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03章 决战一
    “殿下……”薛俊手里拿着一份奏书步履轻快,神色甚喜的快步走来禀道:“殿下,黑齿常之来报,今日清晨,其率军出战,大败新罗竹旨所部,斩首四千五百余级,俘一千一百五十人,竹旨仅率数十骑身免。”

    李煜将手中的擘张弩扔给亲卫,一把从薛俊手中抢过捷报,看后哈哈大笑,“黑齿常之果然不负吾望,新罗军再损兵一万,其南路军又被我军堵在山谷外不能前来汇合,此战我军以经胜了一半。”

    凑上来的杏儿不解道:“郞君,新罗军连败两阵,折损大将数员,兵力仅剩四万余人。此时应当是士气低迷,军无战心的时刻,我军应该是大胜在望,怎么说胜了一半呢?”

    李煜笑了笑,“吾这是保守估计,目前我军虽取得优势,但不可轻敌,否则让新罗军绝地反杀可就不好了!”

    前世看那些电影、电视剧,坏蛋都是处于绝对优势情况下大意轻敌,非得当着对方的面嚣张下,结果被对方一个出其不易绝地反杀。

    多悲剧的结果啊!李煜就受此启发,要是自己处在优势位置,一定得把敌人彻底摁死了再来嚣张。

    俗话说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眼下新罗军尚未处于绝对劣势,还有一战之力,远不是我军高兴的时刻。金元述用兵,也算是沙场老将的风范,更不能以两战小胜而轻敌。”

    “殿下说的极是,我军与金元述对峙的兵马只有五万七千人,兵力并无多大优势。金元述老奸巨猾,固守营垒不动,此时我军更不能动,谁动谁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总不能我军就在城内干等着吧?”杏儿真是被郞君、薛俊的作战策略弄昏了头,嚷嚷着:“薛郡公在辽东打高句丽时都是大开大合,迅猛出击,将高句丽军打的一败涂地。郞君啊,你这战术不行啊!”

    面对杏儿老气横秋的质疑,李煜与薛俊不由讶然一笑,夸赞杏儿虽是女儿身,却有一颗冲锋陷阵的悍将心。

    李煜也反思起来,自己的作战风格是不是太保守了?

    见自己的一番话对郞君有点醒作用,杏儿喜急道:“郞君,那就令薛讷或者张世领军出战吧,把新罗人杀的屁滚尿流!这几天,东门外的那群新罗人整天用鸟语吵吵啷啷的都快吵死了……”

    李煜想了想,觉得杏儿说的有理,召来诸卫、军将领商议,正式确定有张世领燕云铁骑右卫出战,击溃东门外的五千新罗军,其余兵马仍按兵不动。

    至于为什么不选薛讷?是因为张世的武力值比薛讷要高,乃一员冲锋陷阵的悍将,此次出战只需将城外整天叫骂的新罗军杀散即可,并不需要多高的谋略,只需要将领的悍勇。

    薛讷更多的是一名智将,并不像其父有勇有谋,箭术实际仅有其父七分水准,勇武就更比不上了。

    前世,薛讷在玄宗时领兵两万出征契丹,结果被打的大败,仅率数十骑逃回。虽是盛唐名将,但比起初唐名将实力还是稍逊一筹。

    至新罗军开至汉城下就一直城门紧闭的东门今天突然打开,在城外新罗军惊愕的眼神中。

    一脸跨耳胡,手持雪亮长柄大刀,身穿黑漆明光山文甲,头戴猛虎兽盔的张世一马当先,仅三个呼吸间就杀入在城外叫骂数日的两百新罗军中。

    张世双腿控马,舞起手中的长刀一个照面就斩下五颗新罗军的头颅,如同黑面煞一般追着往大营逃窜的新罗军猛砍,将长刀也能触及的新罗士兵皆斩杀于此。

    侥幸逃过张世毒手的其余新罗士兵也很快被赶上来的唐军斩杀,座骑奔腾的马蹄并没就止停息。三千精骑紧随他们的郞将张世朝新罗军在东门外的大营冲去。

    在东门外安安稳稳扎营数日的新罗军未想今日唐军竟出城来战,事发突然,营内的五千新罗军尚不及组织起严密阵形倚营而战,张世就以率军杀到。

    张世直接从新罗军来不及堵上的大营门口突入,冲入陷入慌乱的众多新罗士兵之中,挥刀左劈右砍,每一刀下去都能杀伤一至三名新罗军士。

    源源不断的唐骑兵从新罗军营门口杀入,仓猝组织起来的新罗军无力抵挡,被唐军逼的步步后退。

    随着新罗军阵亡的越来越多,抵抗越来越无力,余者尽数逃离大营,向五里外的中军大营奔去。

    张世率军将大营内未来得及逃走的新罗军尽数斩杀后,将新罗大营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在新罗中军大营的援兵到来前退回城中。

    全程李煜与一众将校在东城门上看得清清楚楚,随着新罗大营火光冲起,十里外的新罗援兵赶到以经余事无补。

    领军的新罗将领率军至城下,想向城上唐军示威,令弓箭手搭箭准备朝城上唐军射一通。却没想还没待新罗弓箭手放箭,城上的唐军在李煜令下弓弩齐发,数千箭矢铺射而下,五百计的新罗弓箭手竟被射死射伤过半。与此同时,城内的抛石机也发动了起来,二十枚石弹带着呼啸声猛砸入新罗军阵中,顿时飞沙走石,新罗军中惨嚎一片。

    这还不算完,二十多枚火油灌被抛来砸在新罗军阵之中,落地炸开后迅猛燃烧的猛火油四散开来,数以百计的新罗士兵被火油沾上,拍都拍不灭。处在猛火油灌炸裂的中心区域的新罗士兵拖着混身大火的身躯惨嚎不绝,惨像令人肝胆俱裂。

    本想给唐军一个报复性威慑的新罗将领吓蒙了,没想到汉城中,唐军的城防器具竟如此恐怖,仓惶带领部队退走。

    看着城外近百具被烧死的焦尸,李煜心有感叹,要是能把白磷弹造出来就好了。那玩意杀伤力更霸绝恐怖,用抛石机来投射,不论攻城守城,都是一把无敌利器。

    白磷一遇空气就自燃,连水都灭不了,沾在人身上可直接烧穿皮肉进入骨髓,端的是狠辣无比。

    对于处于冷兵器时代,行军打仗都排成密集阵形的军队来说,给他来几十发白磷弹,这仗不用再打就胜了。

    看来该把白磷弹的原理写出来,找能工巧匠钻研钻研,也许大唐还真有人才能把它给发明出来也说不定?李煜如此想道。