果阴差阳错的发现了美洲。还有他在地图上表明:印度洋的南面还存在一块未知的南方大陆,实事是根本就没有南方大陆,只有一块最小的澳洲大陆和新西兰、塔斯马尼亚这三座岛,再向南可以把冰封的南极洲算作南方大陆了,李煜不由的对书中的错误置之一笑。

    几天下来把这本书翻完,李煜不由得苦笑,书中错误真的是太多了,这本书的价值也只有借鉴经纬度和地圆学说的理论。将陆上测量的距离归算为度,一度等于多少里的经纬网格上定出地区的位置和海上的距离,但现在问题是经度无法进行科学测量。如此一来只能测得科学的纬度标定两地南北距离却无法准确标定两地的东西距离。

    以目前的技术水准去搞钟表研究明显不现实,要知道能精确测量经度的时钟直到18世纪才问世,离钟的问世以经过了四百多年。

    托勒密在《地理学指南》中还提出了两种新的地图投影:圆锥投影和球面投影。不过李煜看到这两种方法有些不太理解这用经纬线网来测量地面上的面积,看来只能交给专业人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